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奇闻世界网站,我们将带您了解更多奇闻世界!
微信扫码关注
看新鲜资讯

首页 >热门小说

【珍藏】绿帽顶顶戴第十四章

热门小说 发布日期: 2022-05-15 浏览:

【绿帽顶顶戴】(第十四章)

(14)崩塌

男人有三铁,一起扛过枪,一起同过床,一起嫖过娼。

陈斌跟刘元那自是不用说,从大学开始就一起开始禦女无数,俩人基本到达

了不分你我的境界。而陈斌和石磊经过出差的这晚,俩人之间又多了一丝心照不

宣,因此关系也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细想起来,陈斌至少有三个月没有跟心怡亲热过了。虽然自己最近时常在外

出差,但开始时每次只要他提出来心怡总会找到各种理由推脱。最近一个月心怡

倒是日见饥渴,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三天两头就会向陈斌求爱,陈斌一方面是因

为跟刘洋说好最近不碰她,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自己在别的女人身上消耗了太多子

弹,实在无暇顾及。

这都叫什么事呢?堂堂老公竟然听别的男人的吩咐,不能肏自己的老婆。这

种事听上去总觉得有点违和。

心怡最近一个月以来,常常感觉到自己身上慢慢地发热,也不是那种生病的

发热,而是总觉得身体像是掉进了一个黑洞里,洞里有很多手不停地撩拨自己的

敏感处,几次心怡在家里摸着自己的身体,下身就一阵阵地淫水直流。「是太久

没做过了吧……」心怡这么想着,仔细数数,自上次自己跟刘元做过之后,已经

有快两个月没有做过了。

没有男人滋润的女人就像是一口枯井,时时都在想着男人的临幸,心怡经常

意乱情迷时觉得,只要男人就好,不管那个人是小斌还是刘元……因为自己真的

需要一个男人的抚慰。

而同时,她的身体也越发地敏感起来,有时在地铁上被前面的人蹭到乳房都

会全身起鸡皮疙瘩,心怡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身体会有这样的反应,猜想是因为

太想男人了,想到这里,又羞得低下了头,深怕别人知道自己的内心有这么淫荡

的想法。

刘元给心怡喂了一个半月的药,这药他花了三万多块让别人从国外给带回来

,之所以高价,是因为这是专门用於开发女性敏感度和性欲的药物,本是用於治

疗性冷淡的女性,因此就是【珍藏】绿帽顶顶戴第十四章用於长期服用的。

这一个半月以来,刘元虽然跟心怡白天朝夕相处,却时时恪守本分,就是不

碰她,言语之间也从不带有半分的轻佻。他在等待,等待一个时机。就像是一只

捕猎的雄狮一般,静静地埋伏在草丛中,不论再饿也要等待,时机一到则会一举

出击,歼灭敌人。

刘元最近工作时发现心怡好像有意无意地在勾引自己,离开会议室,她特意

在后面用乳房顶自己的后背,刘元转过去看她时她却满脸通红地低头走开了。

开会时甚至还装作无意地用高跟鞋触碰自己的小腿,虽然只是那么一下,就

连昨天在电梯里,虽然刘元刻意跟她保持了一步的距离,可她却装作没站稳贴了

上去……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刘元知道她就快到爆发口了,还差一点。他也并

不心急,只等着心怡来主动找自己,表面上跟她看不出半点瓜葛。

心怡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饥渴和敏感到了一种夸张的程度。作为女人,身体

本来就喜欢男人粗糙的大手带来的的抚摸和揉搓,若是从未感受过男人的好的小

姑娘,恐怕不会理解男女之事带来的天伦之乐。而一旦经历过、感受过、沉沦过

了,想要忘记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心怡就是这样的情况,如果老公陈斌也能经常给予一点安慰,纵使是隔靴搔

