欢迎访问奇闻世界网站,我们将带您了解更多奇闻世界!
微信扫码关注
看新鲜资讯

首页 >热门小说

【珍藏】我的美艳校长妈妈92

热门小说 发布日期: 2022-05-15 浏览: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92)

第九十二章医院记事续1

来到医院的时候,我已经不忍直视了,我几乎已经能脑补到接下来的场景,

到时候妈妈问起来,我说不出话来的样子。「妈妈,回去吧,我真的没什么事,

就只是单纯的皮外伤而已啦」。

【珍藏】我的美艳校长妈妈92

尽管希望渺茫,我仍然还是不放弃做着最后的挣扎。

「都来到这里了,哪还有回去的道理,你不做一次全身检查我是不会放心的」,

妈妈坚决道。

见我的垂死挣扎没用,只好随着妈妈去了,要怪就只能怪我想什么理由不好,

说什么从楼梯摔滚下来,真笨呐,都过了这么久了,嘴还是那么笨。

「嗯?淑娴?小枫?你们怎么在这里?」

刚进到医院门诊大楼,便从侧面传过来一道惊咦的声音,我和妈妈齐齐回头,

一抹白色靓影顿现在我们的眼前。

只见身披白大褂的温阿姨向我们款款走来,虽然外面披着宽大的白大褂,但

一点都不影响到温阿姨整体的身形。在白大褂的里面,一件蓝色职业衬衫,小V

领的设计,领口胸部往上一点的地方绑了一条精美的蝴蝶结系带,把人的目光吸

引过来以后,下一刻便看见那高耸入云的两团饱满,把衬衫和外面的白大褂风衣

都撑的涨涨的,形如塞了两颗水球在里面。

然而下身则是带有蓬蓬群一丁点风味的黑色A字群,裙边的波浪边缀,恍如

点出了随之而出的美腿,肉眼能看出温阿姨的两条美腿上面铺着一层反光的特质,

晶莹剔透宛若透明,不用说就知道这便是温阿姨常穿的透明的玻璃丝袜,我一直

以来都有一个想法,我总觉得玻璃丝袜简直就是为了温阿姨而存在的,也唯有温

阿姨才能如此完美的驾驭,独具有东方特色的气质,成熟之中又带有点温柔婉约。

而妈妈此刻站在温阿姨的身旁就有些黯然失色了,不是说妈妈被比下去了,

而是妈妈上班时那万年不变的打扮,除了之前变化了一段时间,现在又变回了以

前的风格。还是那样的老版的女式小西装,尽管拥有着无与伦比的好身材,可尽

掩于底下,明明一副漂亮美艳的脸蛋,偏偏要带上一副黑框眼镜,一头的秀发束

在身后,尽显干练的同时则是给人太严肃的感觉,而且妈妈身上总有一股不怒而

威的威严,与之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使人都不太敢靠近。和之相比,自然是

温阿姨更令男人向往啦,哪个男人不喜欢温柔的,除非是有某种犯贱的嗜好的那

种,喜欢被虐。

妈妈和温阿姨站在一起,恍如一个地方呈现两种风景和风光,两种截然不同

的气质,都一样是成熟美妇,一个严谨肃然,一个温柔如水,一个冷如冰霜如同

孤高于世外的北极冰峰,一个婉柔清娴如同春风般丝丝沁入人心。一想到两者一

是我的女人,一是我曾经拥有过,即便是现在仍旧是我的妈妈,我的亲生妈妈,

我就顿然觉得无比的自豪。

这时温阿姨不经意向我投射过来一道目光,眼里富含的深意想必全世界也就

我才能读懂,我对之相视一笑,心里大呼万岁。没想到妈妈带我来医院居然带到

温阿姨的医院,这下子我算是有救了。顿时我都不知道都多庆幸,感谢上帝,感

谢温阿姨,居然把医院开在我学校附近,不然我这次可能要头疼了。

不过表面上还是要装装样子,「温阿姨你好啊」

「小枫今天不是要上课吗?怎么了吗?咦,小枫,你脸上是怎么一回事?」,

忽然温阿姨看到了我脸上的瘀伤,霎时间眼神掠过一道担忧和紧张,差点就忍不

住冲过来查看了,只是我妈妈在一旁,使得温阿姨只好忍住了。

而一旁的妈妈,见到来人是温阿姨,忽如其来的眉头一皱,心中不知道为啥

莫名的有些不爽,但她毕竟在官场上历练了这么久,尽管心里很不舒服,但表面

仍旧微笑打着招呼,「没事,就小枫今天在学校不小心摔伤了,我怕他有什么事,

所以就带他来医院做个检查」。

不知道为什么,心有所感的我看向了妈妈,妈妈忽然扬起的嘴角这一抹微笑,

我浑然打了一个寒颤,虽然我不知道外人看起来会怎么样,但我看着妈妈的这一

抹微笑,好像很渗人。

「摔伤了?到底怎么摔的?居然伤得这么重?」

「没事啦,也就从楼梯上摔了一下,然后滚下来而已,都只是皮外伤,妈妈

硬是要把我带到医院」,未等妈妈回答,我便抢先了一步,我真怕温阿姨看出什

么端倪来,而我现在还没有跟温阿姨通过气,若是温阿姨不小心看出我的伤是被

人打说了出来那就糟了。毕竟温阿姨可是医生呐,所以我一边说一边在向温阿姨

挤眉弄眼的,只是妈妈在旁边我不敢做得太过分,也不知道温阿姨有木有领会到。

「什么?从楼梯上摔下来?」,俗话称关心则乱,即便是温阿姨再怎么好的

伪装,再多的社会经验,也在这一刻全被打乱了。脸上明显露出了紧张的神色,

就差没有冲到我面前掀开我的衣服查看了。「这你还说什么皮外伤,这样子还不

来医院做检查,万一摔出个什么好歹怎么办?若是伤到了里面的内脏,那可是可

大可小的,要是内出血遗留在里面,时间一久那将会更加麻烦,到时候就不是简

单能够处理的,到时候就必须得要手术才能取出血块,甚至还不一定有什么后遗

症呢,就算没有,手术一场伤筋动骨一百天你没听过吗?」

「走,我带你们去检查科吧,省得你们挂号还要排队」

「不用麻烦了,我带小枫我们自己慢慢来就好,你这不要工作嘛就不耽误你

了」,妈妈婉言拒绝道。

出于女人的直觉,她总是对温婉婷这个女人十分的戒备,仿似一不留神就会

被她抢走她最心爱的东西。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感觉,很奇怪,明明理智

上告诉她,人家温婉婷根本就没有犯她什么事,可是她就是对其没什么好观感,

甚至可以说是厌恶。照说以前她就跟温婉婷这个女人打过不少次照面,可是都没

有这种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偏偏现在就有了,总而言之就是很奇怪。

尤其在温婉婷流露出关心儿子小枫的神情,不知为何她就竖起了一颗心,像

是有外敌入侵一样,无时无刻都在警惕着。但是她又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反正内心就是有一股声音在不断地告诉她,一定要远离温婉婷这个女人,不能让

