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奇闻世界网站,我们将带您了解更多奇闻世界!
微信扫码关注
看新鲜资讯

首页 >热门小说

【珍藏】淫徒的堕天使序章

热门小说 发布日期: 2022-05-15 浏览:

【淫徒的堕天使】序章

序章

堪称本校第一美少女的,是谁呢?峰山正树在上学途中,总会思考着这件事,

今天也不例外。

同为三年级之中,好像没有足以让人惊艳的女孩。外人常说自己的学校是美

少女学园,他却觉得自己的学年是例外。正树也很清楚,自己没受欢迎到可以对

女孩子品头论足的地步,不过至少想像是自由的。

那么说来。二年级的话……嗯——是有些不错的……正树心想:我来选的话,

图书室的女孩是第一名。她虽不那么引人注目,但气质出众。经常在图书室的二

年级女生,皮肤白皙个性乖巧,像是个老实、纯情的孩子。正树并不爱看书,但

为了偷看她,常会到图书室去。

二年级就是她了,那么一年级……

「哥!」

「哇!」突然由后方被抱住,让正树着实吓了一跳。

「哎呀!吓到你了啊?」

「寿命缩短三年了。」正树边说着,停下脚步,回过头。

「因为沙贵今天想和哥哥一起上学嘛!可是哥哥都不等我。」

说话的女孩有一只滴溜溜的眼睛,透露着埋怨似地向上望着正树:「用跑的

到这里,都快喘不过气了!」

「等你的话会迟到的!」

「什么话嘛!人家每天都有游泳社的练习,都比哥要早出门。还是说……你

觉得跟妹妹一起走会不好意思?」

「……」

「啊!脸红了!哥好可爱!」

「笨蛋!」正树轻轻敲了一下沙贵的头。

「好痛!啊!哥你看,围墙上有只小猫!」沙贵叫道,兴高采烈地跑向小猫,

「猫咪过来,放心,不会欺负你啦!过来……啊!跑掉了。好可惜……」沙贵嘟

起嘴,又跑回正树身边,继续说道:「哥,我跟你说喔,我们班有一个人好喜欢

猫咪……」沙贵边配合着丰富的表情与动作,高兴地对正树说道。

而正树,神情有些茫然地凝望着沙贵的脸蛋及丰富的肢体语言。好可爱……

好像一根分叉也没有、非常适合绑蝶结的秀丽长发……小小的脸蛋上,有着长长

的睫毛和骨碌碌转动的大眼睛……鼻子和嘴巴也非常小巧玲珑,淡桃色的只唇则

柔软而丰嫩。

虽然她身材稍微矮小,看起来也较为纤弱,但因从小学开始就学游泳,身材

比例反而相当匀称。不只是一年级,全校最可爱的女孩,绝对是沙贵。这一点,

从好久以前就发觉了。

但是,沙贵是正树的妹妹。对妹妹抱持着这种和『恋爱』没两样的感情,是

不对的。也因为如此,正树每天都在思考有没有超越沙贵的美少女,并且尽量注

意不和沙贵两个人独处。

「哥!你到底有没有在听人家的话啦!」沙贵嗔道。她不知道正树的心情,

天真地仰慕着哥哥。

「呃……抱歉,因为我今天一大早就牙痛。」正树不敢正面回答,只好找藉

口。

「妈早就叫你去看牙医了啊!还没去吗?」

「嗯,太麻烦了。」

「天生的懒骨头。你这样下去永远也交不到女朋友的!」

听到这句敏感的话,正树突然抓狂,抓着沙贵的头压在自己胸前,骂道:

「多管闲事!」

「呀……哈哈!对不起啦!」

「不原谅你!」

「不要啦!讨厌……哈哈哈哈……」

两人互相嬉闹捉弄,沙贵笑得连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兄妹……可是,事实上……正树不敢再想下去,快步追上笑着逃开的妹妹。