痒,她也绝不会像现在这样饥渴。然而正是由於这点,让心怡再也无法自拔……

一天,心怡给刘元彙报工作,等到公事全都谈完了,刘元说:「好了,没什

么事的话你可以出去了。」

心怡收拾一下手中的档,刚站起来,却又呆呆地站在那里,久久没有动作。

刘元也不吭声,不时地瞄她一眼,心怡白嫩的皮肤上开始渗出汗滴,她很紧

张,却又不知道要怎么说、要说什么。

「刘元,我……」心怡有些犹豫,不知道是不是能把心里话都说出来。

刘元停下敲击的键盘,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她,嘴角微微上扬说:「在公司你

还是叫我刘总会比较合适。」

「刘总,我……我想……」心怡双手紧紧地扣住手里的档,她感觉到自己的

蜜穴里已经开始向外渗出液体,可越是心底最深的欲望,就越是难以宣之於口。

她缓缓地坐下说:「今晚有时间吗?一起吃个饭吧!」佯作镇定地邀请,像

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也什么都不会发生一般,然而她的内心却在狂热地呼喊着

:「刘元,我要你……」

刘元笑了笑,只说了一句好的,就再也没有说更多的话了。场面有些尴尬,

於是心怡就先离开了办公室。

外面似乎凉爽许多,心怡此刻心情甚好,想到晚上要跟刘元吃饭,心里不禁

会浮想联翩,他今晚会怎样对自己呢?今天穿得是不是够性感呢?发型会不会太

普通了?万一他不喜欢怎么办?心怡脑中有千万个问题,却从来没有一个问题是

问自己为什么要邀请他共进晚餐。

她知道自己需要刘元,没有强迫没有感情,仅仅是因为自己的身体需要他。

与其说是需要他,倒不如说是需要他粗壮的大鸡巴狠狠地插入到自己的蜜穴

中;与其说是需要他,倒不如说是需要他强壮的身体紧紧地压着自己的身体不停

地耸动;与其说是需要他,倒不如说是需要他淫荡的言语来一次次打开自己内心

的大门……

或许,自己只是需要一个男人,一根大鸡巴,仅此而已。那个人是不是刘元

,或许根本不重要,但她只体会过两个男人带来的好,一个温柔体贴,一个粗鲁

直接,如果真要心怡在这两个男人中间选一个,想必她会面临到史上最难的抉择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於感情和身体背道而驰。

心怡回到位子上得意地哼着歌曲,就连王经理都说:「怎么心怡从刘总办公

室出来以后这么开心」,她也不恼也不介意,任由旁人说去,自己赶紧把工作处

理完,准备晚上早点去跟刘元幽会。

这时手机响起,是陈斌打来的,心怡突然想到自己跟刘元约了晚饭还没给小

斌说一声不回去吃饭呢,正好他打来就一起说了吧!