这个女人有机会靠近她的儿子,不然她很有可能会失去某样对她而言很重要,而

她又还不自知的事物。

「不麻烦,今天是星期一,医院的人流量非常大,就算你排队挂到号,也不

一定能安排今天能给小枫做检查,这样吧,我带你们去住院部那边,那边也有这

方面的仪器,我来给小枫做检查吧」,温阿姨的注意力已经完全放在了我的身上,

担忧着紧统统都浮在了脸上,跟一个刚出社会的小女孩一般,喜怒形于色,仿似

多年社会的历练不存在了似的。

这些都落在了妈妈的眼里,使得妈妈更加的防备了。眉宇间同时升起了一道

困惑,下意识地小手按到了我的肩膀上,抓住我的一小辫衣角,生怕我被抢走似

的。「这怎么好意思呢,我跟小枫自行来就好,就不用麻烦您,还有浪费医院的

资源了,你看小枫能走能跳的,想必顶多只是皮外伤,还是把资源留给有需要的

人吧」。

「呵呵,不要紧的,小枫怎么说也是我从小看到大的,现在他受伤这么严重,

我怎么能坐视不管呢,而且小枫下午不是还要上课吗?要是等排完队做完检查怕

是天都黑了,才开学第一天耽误了课程就不好了」

这一次温阿姨算是说到妈妈的心坎里面去了,对于妈妈来说,除了我本身以

外,我的学习是最重要的,也是最令她关心的。她看了下大厅正在排队挂号的人

流,几个窗口都排满了人,就跟温婉婷这个女人所说的,要是等排完队再去做检

查,到时候全部搞定太阳恐怕都下山了。见此,妈妈尽管心里再情不愿心不甘,

也只好随温阿姨去了。

「是咯是咯,妈妈,就让温阿姨带我去做检查吧,这么多人我怕是要排到明

天呐」,我也在一旁帮口道。只不过我并非是因为人多,而是想要温阿姨可以帮

我隐瞒而已,要是换做别的医生我可就不敢保证了。

我刚讲完,妈妈顿时一道寒光扫过来,吓得我哑然缄口,一股气卡在喉咙,

大气都不敢出一个。随后妈妈转过来对着温阿姨礼貌一笑,「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又要麻烦到您」

妈妈连续把温阿姨称之为「您」,言下的生冷之意,只要不是我这个装傻充

愣的家伙,怕是都能听得出来。对此,温阿姨仅仅淡淡一笑,没有多说什么,只

是目光在我和妈妈两人来回闪动,一道莫名的深意,伴随着嘴角的弧度一闪而过。

全身检查包括很多方面,要是全部都用的话,怕是几天都做不完,当然了我

这种摔伤,自然不用全部都做,真要说起来这种皮外伤连来医院都是小题大做了,

就算做个检查图个安心,也仅需要做一下内科就好了。只是在两个关心过头的女

人坚持下,就差没有连体重身高近视都验了。

只是我不明白的是,妈妈外行人不懂也就算了,为什么连温阿姨都陪着一起

疯。这不,刚做完X线检查,马上就被拉到了验B超的房间。

「说吧,这伤到底怎么一回事?是谁伤了你?」,刚进了检验科室,妈妈自

然就不能跟进来了。然而才刚进来,温阿姨忽然一个转身,看向我冷冷地道。我

已经很久没有看见温阿姨露出这样的表情了,一向温柔婉约的温阿姨,在我的面

前表现出来,永远都是和蔼可亲的一面,此刻的温阿姨,无一不透露着冰冷的寒

气,比之妈妈还要入骨三分,妈妈平常顶多是严肃了点,而这时的温阿姨,已经

不能用严肃来形容了,简直就是杀气毕露。

这样的温阿姨,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不,在我印象中,这样的温阿姨曾经出

现过一次,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我跟徐胖子还小,貌似才刚上小

学二年级吧,有一次徐胖子一边光着屁股一边哭着回家,正好被从外面回来的温

阿姨撞见了,问起了事情的原委。原来徐胖子在学校常常被人霸凌,像前文也有

提到过,徐胖子就个样子长得胖,其实根本没什么卵用。又因为徐胖子有钱,常

常不仅仅被勒索,还遭受到各种欺辱。而这一次徐胖子被他们班的就是那个常常

霸凌他的同学,不光是把他身上的钱抢走了,甚至把徐胖子的裤子给脱了,还勒

令徐胖子不准穿上,亦然那时候懦弱的徐胖子不敢反抗,除了哭就只有哭。

之后温阿姨就带着徐胖子杀上了学校,那个时候是我第一次见到温阿姨恐怖

的一面,我当时就还在学校,看着温阿姨如何找到了那个霸凌徐胖子的同学,叫

来了那家伙的父母,当着老师和他父母的面,一巴掌甩在他们儿子的脸上,说着

若是再敢欺负她的儿子,让他全家吃不了兜着走。

戏剧化的发展来了,那霸凌同学的家里也算是有点小钱,不然也不会把一个

才二年级的小孩子纵容出这副德行。首先一旁那家伙的妈妈就叫嚣了起来,说着

居然敢打她的儿子,必定要温阿姨好看。而温阿姨丝毫没有在意,冷冷地一笑,

回顾说了一声「是吗?」,便拉着徐胖子离开了。

后面我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我只是那霸凌的家伙转学了,到后来我隐隐约

约听说,那霸凌的家伙的家里出了事,好像是破产了之类的,反正结局是挺惨的。

然而现在我又再次看见了温阿姨露出这样漠然的冷冰,宛若当年的一幕幕种

种重新浮现在我的眼前。但这一次温阿姨所为的人,是我!!

