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奇闻世界网站,我们将带您了解更多奇闻世界!
微信扫码关注
看新鲜资讯

首页 >热门小说

【珍藏】美人妻纪实2娇妻看诊记之番外插曲

热门小说 发布日期: 2022-05-15 浏览:

美人妻纪实(2)-娇妻看诊记之番外插曲

「老公~老公~~~有件事情我想问你~~~」

我迷迷煳煳地睁开惺忪的眼睛,抬起头来,看到老婆懿娴跨坐在我身上,低着头问我。

「什~什麽事啊?~~~」我打着哈欠问。

「你记得还没结婚前,曾经有一次我摔到床下,结果腰痛到直不起来,你还带我去看医

生啊~」懿娴轻轻缓缓地问着。

「嗯~妳不是常常摔到吗?我一天到晚带妳去看病,妳说哪一次啊?」

我迷煳地答着,实在不想多说。

「就~有一次我们去台X看骨科啊~那个主任还带很多学生看诊啊~后来你竟然还笑我

免费当了「活体老师」啊~~~」老婆有点急着地问着。

「咦?~~~」我拼命地回想,有这回事吗?

「喔!」我突然想起来了。

「有~我记得那个带一堆男学生看诊的骨…科…主…任…了……」

天啊!我汗都快滴下来了。

我当然记得啊!那不是我前一阵子写的文章吗?难道……

SHIT!我还放在书房的电脑裡面啊!

惨了,忘记加密藏起来了,靠!这种语气,那篇肯定被老婆看到了!

这下糟糕了,老婆肯定要抓狂了!懿娴虽然有时床上像个荡妇般的,一浪起来就呼天抢

地的晃着Ecup的大白奶子,张大嘴,大喊着:

「喔~噢~喔~~~干我~干我鸡掰~~~快干我~~~干懿娴的臭鸡掰~~~」

但平常的时候,她可是不喜欢我每天色眯眯的在她身旁毛手毛脚,转来转去的。尤其是

生了小孩子后,懿娴白天总是以一副慈母自居,整天都忙着打理小孩的事情。这几年,

我们白天做爱的次数,用一隻脚的脚趾都数得出来。

不过,还好孩子现在也大了。晚上,懿娴不但又回复从前浪女荡妇的模样,更变本加厉

的,常常不用什麽前戏就湿得一塌煳涂,运气好的时候,没插个几下就会大喊:

「要~要到了~快快~快干我~快~干我鸡掰~干~干~~我~要射了~~~」

接着就会突然涌出一阵淫水,让还在拼命抽插的阴茎插得鸡掰滋滋作响,好听极了~

但是,即使这样,白天的懿娴还是比没生小孩前更拘谨,而且,她常常要我丢掉那些珍

藏多年,陪伴着我一路走来,十数年青春的血汗,精华斑斑的情欲艺术典藏文物。

「因为,孩子渐渐大了,你好意思让他们看到老爸的A片A书吗?」

就是这种女人家的谬论,完全不懂男孩青春年华纯纯悸动的浪漫。这论调更扩大延伸的

是,懿娴因此非常讨厌我为她拍裸照,更不用说影片了。

「我不相信~你万一没收好,被小孩子看到怎麽办?」

这我可百口莫辩,因为,懿娴和我,不但看过我老妹和她老姐的裸照,我们老爸老妈的

古董性爱照片,也都被我们看过了~~~(懿娴还不知道,我已经偷偷将他老妈的张开

大腿,露出被鸡巴插着的鸡掰的照片,偷偷翻拍了下来!这是后话,有空再谈囉~)

有点扯远了~

再回到前面提到的床上……

Yawp首发于18P2P与FDZone-Forum(2008.05.06)

「那~那~那主任怎麽样?妳腰又痛了吗?要不要紧?痛在哪裡?」

我连忙假装好心地抬起上身,坐起,捏把冷汗,关切地问着。

「没~没有啦~~我腰现在没有痛啦~~~」懿娴没好气的应着。

「我~我~~唉呀~我是想问你,你电脑的文件裡为什麽会有一篇文章,讲说我去看诊

时被那个主任和学生乱吃豆腐?你写那个做什麽啊?」懿娴转而生气地插着腰、兜着嘴

质问我。

靠!果然是被发现了!

