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奇闻世界网站,我们将带您了解更多奇闻世界!
微信扫码关注
看新鲜资讯

首页 >热门小说

【珍藏】我的男友是中学生18游戏终了与争斗

热门小说 发布日期: 2022-05-16 浏览:

【我的男友是中学生】(18)游戏终了与争斗

我的手中抓着吴韬的火热物体,学着记忆中H 电影里的女生,套弄着火热的

物体,感受着它在我的手中不断的跳动,发颤。我如同找到了一件非常好玩的玩

具,全神贯注的在玩弄着它。因为是第一次,我并没有任何的经验,只是不停的

用手保持着同样的速度和力度在做着重复的动作。我如同在KTV 里唱歌正握着麦

克风一样抓着火热的物体,为了方便手的动作,我的头离火热的物体并不远,随

时都能闻见那不浓重的骚腥的气味。

我用拿着手机的手遮着鼻子,希望这样可以减轻一点那不喜欢的气味,也可

以方便我看清那狰狞的物体在我的手中的表现。一根根青筋和血管被隐藏在皮肤

下面,以神奇的方式围绕着火热的物体。我可以感受到火热物体的炽热和坚硬,

也可以听到上方吴韬不时发出的舒服的声音,粗重的呼吸。吴韬后来告诉过我,

他虽然有过自己打飞机的经历,但是像我今天这样一个女生帮他做这样的事情,

他还是第一次。在我帮他弄了没多久,可能就一分钟左右的时候,他就已经很有

感觉了。但是为了不丢人,他还是极力忍耐着,想要让自己多撑一段时间。

这样帮男孩子做这种事情我也是第一次,除了正常的性爱和用脚以外,我并

没有真正的用过其他的部位去碰触过男生的这个伟岸。而且有过接触的也就只有

小航一人,我只知道一个男生能带给自己多大的快乐,却不知道自己能够给予男

生什么样的享受。想起了动漫里一些女王系的女主在帮男生作这种事情,甚至口

交的情节的时候,会把头发缠在火热物体的上面。我也尝试着做出了这样的行为,

把自己的头发给缠绕在了手中的火热上面,我的头发并不长,只是披肩的长度。

所以这样一来我离他的身体就更近了,浓烈的男性气体冲击着我的嗅觉,无法形

容那究竟是男性荷尔蒙的气味,还是单纯的男生的臭味,虽然很难闻,但是却又

带给我点奇异的感觉。

「呼……呼……」吴韬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紧紧的咬着嘴皮,发出沉重的

呼吸。双手抓着我的手,深怕我一下放开,导致他失去这美妙的快乐。

「哼!真是个色情的小孩……竟然让恩人的未婚妻姐姐帮忙做这样的事情…

…」我有些腹黑的打击着他,戏谑的话语让我格外的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也

许这就是外人所说的抖S 的感觉?明明是很普通,很H 的游戏,却有着莫名的快

感,也难怪会有这么多的人沉沦其中。

在与小航或者丫头欢爱的时候,我从来都没有任何的主动权,明明是有着姐

姐的地位,却只能承担小受般的人妻气。能够把自己姐姐的地位和身份一次性的

展现出来,也就只有在非H 的普通生活中,不过这一次,面对身前的这个小男生,

我不能再任由他随便欺负我了!我要改变一下自己的地位,一定要把主动权抓在

手里!