我心中感动之余,就差没有冲上前把温阿姨抱住了,不过眼里传出来的爱意

却是绵绵磷光。我挠了挠头,嘿嘿一笑,「你看出来啦?」

「先前看到你受伤,一时间紧张过头了,但经过刚刚红外线扫描,我就看出

来,你这绝不是摔伤的,淤血青肿的地方一点都不均匀,摔伤绝不是这个样子,

那如果不是摔伤剩下的除了被打伤我想不出有有哪种方式可以造成这样的伤痕」

「我就知道瞒不过你,没错我确实被打伤的,这次来呢就是想让你帮我隐瞒

一下,不要让我妈妈知道我是被打」

「可以,但我要知道是谁把你打伤的」,这时候温阿姨目光流连转动,渗出

来的寒意彻骨逼人,看得出来只要我说出个人名,温阿姨都是绝对不会让其好过

的。

「谁打伤的一定都不重要啦,反正温阿姨你是帮不了我报仇的」,我突然间

扬起嘴角的一丝弧度,故意吐出了这么一句。

果然,温阿姨被我有心算无心的给套路到了,「你放心吧,只要你说出来,

阿姨一定为你讨回公道的,不管对方是谁!!」

不管对方是谁——

一句话尽显霸气,温婉婷已经决定,就算是舍了医院集团不要,也要为自己

心爱的男人讨回公道。就跟曾经对待欺负她儿子的人一样,她要让全天下的人知

道,敢动她的男人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看到温阿姨的样子,我暗里憋着笑,我几乎已经能预想到等下告诉温阿姨事