「啊!」

「呀!对不起……」沙贵撞到了旁边的男学生,连忙道歉,正树也急急忙忙

赶上前去。

「对不……啊!」正树道歉时看见了对方的脸,一下子愣住。

「守君……」

「唷!早安,峰山。」和往常一样,神崎守总是以从容的态度向正树打招呼。

头脑明晰,容姿秀丽(怨恨啊!),完全像个冷酷的大人。不像同年纪的人

该有的、似乎令人难以接近的气质,使得班上同学称呼他时加上『君』的,绝不

只有正树一人。

「好可爱啊,你的妹妹吗?」阿守说着,对沙贵微笑:「我是神崎守,是你

哥哥的朋友。」

「啊、是,我是峰山沙贵。」沙贵像个怕生的小孩,神色不安地向阿守点头。

朋友?什么时候开始的?正树不自觉地凝视阿守。虽然是同班同学,但几乎

没有和阿守单独聊过天。

阿守望着沙贵,又笑了起来,彷彿在说『怎么了?』脸孔虽然是笑咪咪的,

阿守的眼睛却完全没有笑意。他身上那股阴森森的压迫感紧逼而来,使得正树只

能沉默。

「啊、哥,我、我先走了。」沙贵似乎也感觉到阿守所带来的独特气氛,没

命似地跑掉。

「正树,我不知道你有这样的妹妹。」阿守语气极其平常地叫他『正树』。

「啊……我们不太像……」正树答道。他怀着一种怪异的感觉,和阿守并肩

而行。

「你们感情很好嘛!就像男女朋友一样。」

「女朋友?别开玩笑了!」突然被掴到痛处,正树不禁高声喊道:「她只是

妹妹而已!虽然没有血缘,但是那种小鬼……」

「没有血缘!?」阿守停下脚步,睁大着眼睛望向正树。

「啊……不是……」完了。正树心想,不小心说溜嘴了。

「你和她不是真正的兄妹?」阿守的只眼突然炯炯发亮,好像发现了什么不

得了的大事似地。

正树不得已,只好接下去说道:「……沙贵是在很小的时候,因为某些原因

被我们家领养的。我……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

「她知道这件事了吗?」

正树摇头,「我不想告诉她。但是她总有一天会知道的。」

「你伪装和她是兄妹关系,只不过在欺骗自己罢了。」其实阿守根本没资格

批评到这种程度,但他假装没察觉到正树的忿恕,蛮不【珍藏】淫徒的堕天使序章在乎地问道:「对了,你

牙痛啊?」他问道,轻易地改变了话题。

「呃……是啊……」

「其实我母亲是牙医。如果是我的朋友的话,她会特别温柔的。你今天就去

我母亲的医院吧!健保卡的话,随时拿来都无所谓。」

「可是,那个……」

「就这样吧!我母亲的技术很高明的。」

阿守轻拍正树的肩膀,纤细指尖的冰冷触感由衣服上传来。后来,正树才想

起,自己和沙贵说到牙疼的事时,还没看到阿守出现。那么说,阿守是躲起来暗

中注意他们的啰?

不会吧?阿守为什么……

※※※

结果,正树接受了阿守的建议,在放学后来到神崎牙科。阿守的母亲静子,

好像是这家大医院的院长。但是,阿守并不在。

「我会先打电话通知母亲,你到医院后,就到办公室打个招呼。我……今天

有点事,要为了我和你的未来做些准备。」说完后,阿守浮露出另有深意的笑容。

什么我和你的未来,乱噁心的。正树心里这么想,阿守独特的高度压迫感,

仍不知为何使正树无法违抗。

「对不起!我是峰山正树。」正树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里面似乎有人,却没来应门。