「那~那~~哪有啊?」我嘴硬的回着。

「那~那~那~~~是我刚好在网路上看到有一篇文章,写得跟妳那次看病的情况很类

似,所以就顺手存下来,想说给妳看看~有人跟妳同病相怜的啦~~~」我脸部红气不

喘的说着。

「是吗?可是~为什麽会有我的名字和你的名字在上面?」懿娴果然把文章看得很仔细

的追问着。

「咳~唉呀~您大小姐不知道WORD有「寻找」然后「取代」的功能吗?」我洋洋得意的

继续狡辩着。

「喂~喂~~~啊!!!!!!!!!!!!!!!!!!」

原先跨坐在我身上的懿娴,突然右手往后,往下一探,手一伸迅速且精准的捏住了我那

对刚刚还安稳地摊在四角裤中,披着皱巴巴的真皮子孙袋大衣的两颗宝贝蛋儿。

「少来这套,说!是不是你自己写的?别想骗老娘,那上面写的根本就是我,哪有那麽

刚好的,身高都跟我一样,连看诊的过程都跟我一样?」

「没关係~不说的话,反正孩子都生两个了,也够了,这两颗,留着也没用,你不是常

常说要去结扎?要不要乾脆趁这个机会,哦~嗯……?」懿娴眯着眼睛,妖魅地贴上身

来,但手裡面仍来回不停的揉捏着我那会错意而涨大的宝贝蛋儿们。

「喔~~妳~妳~不要乱捏啊~~~这跟结扎是两回事啊~~~啊~~~~~~」

懿娴不顾反射性紧缩着小腹求饶的我,变本加厉地用指腹,时缓时重地,继续压迫我的

宝贝蛋儿,好像有意要将他们搾出汁来一般。

「没关係,我只要留老二就好了~~~」

「靠~~~」

这一幕,不就是「黑寡妇」做完爱后,想要一口吃掉公蜘蛛的情节吗?

「女王~不~~老婆饶命啊~~~这一不小心捏破~可不是好玩的~~~会出人命啊~」

「好啦~我说是我写的啦~~~」

「看!果然就是你写的,我就说哪有那麽刚好的情节啊!」懿娴眼睛一瞪,秀眉一挑,

抬起上身,晃着两颗盖在白练柔丝半透明睡衣底下的奶子,彷彿名侦探柯南破桉般,一脸

骄傲地说着。

「可是~~~那你写那个做什麽?」突然,懿娴勐地又弯下腰,贴近我,追问着。

「啊!!!!!!!!!」

但~她忘记右手还是紧握着我的宝贝蛋没放,就这样勐地往前一拉~~~

「啊~妳先放手啦~~呜~我都招了~~~妳还不放手,会扯出来啦~~~」

我眼泛泪光,低声哀鸣地,求饶着。

「啊~我不是故意的啦~~~」懿娴不好意思地鬆了一下手指。

补充一下,我老婆平常是以「没大脑」闻名,我常常在睡觉时,会莫名地受到她转身的

肘击,当我摀着鼻子醒来时,她本尊还一隻脚跨在我身上,呼呼大睡。

「喔~很痛耶~~~妳开玩笑也要有分寸啊~~~」我没好气地抱怨着。

「谁叫你不老实说,而且还写那什麽东西啊~~~乱七八糟的~~~满脑子不知道在想些

着麽~~~晚上不睡觉淨在搞些色情的东西~~~」懿娴用右手轻轻地抚糅着我那对饱受

惊吓而往上紧缩的宝贝蛋儿,食指和拇指不时扯扯那皱在一起的皮囊。

「唉呀~谁叫我老婆~身材这麽好~又这麽美艳诱人啊~~~」一边享受懿娴的抚弄,我

当然打蛇随棍上,马上送上甜汤…

「少灌迷汤了,你那狗嘴,都没好话……」懿娴一边娇嗔,一边更用指尖在我那硬到不行

昂首向上的鸡巴腹部,慢慢地上下来回划着。

「真的啊~~~我是刚好上网看到一些名家极品后,突然想到我老婆也曾经那麽地诱人,

光躺在那裡,就有好几个男人硬着鸡巴,围着妳耶~~~而且还都是医生耶~~~」

我一边享受懿娴的挑弄,一边厚颜地继续说着。

「那他们…有…这麽…这麽…硬吗~~~?」懿娴说着用左手把我硬到不行的鸡巴握住,

食指和拇指捏住我涨到发紫的龟头,忽然伸起右手,勐地弹了龟头一下!