情的真相,她是什么样的表情了。嘿嘿——

「那如果温阿姨,打我的人是儒沛呢?」

「小沛?小沛怎么可能打你?况且别的我不知道,就凭小沛怎么可能打得过

你?那个小胖子看起来是大只,可是都不够你一巴掌拍的呢」,温婉婷微微一愣,

待她稍微颌首看到我掖藏不住的笑意的时候,以她的情商智商,瞬间就反应过来,

当即瞪大了眼睛,「难道……小沛他……小沛他……知道我们的事情了?」

「嗯」,我点点头。

看到我点头确认,温阿姨微微有些站不住,表情尽显错愕,虽然她早就知道

这一天终究会到来,可是没有料到会来得这么快,这下子她要怎么去面对自己的

儿子?一想到若是儿子当着她的面说出她和小枫的奸情,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自

处。

一时间整个检验科室变得无比的安静,作为院长要使用的地方,其他人自然

不敢打扰。此刻整个检验科室静得可怕,有的就只剩下仪器发出的「滴,滴」的

声音。

「小沛他……他怎么说?」

过了良久,温阿姨才问了出来,如果有其他人在场,必定会感觉到惊讶,传

说中坐拥着庞大跨省私人医院集团的董事长,居然会露出紧张兮兮的模样,这就

只有刚出社会的大学生在面试等待结果的时候,看向面试官的表情才会是这个样

子,抱有着期待,又紧张,又忧虑的神情。

温婉婷她可以不在乎任何人的看法,但唯一就只有她的儿子,要说她最想得

到谁的赞成,无疑就是徐胖子。虽然她早已经有了打算,即便以后被她的儿子得

知所有的事情,她爱上了儿子最好的朋友,甚至还和其走到了一起,即使她的儿

子不赞成都好,她亦不会放弃那个让她又爱又无奈的小情郎。喏,如果她的儿子

能够支持她无疑是最好不过啦,这也是她一直以来最期待的事情。

当然了这是最美好的结局。只是就怕她的儿子若是无法接受,甚至和她的小

情郎反目成仇,她夹在中间,一边是自己的骨肉,一边是自己最爱的男人,她真

的是无法抉择。一种难以言明的矛盾,说不清道不明,这也是她一直逃避不敢告

诉她的儿子的原因,若是她的儿子反对,她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面目来面对

儿子。

「你觉得呢?看到我被他打成这样不就很清楚了吗?」

「是吗……果然,小沛还是不能够原谅……我……我们……也对,是我们对

不起小沛在先,我这个做妈妈的太不应当了」,温阿姨呢喃着,陷入了自责之中。

亦然,我突兀开怀大笑,「这次还不让我捉弄到你,温阿姨」。

「嗯?什么?」,温阿姨没有反应过来,即便是作为如此庞大企业的董事长,

亦是被我给弄懵了。香艳诱人的红唇一泛一泛的,忽如其来的有点萌萌哒的感觉。

已经得到我想要的结果,自然也不再对温阿姨隐瞒了,「放心吧,温阿姨,

虽然被儒沛那家伙揍了一顿,但他好像并没有很反对我们的事情,甚至最后他还

叫我好好待你呢」。

「真的?」

「嗯,当然是真的」,我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却是忽然温阿姨一把抱住了我,阵阵抽泣的声音从我脑后传来,「好……好