「小吴韬,把这么腥臭的东西放在女孩子面前,真的不要紧么?」我微微抬

起头玩味的看着他,「要知道,每一个女生都是很圣洁的天使,你就这么想要玷

污她们吗?你这个色情的家伙,哦不,也许用宅男?废柴这样比较适合你。就和

那些动漫里的废柴主角一般,经常被人欺负,经常被人使唤,做这样做那样的废

柴家伙。就这样的废柴家伙,也想要玷污天使般的女生,你是不是太不自量力了?」

奇怪的开关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小时候那经常恶作剧的我又一次出现

在了世人面前,如果有人能够有灵力的话,应该能够看见我头上的两只小尖角,

和背后的黑色小蝠翼,以及那条带着小箭头的尾巴吧。一股高高在上的压迫感压

向了吴韬,不容他反抗,不容他拒绝。

「不……我不是……不是废柴……」吴韬断断续续的狡辩着,但是现在的他

一方面要努力的忍着自己的快感,一方面还被我变化的气质给吓得又开始唯唯诺

诺的了。

「还不是废柴?」我轻哼一声,手中的力度猛然增大了几分,连带着把缠绕

的发丝也拧紧了一些,「不是废柴还天天被人家欺负,而且只会有胆子欺负生病

的柔弱女生的家伙,那可是比废柴还不如!区区的废柴,竟然敢对我做出那样的

事情来!」

「唔……」我和他的地位慢慢的开始扭转,刚刚还在他身下乖乖享受的小猫

咪,转变成为了挥舞着爪子的小狮子,刚刚还在不断欺负我的小色狼,变成了被

戏弄的小兔子。他紧紧的咬着牙齿,脸憋的通红。

「废柴笨蛋,让一个女孩子帮你做这样的事情,你难道不应该觉得惭愧,觉

得羞耻么?」我和小航有过好多次欢爱,从手中的的火热的跳动中,可以感受到

他现在已经处于了发射的边缘,可是我并不想这么简单的放过这个家伙。要从他

身上,把中午,下午,晚上和刚刚所受的所有委屈和耻辱,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应该羞耻的的是灵灵姐吧……」吴韬小声嘟喃了一句,虽然很小声,但是

还是被我听的清清楚楚的。

「什么?」松开手,把手机丢到一边,解开火热上面缠绕的头发,在他惊讶

的眼神中,我把他扑到在了软垫上。变成了他在下,我在上的姿势,假装生气的

冲他比了个龇牙咧嘴的表情,吓得他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就连呼吸都屏住了。

看着吴韬被吓到的样子,一个坏坏的念头在我的脑海中逐渐生成,玩味的笑

容洋溢在我的脸上,「废柴笨蛋韬,我的手是不是弄的你很舒服呀?」

「……」吴韬忙不迭的点着头,他不知道我怎么会有这么丰富的表情,相比

起现在这个可怕的小魔女,还是刚刚那只被他欺负的小猫比较可爱。

「想不想要更加舒服的享受呀?废柴笨蛋韬?」我落坐在他的腹部,直起身

体,感受着火热的物体在我的臀瓣上高高耸立着,用手按着他的身体,轻轻起伏

身体,用臀缝摩擦着那火热的雄伟。恶魔般的魅惑笑容绽放开来,我肆无忌惮的

在他的面前袒露自己的美丽,挑逗性的伸出舌头舔舔嘴唇。此时的我就是魅惑众

生的魔女,正在向外人展露自己的魔性。

「……」吴韬已经完全无法反应的呆滞了,只剩下本能的点着头,两眼不停

的来回扫视着我的身体,感受着自己坚挺上传来温暖湿润的感觉。也许今天可以

做到那一步?

「哼……」冷哼一声,从吴韬的身上站了起来,「你这个色情的变态家伙!