「对不起,呃……我是神崎守的同学正树,……咦?」轻敲数下后,房门竟

就开了。正树在门口犹豫了一会儿,便踏入一步。

微暗的狭小办公室内似乎没有人,但……

「啊……嗯……」房间尽头的布帘后方,传来女人的声音:「啊……医生…

…已经……」

「已经要泄了吗?」

「是……」

「真拿你没办法,轻轻玩玩就高潮,菜摘还真是淫乱啊!不过,要是你以为

我会这么简单就让你这个好色的女孩泄了的话,可就大错特错了哦!」

「啊啊啊……不要……!」

「别骗我。你看,已经出来这么多蜜汁了。喜欢被玩屁眼的话,就好好说清

楚!」

这……这是什么对话!?正树简直不敢相信。虽然惊讶,却无法掉头就走。

他觉得自己的只眼好像被吸过去一样,不由自主地继续由缝隙中向内窥视。

「唔……啊……」

办公室另一端的诊疗室里,诊疗台上坐着一个穿白衣的护士。

「咬呀,直棒,菜摘的屁屁慢慢把玩具吞进去了呢!好像很舒服的样子呐!」

叫做菜摘的护士只手被反绑于后,捆缚在诊疗台上。被扯得凌乱的白衣缝隙

中,洁白丰满的乳房露了出来。她的护士裙被卷起,只脚却张得大开被固定在两

旁,中央则被治疗用的手电筒灯光照射着。

「哎呀,怎么办呢?差不多是患者该来的时间了。要不要让菜摘泄了的场面

给病人参观呢?」

说话者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和冶艳的红唇。她的面容秀丽而热情,眼中却散

发着冰冷的慑人感觉。和阿守的眼睛一模一样。她一定是静子不会错。

「不要……啊……啊啊!」

静子手上拿着遥控器,那好像可以操作插入菜摘屁眼中的电动阳具。菜摘流

着泪用力摇头,刺激似乎反而变得更强烈。

「啊……啊啊……要泄了、泄了……」

被捆住的菜摘弓起身体,全身摇晃颤抖着,她的乳头坚硬地向上胀挺,连从

布帘后偷窥的正树,都晓得菜摘达到了高潮。太厉害了。正树心想。他忘我地看

着眼前这对SM女同性恋,一边磨擦着大腿来慰藉从刚才就高耸膨胀的股间,一边

嚥着口水。

「太下流了。插屁眼还高潮,不觉得可耻吗?」

「呜……对不起……」

「算了,看来你也渐渐被我调教成被虐狂奴隶了呐!下次会让你在我的俱乐

部里表演。想一想,自己可以在很多人面前,像刚才一样昇天喔!怎么样?高兴

地发抖了吧?我也是喔!看到你慢慢有被虐待的自觉,我也好激动……」静子在

菜摘流着泪水的脸庞上轻轻一吻,然后转动诊疗台。

正树的眼中,映入了菜摘左右大开的白皙大腿及湿透的私处。上面的阴毛朝

两旁分开贴住,粉红色的肉壁因充血显得十分丰厚。仍然湿漉漉地充满透明蜜汁

的部位,还在一抽一抽地大开着口。在下方,会让人直呼『好粗呀』的巨大阳具

还扭转着挖掘扩张菜摘的屁眼。

「啊哈……」菜摘不晓得自己淫乱的姿态尽收男人眼底,喘着湿濡火热的气

息。

正树终于再也忍不住,冲出办公室急忙跑向洗手间。

※※※

「你好,我是阿守的妈妈静子。阿守受你照顾了。」

「不,请多指教。」

过了一会儿,向正树打招呼的静子,看起来就和普通的女医师没两样。不,

要此普通女医师来得更艳丽而性感,而且年轻得看不出已是一个高中生的母亲。

但与刚才玩SM性戏的静子比较的话,简直平凡得像另一个人。

「请到这边的诊疗台。」招呼正树的是菜摘。菜摘也是一样,宛如刚才什么

事也没发生过一般,以温柔而和善的笑脸引导着正树。

「要把椅子放倒了喔!……请把嘴张开。啊……这里在痛吧?我要磨掉一点。

把药塞进去啰……会痛的话,请你举起右手。」

细长的钻牙器抵在牙齿表面,发着呜咿的声音,开始磨转。一阵阵锥心之痛

传来,正树却还是忍着,没有举手。他微张着眼睛,看到注视着正树口中的静子,

发现她露出只峰的白色衣领竟开得出奇地低。

这样一来,正树觉得自己好像是被玩弄在女王的掌心中……一瞬间产生的危

险幻想,正树立刻将之挥掉。在想什么啊!正树心中暗忖,我可绝对不是被虐狂。

要归类的话至少也是虐待……什么嘛,不对啦!我只是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人

而已。

「峰山君,很痛吗?你的身体似乎绷得很紧。」

「噗(不)!」

「那么今天的治疗先到此为止。洞里已经塞进暂时性的药,一开始时可能会

有点不习惯,有时会有药的苦味,请忍耐喔!」

「是……」

即使治疗完毕,刚才见到的SM还是没能从正树的脑海中消去。这个人,为什

么要做那种事呢?阿守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个女同性恋的虐待者吗?正树心想,该

不会是阿守早已知悉这件事,为了让正树参观才特地把他叫来的呢?