「心怡,现在方便说话吗?」陈斌一如既往深沉的男音从电话里传来。

「嗯…没问题,我正准备找你呢,不过你先说吧?」心怡欢快地回答。

「哦,没什么事,就是刚才刘元给我说你邀请他晚上来我们家吃饭,我想问

问晚上是你去买菜还是我去买菜啊?」

心怡心里响了一计闷雷,轰隆一声让她有些崩溃。她的脑子飞快地转动,出

现了各种各样的可能性,但每一种,都是她不愿看到的。

可能一,刘元希望跟自己回到从前的关系,因此借由去自己家吃饭来避免尴

尬,同时让小斌在场,这样大家都不会做出越轨的事情。这种可能无疑是最完美

的,可她就是心里开心不起来,如果以后再不能跟刘元翻云覆雨,心怡真不知道

自己会不会开心。如果以后再没有那种快感和高潮了,自己的身体可是一百个不

愿意。

可能二,刘元只是一直在调戏自己,今晚也是希望放长线钓大鱼,故意折磨

自己。因为小斌在场自己只能忍住自己的欲望,刘元却乐在其中。这种可能必然

是心怡比较期待的结果,可她真的感觉到自己已经再也忍不下去了,如果自己还

可以尽量克制自己欲望或是自己解决的话,恐怕就不会有办公室的那段对话。

可能三,要是刘元故意想跟小斌捅破那层窗户纸的话,那可是天大的悲剧。

小斌肯定不能接受自己跟刘元的关系,说不定还会跟自己离婚,心怡有些不敢想

像下去……

脑子里开着小差,只听见电话里传来陈斌的声音,「喂喂,心怡你能听见我

说话吗?喂?」

「啊,刚才信号不好,你去买吧!你想吃什么就去买什么,我跟刘元下了班

一起回来。」心怡说完之后突然有些脸红,听上去倒像是让小斌做好饭等自己跟

刘元夫妻双双把家还一样。

「好,没问题,今天正好是周五,那我就随便买了,老婆大人可要好好发挥

厨艺哦。」陈斌说完就乐呵呵地挂了电话,心怡却久久不能平静,她对刘元的举

动真是有着一万个问号,不知道他到底想要什么。

心怡既不问起,刘元也不点破,陈斌自是乐呵呵地陪老友谈天说地,更是不

问为啥会邀请刘元来自己家吃饭。觥筹交错间,三人都喝得有些多了,心怡都感

觉有些天旋地转的了,生怕自己等会儿会不省人事,於是摆摆手说自己再不能喝

了,就先去洗澡了。

陈斌虽酒量远差刘元,却怕就此撂杯会太损面子,回头又被刘元当成笑柄拿

来跟同学们说,又是两杯红酒灌下肚,实在晕得很,就跟刘元说自己先回屋躺一

会儿,让他自便。

这刘元也不是外人,陈斌家早已来了多次,一边听着音乐,一边品着最后的

红酒,也不着急,就是不主动离开。

陈斌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想要眯一会儿却久久不能睡着,睁开眼看见天花板

还在不停地旋转,他忽然想到此刻只剩心怡跟刘元两个人在外面,又是酒后,没

准发生点什么可千万不要错过了,因此就更睡不着了,

过了好一会儿,心怡洗澡出来了。穿着白色丝质睡衣,若隐若现的胴体,头

发湿漉漉地搭在肩上,满脸通红,白花花的两条大腿露在外面,足以让每个男人

看了都想入非非,恨不得立刻将她按在身下肏之而后快。

心怡看了看面色发红的刘元问:「小斌呢?」

刘元一手晃着手中的红酒说:「他进屋睡了,醉的不轻。」说完仰头将最后

的小半杯红酒一饮而尽,玩味地看着心怡。

此刻心怡本就因为热水澡而加快的心跳越发地快了,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

,若是不叫刘元走吧!显得自己好像特别希望他留下,若是叫他走吧!万一他真

走了那不又是空等一夜吗?心怡的内心纠结着,一时半会儿想不到该怎么接下去

他的话,杵在客厅没有动作。

这是刘元站了起来,二话不说,吻上了她的唇……

他的口里带着酒气,虽然有些苦,可为什么那么好吃……

他的身上还有香水的气味,为什么他的味道那么好闻……

他的舌头好热好滑,有点粗糙的感觉,可就是这条粗糙的舌头,曾一次次把

自己送上巅峰……

他的手揉着自己的胸,他的手好烫,自己却感觉受用得很,自己难道不是想

这一天想了很久了吗?

要不要反抗?若是不反抗,显得自己是个人尽可夫的贱人,奸夫淫妇不就是

这么来的吗?可是如果反抗,如果反抗的话他要是停了下来那该怎么办?

心怡的心里在一瞬间冒出来无数个想法,这么多想法在她的心里不停地转着

圈,却终究没有做出什么实质性反抗的举动。

这时,她把手放到刘元胸前,轻轻地推了推他的胸肌,可她哪里推得动,刘

元更是借着酒劲不停地将舌头探入她的口中,一边品尝她的香舌,一边将自己的

唾液大口大口送入她的口中,他知道心怡已经快要爆发了,这时随便一个男人只

要稍稍做出一点举动,心怡会立马崩溃。自己这么久的耐心,他可不想便宜了别

人。

更何况,要是小斌哪天没忍住把心怡上了的话,那她不是又对小斌死心塌地

了吗?

所以,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是自己收网的时候,那只匍匐在草丛伸处的雄

狮,今天终於要大步跃出,本想猎物,将她就地正法了。这一刻他已等待了太久

,但她又何尝不是呢?