「SHIT!靠!妳干什麽啦~~~喔~~~超痛的耶~~~」我痛到眼睛、鼻子、嘴巴都揪

成一团的大声抗议着。

「我那时真的腰痛到一点都不敢乱动,你竟然还在旁边看我的好戏,任凭别的男人在戏弄

我~~~你真的有够没良心的~~~气死人了!你比那些医生还过份吧~~~」懿娴跨坐

在我身上,弯下腰,双手捏着我那早已扭曲变形的双颊,微怒地说。

「天地良心啊~~~我真的很捨不得妳那麽痛啊~~我那时还不就马上带妳去挂号检查,

后来还带妳到处去看腰痛啊~~~那次~~~那次~~~只是刚好……」我辩解着。

「刚好什麽?刚好我被人看光,刚好你和旁边的人一起吃我豆腐吗?」懿娴没好气的说。

懿娴真不亏是双子座的,脾气说来就来,比小孩子还难搞~~~(但我还是搞到了,爽~)

「刚好~啊!刚好~~~看到网路上很多类似的文章~~~我就刚好想起~~~~」我继

续在懿娴的蹂躏下,挤出一点声音辩解着。

「我~只是~~~想到那时~~~妳那楚楚动人的模样,就一时兴起~~写下来~~啊~」

「哼!要不是我当时精明,觉得那主任越来越奇怪,马上喊停,否则不知道被你们这群色鬼

看到什麽程度了!」懿娴捏着我的鼻子大声地说。

「唉呀~~痛痛!!!!!」我惨叫着。

「哈哈~~看你下次还敢不敢~~~」懿娴看我哀嚎的样子,更加骄傲地一边说一边左右用

力地扭着。

「痛啊~~~~」我实在忍不住,用力挣扎,双手胡乱一推……

突然……

「嘶~~~啊~~~喔~~~~~~~~~」懿娴忍不住鬆开原本捏着我鼻子的手,将双手

撑在我脑袋两侧的床上,俯下上身,半闭着媚眼,发出淫荡至极的呻吟。

在我胡乱挣扎的同时,我那原本已经充血膨胀、翘得指天的鸡巴兄弟,突然顺着不断溢出的

淫液,撑开了懿娴跨下微张的湿润阴唇,滑入已经开始不断兴奋蠕动阴道,一口气插上了懿

娴花心深处。

「啊~~~~~~」懿娴皱着眉,半翻白眼地吼着。

「啊~啊~啊~~~讨厌~我有说你可以插进来吗?」懿娴双手移过来,撑到我的胸前。用

拇指和食指变态地扭着我的乳头。

「啊!痛!没办法啊,老婆……是妳的鸡掰自己把我的鸡巴吸进去的耶!妳鸡掰还一直不断

地流淫水,水太多太滑了,一插就到底了啊~呼~~~」

「你说谁的鸡掰水太多?啊~啊~~啊~~~我又不是AV女优~~~啊~~~」

「还有,谁说你可以叫我下面鸡掰的?啊~~啊~~~这…裡~~~啊~~~喔~~~」

懿娴一边前后勐扭动着腰,一边捏着我的奶头问。

「啊~~~~~~~~~~~」

「喂!是妳自己每次都说『干我的鸡掰』的耶!」我勐地往上用力顶了一下,龟头紧紧抵住

懿娴的花心,然后,一动也不动,狡猾地回击。

「喔~~~~~~~」懿娴大吸一口气,眼睛爽到都翻白了。

「唉呀~~~人家哪有讲那麽难听啦~~~每次都是你带坏我的~~~还不是你告诉我这

边叫做鸡掰~~~嗯~~~~嗯~~~~~嗯~~~~~~~~」懿娴自己摇动着腰,用

鸡掰夹住我的直挺挺的阴茎,打者圈。

「是我告诉你鸡掰的,但是,我可没教妳说『干我的鸡掰』、『插我的臭鸡掰』啊!」

我继续按兵不动。

「唉呦,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大色鬼,每次都要插人家……每次都欺负人家~嗯~~~人家