啊……真的太好了……」

至今温阿姨终于留下了感动的泪水,我能听出温阿姨声音中的那一点释怀,

如放下重负般仿若卸下了一块胸口大石。

小沛……没想到小沛他居然支持我……

一直以来温婉婷都对着自家的儿子有一份愧疚,她不怕对不起她的丈夫,唯

独觉得对不起儿子。无论是我还是温阿姨,尽管放下世俗的观念彻底走到了一起,

但我和温阿姨之间始终都存在着一份缝隙,来自于徐胖子的缝隙。

小枫是小沛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她却是偷偷瞒着儿子和这位好朋友搞上了,

甚至身体都不知道给对方玩弄了几何次了。温婉婷她知道,她是不称职的妈妈,

居然做出这样不要脸的事情,都一大把年纪了还玩老牛吃嫩草,吃嫩草也就算了,

搞上的还是自己儿子多年的好朋友,背着儿子两人经常通奸偷情,这让温婉婷这

个做母亲的觉得,她背叛了自己的家庭,同时她和儿子的朋友搞在了一起,置于

徐胖子的立场,他又该如何自处,自己的亲生妈妈和自己最要好的当作是兄弟的

好朋友有一腿,无论是对于何人来说,身处在中间交界位置的徐胖子,无疑是太

残忍了。

一边是背叛的兄弟义气,一边是自己母亲的幸福,如何的抉择,又会是痛苦

的。明明满腔的怒火却是无从怒起,错从徐胖子的爸爸因起,他的妈妈也是个受

害者,而我在这件事情里扮演的角色,虽说有些趁人之危,但是如果没有我的存

在,他的妈妈恐怕也难以有今天幸福的笑容,可是对于身处在漩涡中央的徐胖子

来说,却是要他来承受这一切。要说这一切真正的受害者,莫过于徐胖子了。

温阿姨掖着脸淌出了泪水,可是任谁能看出她浮出的喜悦,还有感动。这应

该是我见过温阿姨落泪的场面最深刻的一次,没有之一了。其实我何曾不是如此,

心里对徐胖子的愧疚总算是能放下一点点,宛若一种解脱。只是以后该怎么跟徐

胖子相处呢?我跟温阿姨现在这样,相当于他的爸爸了吧,要不要让他叫我「爸

爸」呢,哈哈哈。

我心里恶趣味的想着。

「呀,儒沛他是原谅我们了,但是我却一点都不好呐,温阿姨你看看我,那

死胖子揍的贼狠了,一点都不手下留情诶」。我撅着嘴,向温阿姨指控着徐胖子

对我下的狠手,简直就跟电视里最讨厌人厌的得了便宜还卖乖的那种贱货般的表

情。

这不,温阿姨一下子止住了泪水,用手指戳了戳我身上的伤口淤青的地方,

顿时痛得直咧嘴,对我翻了翻白眼,「小沛打得都算轻的了,对于你这种连自己

兄弟的母亲都不放过的人,揍你一顿简直是对你太好了,就应该将你扔进火坑里

埋了」。

「哇,温阿姨,不至于对我这么狠吧,一个巴掌拍不响,好歹其中也有你的

一半功劳,说起来我们的第一次还是你诱惑我的呢,我是被动的一方好吗」

「哼,你呀,就知道嘴贫」,温阿姨抹了抹脸上的泪珠,没好气地撇了我一

眼,转身往里面走去,「过来吧——」

「额,不是都告诉你被打伤的了吗?怎么还做检查啊?」

「被打伤就不用检查了啊,虽然小沛那假虚胖的,两百多斤的人连个一百斤

的都打不过,但毕竟体型在那,万一不小心打伤到哪里,眼睛是看不出来的,你

也不想到老年这里痛那里痛吧?不来都都来了,做个检查安心点」

「是吗?」,我突然间从背后搂住了温阿姨的细腰,「我才不怕,大不了到

时候有温阿姨你在,帮我吹吹就不疼了」。

温阿姨拍了拍我的手背,把我的手拉开,「你就想得美,到时候阿姨或许都

已经白发苍苍老年迟暮了,你来伺候阿姨还差不多,况且你这小坏蛋到时候还要

不要我还不一定了」。