刘元一手揉搓着她的奶子,大把大把地捏着那团不知多少男人想要舔弄的肿

胀,两个手指拨弄着她的乳头,另一只手一把掀开她的丝质睡衣,钻入她的胯间

。雄性的侵入让她一下子握住了他粗壮的手臂,可他的手指早就触碰到了蜜穴口

,一点点地刮着她的阴唇,心怡一阵阵地发抖起来……

若不是自己的小嘴被刘元的舌头堵住,她早就忍不住叫了出来,这时刘元放

开她的唇,在她私处的手暗暗加速,一边在她耳边轻轻地说:「放开手,不然我

就停下来了。」

心怡犹豫了一下,轻轻地垂下了本来拉着他手臂的手。

刘元在她耳边呼着气,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音量说,要是想要就抱着我

,我会让你更爽的。说完不等她反应,一口舔在她的耳朵上,顺着耳廓一圈一圈

地舔弄着,心怡像是触电般地全身颤抖起来,嘴里呻吟了出来。另一方面,早就

把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眼睛也早就闭了起来。

「唔……啊!啊……」

「喜欢么?」刘元在她耳边说。

「唔……」

「喜欢么?不回答我就停下了噢。」说完做出要停下的样子,吓得心怡赶紧

点了点头。

「说出来。」

「嗯…喜欢……」说完心怡低下了头,下巴陷进了他的胸膛。

乾柴遇烈火,久旱逢甘霖。什么世俗什么道德,什么婚姻什么老公,心怡早

就通通抛到了脑后,如今她只想好好让刘元满足自己,不论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

,她知道自己需要面前这个男人,因为这个男人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她知道这个男人瞭解自己不为人知的一面,甚至老公都不知道的那面。

她知道这个男人有自己朝思暮想的阳物,要是插进去能让自己爽得飞起来。

她知道要是今晚不牢牢地抱紧他,自己将会怎样痛苦地过一夜。

然而她没有发现的是,自己的心态在一点一点地发生着变化。从一开始的被

迫,抗拒,欲拒还迎,感觉到刺激,期待,和欲罢不能……

餐桌上杯盘狼藉,地上女人的睡裙内裤,男人的衬衫黑袜内裤杂乱地铺满地

板,皮质沙发一次次地被挤压深陷,每一次深陷心怡都发出低低的叫声,那种声

音越来越大,她已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叫声,就像控制不住下体的电流一阵阵

传来,像要把自己电晕一般。

刘元粗黑的鸡巴深深地贯穿她的身体,硕大的龟头冠状沟随着有规律的抽干

一下下的刮擦着心怡的阴道内壁,每每抽出后,她身体深处刚刚才被顶开的嫩肉

崩塌闭拢,嫩肉彼此摩擦其痒无比,而大鸡巴的每次侵入,硬生生地分开两侧的

嫩肉,粗大的龟头直顶到子宫口,等到再往外抽时,刚脱离子宫口束缚的龟头像

刷子一样刮着她的阴道。

像是过电一般,心怡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下体汩汩向外渗出淫水,就像她根

本无法控制自己的双腿早就不知什么时候紧紧夹住刘元的公狗腰,就像她根本无

法控制自己脸上露出淫荡的表情,就像她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叫声早就类似於嘶

喊。

心怡想着小斌喝了酒早就烂醉如泥,才完全放开了自己,而另一方面却是因

为这快感来得太强烈也太久远,让她完全无法思考,更不能控制自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爽不爽?」刘元一边喘着粗气一边问着。

「啊!啊!啊……爽啊!啊!啊!啊!啊……」

「你个骚屄,是不是早就想被我肏了?」

「啊!啊,是啊!啊!啊……喔,太深了啊!啊!啊……」

「以后还要不要我肏?说!」刘元的下体加速耸动着。

「要,啊!啊,要……啊!啊!啊,我死了…死了……」

刘元感觉到心怡的下体一阵深吸,好像要把自己的肉棒完全吸进去一样,暗

自定了定神,生怕一个不小心射了出去。

「啊!啊!啊刘元老公,肏我,我死了…死了……」

好一个刘元老公!

在自己家里,淩晨时分,老公还在隔壁的卧房睡着,自己却被另一个男人带

上了高潮。更过分的是,自己还主动叫他老公!