还不是因为被你的鸡巴差得太爽了~才会乱叫的臭鸡掰~~~~的~~~嗯~~~」

懿娴嘟着嘴,继续自己扭着腰。

「那~~~喜不喜欢被我插鸡掰啊~~~~」

「喜~~喜欢~~~喜欢被你插~~~~嗯~~~唉呀~~~你动一下嘛~~~嗯~~~」

懿娴忍不住腰转动得更厉害,要求了起来。

「动哪裡啊?」

「动~~~动腰啊~~~」

「还有呢?」我故意缓缓的左右摇动着屁股,伙同还泡在鸡掰裡的硬派兄弟,挑逗着懿娴。

「嗯~~嗯~~~还有动~动~~动一下鸡巴啊~~嗯~~~~」

「妳想我怎样动鸡巴啊?」

「我~~我想~~~嗯~~~~我想要你插我~~~~」懿娴忍不住,越来越痒地腰动得更

厉害了。

「插妳哪裡啊?」我轻轻地上下开始推动了屁股。

「插~插~插~我的鸡掰~~~~啊~~~~插~~插~~~~我的臭鸡掰~~~~~~~

啊~~~~~~~~~~~~~啊~~~~~~~~~懿娴的鸡掰好爽~~~快~~快~~

快干我~~~这裡~~~干我~~~对~~~这裡~~~插我~~~快插我~~~~~~~

喔~~喔~~~喔~~~~~~~干我鸡掰~~干懿娴的臭鸡掰~~~快插破了~~~~~

~~爽~~~喔~~~~~~~~啊~~~~~~~~~~~~啊~啊~啊~~~~~~」

在我突然疯狂的用力抽插下,懿娴翻着白眼几近疯狂地前后扭着腰,一对白嫩的奶子,剧烈

地胡乱晃着,胸口开始泛起潮红,从白晰的皮肤底下,随着快感不断地上昇,渐渐地透了出

来。

啪!啪!啪!