「额,怎么可能会有种事,我对温阿姨你的感情可是日月可鉴呐」

「是吗,现在说得好听,到时候阿姨老了,年老色衰了,什么日月可鉴山盟

海誓都是假的了」

「才不是咧,不信温阿姨,我们走着瞧」

「就你最滑头,躺下啦」

温阿姨顶着一对白眼,好笑又好气地指了指仪器旁边的病床命令我道。

我则悻悻然地躺在温阿姨面前的病床上,见此温阿姨便打开了旁边的仪器,

拿起了一个类似于电动剃须刀的东西,「把上衣掀开吧」

「哦」

我照着温阿姨的话照做,把衣服拉上到接近肩膀的位置,忽然,下一刻我感

觉到肚子上凉凉的,而且有一股奇特的味道,像是那种塑胶的味道。我低头一看,

原来是温阿姨不知道在我的肚子上涂了些什么液体。接着温阿姨拿起了那个类似

于电动剃须刀的东东,在我的肚皮上来回地攥动。

「噢——温阿姨你小心点,别碰到我的伤处啊」,过程中温阿姨不小心触碰

到了我的伤处,痛得我大叫了一声。暗呼这死胖子实在是太狠了,一点情面都不

讲,下手这么重,要不是我从小练武身子骨够硬,怕是肋骨现在都不仅仅只是淤

青了吧,肋骨都要断了都。

呵呵,某个猪脚也不想想,不知道是谁连人家妈妈都搞了,要是你的妈妈被

搞了,怕是你都不止是打断人家肋骨了,恐怕你已经去杀人家全家了吧。若不是

因为你是猪脚,有光环护体,你现在怕是已经成为渣沫了。你能活下来,该感谢

某个躲在后面的淫荡佬,把你写成这样,你被打纯熟活该,广大书友会向你发来

贺电的。

「痛死你活该」

这不,连温阿姨都不同情这个人了。我暗忖,这样不行,身为猪脚的我,怎

么能接受这样的待遇,人家黄文色文的猪脚,哪个生病不是众多美妇妹子,又是

投怀送抱,又是送水送饭送温暖的,还有护士妹妹和美女医生的贴身治疗的?同

样是猪脚,这一方面我可不能输啊。

「把裤子拉下一点点,让阿姨看看有没有伤到膀胱」

在我思绪都快飘到银河系的时候,温阿姨的声音把我拉了回来,回到现实中

我突兀看向了温阿姨,尽管温阿姨现在是做着,外面披着一件白大褂,但是时不

时白大褂摇曳掠开的时候,在检验室幽暗的灯光下,温阿姨里部的蓝色职业衬衫,

就像是透明了般,看见了里面的「波涛汹涌」,迎合了我刚刚胡思乱想的那些,

不由得色心大作,心中燃起了一道想法。

「哦?要脱裤子吗?那好吧,那我脱了哦」,然即我顺势抓着裤子往下面一

拉,连着内裤也一起拉了下去,顿时一根大棍子屯现在了温阿姨面前,然后我看

向温阿姨故意露出了一个坏坏的笑容,「这样可以了吧,温阿姨?」

「真是拿你没办法,都多大个人了,还这么恬不知耻的」,当即温阿姨翻了

翻白眼,没好气地说道。

「不是你让我脱裤子的吗?我这不是照你的吩咐去做吗?而且你其它地方都

检查过了,我这里还没有呢,万一这里也伤到了呢?温阿姨你一点都不担心吗?」

「这样最好,这样一来看你以后还怎么使坏」

「别这样嘛,我说的是万一,要是真伤到了呢?是吧,帮我检查一下吧,温

阿姨」,说着我便拉着温阿姨拿仪器的手往我的下身而去。

于此,温阿姨暗呼一口气,一副被我打败了的神情,站起身来落到了我的下

身的位置,「我看啊,你是想要这样的检查吧」。

温阿姨的话音刚落。我忽然间感觉到我下身的子孙根浑然一攥,下一刻好像

被什么给包围住,有点湿热又有点蠕动的感觉,宛若有一条柔软的蛇在我的阳物

上滑动,浑然间使得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差点忍不住叫出声来。