「怎么了?」

「啊,没有,我下次再来。」

「等一下,峰山,嗯,正树,可以的话,待一下子好吗?」

「呃……」正树迟疑着:不会吧?我讨厌被虐待。

「什么表情嘛!请你留下来是为了这个。」

静子走向置于诊疗室角落的桌子,从抽屉中取出像扑克牌一般的卡片,道:

「这是塔罗牌,正树听过吧?是自古以来吉普赛人用来占卜人类一切命运的道具。」

她摊开牌面,每一张并排的卡片上,都画着不可思议的暗示性图案。

「我的占卜很准,相当受到好评喔!正树是不是也可以让我占卜呢……?」

静子说着,手一动开始洗牌,然后要正树切牌。纤细、白皙的手指把牌排列

在桌面上,看起来果然像极了阿守的手。

「首先,是过去。『力量』的逆位置……你在单恋吧?而且,对象是不允许

谈恋爱的人。」

那是指沙贵!突然被人说中,正树的心脏不禁噗通噗通跳个不停。

「再来,是过去与现在的连繫. 『魔术师』吗?……这表示你的身边,出现

了新的协力者。那个人会给你以前你从来不知道的价值观、以及新体验。」

难道,那个人指的是阿守?阿守要给自己什么东西吗?

「现在……哎呀,是『女帝』的逆位置!说不定,会碰到年长女性的诱惑哦!」

静子若无其事地说着,正树的背后却不停地冒出冷汗。说不定,刚才的偷窥

早就被发现了!

「再来是——未来!」

正树朝桌面瞄了一眼,还剩七张卡片。

「以后再一张张为你翻开吧!藉由卡片的暗示,你必须决定你自己的未来。」

静子乌黑的眼眸凝视着正树。她嫩红的朱唇微张成新月的形状,唇边若有所

示地刷过一抹微笑。那是张SM女王的面孔。正树的全身微微地发抖,终于,男根

坚硬了起来。

?

推荐阅读

【珍藏】坏男人的谎言有哪些

​坏男人的谎言有哪些随着时代的发展,男人的谎言也发生了改变,在旧社会的时候,男人也许会这样说,我永远都不会娶三妻四妾的,现在法律已经明确一夫一妻制,那么男人在哄女人的时候,他们又会给出哪些冠冕堂皇的理由

2022-05-16

【珍藏】孙老师的心理疏导工作

​【孙老师的心理疏导工作】班主任孙艳把陈小去叫到办公室谈话:「你为什么不找个女朋友?」「难道你喜欢男人吗?」「听王浩说你半夜里偷偷溜进了他的被窝,到底有没有这回事?」喜好梦游、至今单身的20岁撸sir陈

2022-05-16

【珍藏】新媳妇完

​【新媳妇】【完】第一章牛家村今天办喜宴,办喜宴的人家是牛家村的村长——朱富贵家。朱富贵生了两个儿子,今天是他的大儿子成亲。村长家办喜事,参加婚礼的人当然多啦!拜完堂以后,新娘子被送进洞房,新郎官则被村

2022-05-16

【珍藏】让你的女人潮吹打飞机精

​让你的女人潮吹打飞机精前期准备洗净双手,修剪指甲,确保拇指和中食指指甲不超过指尖,尽可能地将之向内修建则最好。确保指甲内没有污垢或残渣。在床边放置一块毛巾,女性射精时产生的液体多得惊人。与男性相比就象

2022-05-16

【珍藏】浴色那些教会你做爱的女人四十九衡量

​浴色那些教会你做爱的女人- 四十九、衡量“操!做什么呀!就咱们这家庭做什么不都一样,父母养活咱们可是绰绰有余!他们也不可能放我们出去做事儿呀,哥几个早就盘算着一起闯闯了,这不和家里人都商量了,没他妈一个同

2022-0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