这个在自己身上驰骋的男人,他的肉棒粗黑茁壮,像是一条黑蛇一样。可就

是这根肉棒,贯穿了自己最隐秘的区域,甚至没有戴上避孕套。心怡知道今天是

自己的危险期,可面对这个男人,好像为他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或者说,只要

这个男人能让自己一次次地攀上巅峰,她愿意为他付出……

女人就是这样一种动物,面对自己喜欢的人,喜欢的雄性,会想方设法地讨

好他。讨好他最好的方式,便是让他爽到不能自已。

雄性和雌性的交配,最爽的便是把种子洒向肥沃的土地,把自己的精液射在

对方的子宫。不论是否会开花结果,但起码射出的那一刻,心里是一种由衷的满

足。更何况这是别的雄性的领地?!因为雄性的征服欲,没有一个男人可能拒绝

这种快感。

刘元还在心怡的身上辛勤地耕耘着,他知道今晚以后,心怡将死心塌地地属

於自己。她的心或许还在小斌那里,但身体,已经向自己臣服。刘元挺动着下体

加快速度在心怡身上抽插着,她的奶子上嘴里脸上耳朵上早已佈满自己的唾液,

现在只剩下最后一项。

他加速着,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快,然后终於一泻如注,粗黑的肉棒像是大炮

一样将滚烫的精液一发发地射入心怡体内,一下,一下,又一下。整整十六下!

心怡早就被烫的泄了身子,翻着白眼,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还不忘夹着刘

元的腰。

刘元好容易把存了大半个月的炮弹发射完毕,不经意地瞟了瞟陈斌的卧室,

发现原本紧闭的房门不知什么时候起打开了一个小缝,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 * *         * * *         * * *

各位读者,我先给大家道个歉。因为工作繁忙,这篇更新拖了太长的时间,

其实作者的内心一直很歉疚,但每每提笔却又毫无头绪,也是因为大纲一直定不

下来,所以经常写着写着就忘了之前想过的情节。本章字数并不多,但好歹有肉

,也算是关键情节的转折,原本我想给大家来个两万字大更的,无奈实在抽不出

时间,加之最近工作异常忙碌累得不行(至於为什么会这么累,原因你们懂的)

,这个念头也就随之消失殆尽了。

另一方面,我承认文章写到这个时候很疲惫,当初的热情已经消退,如今只

凭着仅有的一点想要完成这部作品的信念继续下去。如果不是因为大批读者经常

催更,想必本文早就太监了,也绝不会有本章,所以一切的一切,还是要感谢不

离不弃的你们……

推荐阅读

动物园一猴子长着国字脸络腮胡

​近日,浙江绍兴的杨女士逛动物园的时候偶然看到一只猴子长了一张“国字脸”,而它迅速在网上走红,这并不是特效所致。杨女士表示当时看到感觉很可笑,看了一眼就笑喷了,自己就赶紧用手机记录了下来。她还表示这只猴

2022-05-16

上海:6月起全面恢复正常生产生活

​今天(5月16日)上午10:00,上海市政府新闻办公室组织召开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185场新闻发布会。上海市副市长宗明,市卫生健康委主任邬惊雷,市医保局局长夏科家,中国工程院院士、交大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院长宁光

2022-05-16

俄议员:若芬兰加入北约,俄将加强边界军队部署

​俄罗斯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国防和安全委员会主席邦达列夫15日表示,如果芬兰加入北约,俄罗斯将加强边界军队部署。邦达列夫当天在社交媒体发文说,芬兰将向北约提出加入申请的消息在地缘政治方面令人不安。如果芬兰加

2022-05-16

国家卫健委:昨日新增本土140+1019

​5月15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151例。其中境外输入病例11例(福建7例,广东2例,上海1例,云南1例);本土病例140例(上海69例,北京39例,四川14例,河南8例,广东5例,浙江2例,辽宁1

2022-05-16

【珍藏】石榴汁增强性能力

​石榴汁增强性能力在十八、九岁果阵,同女友做爱都是好勇猛,一夜五次,每次半小时以上,做成晚面不改容,皆因年轻力壮,精力强劲,炮火猛烈。在十年后的今天,性能力已不復当年,能一夜两次已很好了。医学杂誌说,二

2022-0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