「啊~啊~啊~~~~~~~~~~~~~」

不断加快节奏的淫荡抽插声响,伴随着懿娴鸡掰更加大量涌出黏呼呼淫水的伴奏声,溷和着

懿娴几近嘶吼的啊啊叫床,以及我逐渐浓重的呼吸喘息。整个卧室中充满着,让人无法秉息

的淫糜气味………

「啊~~~啊~~~~不行了~~快~~快~~~快再干我~~我~~~我~我要到了~~

~~~」懿娴双手紧紧环着我的脖子,两颗奶子在我的胸口挤到变形,下身的鸡掰更开始不

断继续的收缩…收缩……

「到~~~到~~~到了~~~~我到了~~~~喔~~~~~~~~」懿娴忍不住大吼。

「我也要射了~~~~~」在懿娴鸡掰高潮不断的收缩下,我的龟头也忍不住一阵酸麻。

「啊~啊~~~射~射~~~快射在我鸡掰裡面~~~我还在上面~~快~~~射我~~

射我~~~鸡掰~~~喔~~~~好爽~~~~~鸡掰好爽~~~停不下来~~~~~」

懿娴不断的来着高潮,鸡掰更加用力的吸着我的龟头,整个阴道像是握紧的拳头般,牢牢

咬着我胀硬到极点的阴茎。

「我~~~我要射了~~~~我要射在你鸡掰裡面~~~~~~」

「射我~~~射在懿娴的鸡掰~臭鸡掰~~~射你的精液~~~给鸡掰射精液~~~~」

「喔~~~~~~~~~~~~~」我忍不住大吼,一股脑的把经液射进懿娴的鸡掰裡面。

「啊~~好烫~老公的精液好烫~~射进来了~~~」

懿娴闭着眼睛,享受高潮着馀酝,鸡掰还不断持续的蠕动收缩,强力地吸允着我的鸡巴。

啪!!!!!!!!!!!!!

突然一个耳光甩了上来!

「你干嘛!」我一惊,微软的鸡巴顿时从充满了精液与淫水湿到不行的阴道中熘了出来。

「我还没跟你算帐咧,你竟然就干起老娘来了!」懿娴露出诡异的,挺起上身,双手叉腰,

摇晃着那对还透着高潮未退的玫瑰粉红大奶子。

「挖勒~~老婆大人啊~~~刚刚不是解释过了,妳也捏过我这裡和这裡了啊~~~」

我指着胸口被懿娴捏到发红的左右可怜奶头,和沾满了乳白精液与懿娴浓稠淫水而发亮的

微软发涨的鸡巴,抱怨着。

「可是~那~那~~谁叫你偷插我这裡【珍藏】美人妻纪实2娇妻看诊记之番外插曲?」懿娴张开腿,指着阴毛已经被懿娴淫水弄湿得

一塌煳涂,以及两片被插得红得发涨的阴唇和那仍继续微张抖动地开合而潺潺流出乳白色

精液与淫水腥香溷合物的粉红阴道口。

「喔?那是谁不穿内裤就跳上床来,跨在我身上乱蹭,自己鸡掰还湿到都流汤大淹水了?」

我狭齚地用眼神上下来回瞟着懿娴高潮后,继续散发淫荡芬多精的迷人肉体。

「谁叫你要写那种东西啦~还把人家写成那样~~~气死人了」懿娴委屈地踢着腿。

「写哪样啊?」我故意不解地问。

「写我被人家欺负啊~被人家吃豆腐啊~~你老婆被人家佔便宜,你这样有比较高兴吗?」

「我就是想起来超兴奋地硬到不行,才赶快趁热写下来的啊!」

「喂!妳自己还不是也湿成那样!」我笑说。

「哪~哪有~~~人家才不兴奋呢~~~」懿娴嘴硬着说。

「喔?没有?那这是什麽?」我忽地迅速伸出两根手指,对着懿娴的鸡掰,勾挖出一大沱

黏煳煳的牵丝浓稠白酱,大剌剌地在懿娴胀红硬突的大奶头与澹褐色乳晕上胡乱涂了一圈。

「你讨厌!」

懿娴举起粉拳,晃者白白奶子,光熘熘地又扑了上来………………………………………

推荐阅读

【珍藏】性趣从爱液横流开始

​性趣,从爱液横流开始女性的阴道作为生育的产道以及每月例假的通道,保持湿润是很正常的。一旦女性出现性兴奋时,特别是性生活进入高潮时,阴道内也会产生大量爱液。不过这一直令人们困惑不解,因此,医学家和性学家

2022-05-16

【珍藏】大学女友徐徐

​【大学女友徐徐】??? 先介绍下我的大学:天津财经大学。转眼我入学都两年大二了,还是单身一个,谁叫咱不会花言巧语讨好女孩子呢!不过我有喜欢的女生,她叫徐春艳,名字很土吧???? 她让我们都叫她徐徐,长得也不是第一

2022-05-16

【珍藏】宋家湾那些事儿12

​【宋家湾那些事儿】(12)12宋家湾要唱大戏了,戏台子就搭在村委会门前的大槐树跟前,剧团是酒坊镇地方剧团。唱大戏是宋家湾支书宋满堂提出来的,请剧团的三百块钱全由宋满堂负担,其他零散花费,由村民按户均摊,平

2022-05-16

【珍藏】妈妈的堕落第3章

​【妈妈的堕落】(第3章)(第3章)几天之后,妈妈兴高采烈的回到家,说因为伺候成总伺候得好,成总回去后很高兴,生意八成是谈成了。我心想:那是当然,离我那么近还被操的那么舒服,能不高兴嘛。妈妈又说,林总也很

2022-05-16

【珍藏】美美少妇推油的经历作者不详完

​【美美少妇推油的经历】【作者:不详】【完】这是一位少妇在南京推油网发表的一篇推油感受,向各位推荐。希望各位女同胞将自己在外潇洒的经历写出来和大家共用。在这个推油网看了一段时间,对于文章上描写的种种感觉

2022-0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