只见温阿姨俯下身子,一手抓住了我的肉棒,一边将我那硕大的龟头含进了

嘴里,湿热的舌头时不时地来回滑走在我的马眼末端和我的茎身,然而空出来的

一只手,居然握住了我的蛋蛋,轻柔地揉弄着。

「哦……喔……」

当刻直情爽得我嘴巴微张,想喊又卡在喉咙喊不出去,呼吸一直都没有低落

过,本是想要大声叫出来的,可惜到最后落到我嘴边的却是变成了「啊咔啊咔」

的声音了。

「我不行了,温阿姨,我忍不住了」

我一把坐起来拉过温阿姨的细腰,使得温阿姨顺势地落到了我的怀里,当即

我便把我的魔手探进了温阿姨的白大褂里,搭在了那对丰满的峰峦上。

虽然有些措不及防,但温阿姨并没有阻止我的侵犯,反而放任着我随意揉捏

她的胸部,只不过再我想要跟进一步的时候,温阿姨却是抵住了我的咸猪手。

「让你过把瘾就好了,你还来真的啊,别忘了你妈妈还在外面呢,拖得太久恐怕

你妈妈会怀疑的」。

「这时候我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要怀疑就让她怀疑吧,我忍不住了……」

「等一下,等……你……真是的……」

言罢,未等温阿姨有所反应,我就先一步在扒她的裙子了,摸着温阿姨的丝

袜大腿,纤滑的玻璃纤维,简直不要太爽了,手感根本没话说。然而我丝毫没有

因此作停留,而是顺着温阿姨的大腿根部直入而上,摸到了温阿姨的裙底私处里

面……

亦然守在住院部检验科室外面的妈妈,等候时间有些太久了,便开始有些不

耐烦了起来。「怎么还没好啊,有需要这么久的吗?」

「诶,护士,我想请问一下……」

推荐阅读

【珍藏】我和一些明星的二三事番外篇0102

​【我和一些明星的二三事】(番外篇)(01-02)(番外篇一)神屌大侠双飞小龙女郭襄上「坏人,你今天怎么会想到找我啊?」刘亦菲刚上了车就向我问道。「呵呵,我想你了呗。」「坏人,就会骗人,你会想我?你肯定是想……

2022-05-16

【珍藏】圣女贞德完

​【圣女:贞德】(完)「她简直太完美了,那性感勾魂的身躯和那足以征服上帝的技法,我无法再用言语去描述她。」——某男阴森森的天空笼罩下,一股压抑的气氛弥漫开来,一座哥特式的白色的教堂建筑耸立在光秃秃的柞树

2022-05-16

【珍藏】孽情

​孽情四点五十分,已经准备要下班了,忽然发现老吴正对着我在阴笑着?“ㄟ!你又想要干嘛了?”只要他想去做坏事时,都会这样邪恶的看我。“你明天没有要去哪里对不对?”看他一副贼贼的样子。“怎样?”“明天我要跟

2022-05-16

【珍藏】纪实文字城中村的良心好房东大郎先生01

​【纪实文字:城中村的良心好房东大郎先生】(01)朋友们都喜欢叫我大郎,我知道他们的意思,无非就是嘲笑我个子矮,但是我敢保证:他们的鸡巴大多没有我长。又粗又长的鸡巴算是我的秘密武器,但是这玩意儿毕竟不能拿到

2022-05-16

【珍藏】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同人196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同人196)第196章就在可心仰望着星空哭泣并诉说着她的心事后的隔天早上,在上海市浦东的一栋大楼内的某个办公室中,Dh正召开一场重要的会议,而这也是思建出院后所参与的第一场会议。会议室内,

2022-0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