别以为自己掌握了我的把柄,就能对我为所欲为,还不乖乖的把东西交出来?」

我似乎越来越入戏了,站在垫子上,用脚踩着吴韬的胸口,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

样子。可是天知道,我的这副模样到底能有多少杀伤力,而且还是在我这样,把

全身都暴露出来的时候。其实相比起展现自己的威严,现在的我的心中早就羞得

无地自容了,不论是挑逗身下的男孩,还是向他展现自己的所有,都是那么的令

人羞愧的行为。不过……感觉似乎真的很有趣的样子。

「……」吴韬呆了呆,被我莫名其妙的行为所惊吓到,体内的欲火褪去了许

多,「灵……灵灵姐?妳……妳在说什么呀?」

「额……」看到吴韬这么不入戏,完全没有意识和眼力的样子,我也只能感

到无奈,「别管那么多,把衣服都脱了,配合我玩就好了。」我摆摆手,羞愧的

向他表示一下,然后移开脚,移开之前我把两只脚的脚底都在他的衣服上擦了一

下,虽然无法全部都擦干净,但是还是能擦掉许多的沙粒和大部分的脏东西的。

以我和他的现在这个姿势,他刚好能从他的那个角度来看见我湿漉漉的下体和鼓

起的胸部。

「哦。」吴韬不知道我想要玩什么,但他还是乖乖的照做,脱下衣服,整个

人全身赤裸的躺在软地上。第一次看见他的全身,不得不说这个小身子真的很瘦

弱,虽然没到皮包骨头的地步,但是柔弱的身体也是仿佛一阵大风就能吹走似的。

唯一有特点的就是,也许他并不经常运动,躲在屋檐下,所以皮肤似乎比许多女

孩子都还要白。

「……哼……真是个变态的中学生,竟然会在同学的姐姐面前这样赤身裸体。」

我再一次踩到了他的胸口,这一次,脚掌和他的肌肤直接接触,他很明显的发出

了一阵颤抖,脸上也露出非常舒服的喜悦表情,「竟然敢把自己最变态的东西都

暴露出来!」我毫无顾忌的用语言欺负着他,想把同样赤裸的自己给完全的忽视

掉,借由欺负别人来转移自己的羞耻心理。

「真是个无可救药的变态中学生,竟然这样也会感觉到舒服。」我的脚在他

的胸口挪动着,用脚趾在他胸前两边的草莓上来回画着「8 」字,借着房里的微

光,可以看得见吴韬脸上很愉悦的快乐。我也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原来调戏一

个人真的好有意思,邪恶的潘多拉魔盒正悄悄的打开。

看着吴韬在我的脚下泛起舒服的样子,我越来越兴奋了,嘴里说着大胆妄为

的话语,「变态家伙!你居然敢自己爽,我要的东西在哪里?」我用前脚掌踩在

吴韬的下巴上,把他的下巴给踩得向上抬起,为了防止他不入戏,打断我的性质,

我还提醒他,「就是你今天作案的那颗珠子。」

「在……在这里……」吴韬有些难受的说,声音都有些变了,不过似乎他很

享受这样的游戏,并没有阻止我。他抓过一旁的衣物,很快从裤子的口袋里掏出

了一颗玻璃珠递给我,正是我之前还给他的那颗乳白色玻璃珠。

「……哼……流氓……」我抓过珠子,收回了脚,继续用脚在他的身体上踩

碾,声音也慢慢的柔和下来,「今天中午玩弄我的后……嗯……屁……屁眼……

愉快吗?」我虽然很不想说出这样肮脏庸俗的字眼,但是想了想,还是决定用这

样的表达方式可能会更刺激一些。

「愉快……愉快……」吴韬快速的点着头,似乎是回忆起了我当时的表现,

露出了一个满是幸福的笑容。

「色狼!变态!无耻!流氓……」我突然就变了脸色,装着很愤怒的表情,

一下一下的跺着吴韬,每说一个词,我就用脚跺一下,虽然不重,但是也能借此

发泄我的委屈。我几乎用光我所知的所有称呼,用来加在吴韬的身上,甚至有些

词汇还不停的重复了好几遍。

「好疼!好疼!别……别踩了!要死人了啊!」吴韬也大脑开窍般的明白了

我的意思,很是配合的惨叫着,其实他哪有什么痛苦,看那一边惨叫一边嬉笑的

样子就看得出来。看来一个人被欺负的多了,他也就具备了抖M 的潜质了?

「……哼……知道疼了?」我假装发泄够了,重新把整只脚都落在了吴韬的

胸口,按摩般的轻轻画着各种神秘的符号。脚底和肌肤的摩擦痒痒的,暖暖的,

再加上一些没有擦去的细小砂砾,更是使得这样的感觉更加剧了不少。我的脸上

又泛起了魅惑的笑容,「说,以后还敢不敢做这样的事情的?」

「不敢了,不敢了……」吴韬连忙摇头。

「区区的变态……如果再遇见你这样欺负女孩子,我就把你的这里给踢断。」

我把脚移到了吴韬的两腿之间,轻轻的在上面踢了一下。

「啊……」吴韬发出了一个非常舒服的呻吟。

想起这个家伙也是个恋足癖,我又想出新的方式来捉弄他了。故意不去管他

那涨得快炸了的火热物体,把不知道具体有多脏的脚放到了他的面前。「这不是

你最喜欢的脚么?刚刚走过来弄脏了,你还不赶快帮我清理下。」我和他都知道,

刚刚从那边跑过来,赤着脚的我肯定踩到了一些东西,但平时这里每天都有专人

打扫,而且再加上许多禁止条例摆在那里,也不会有什么太脏的东西在地上,这

么跑过来,最多也就是多了一些泥土,砂砾什么的,但是在我看来这样已经很脏

了。虽然是我先要求吴韬做这样的事情,但是我才提出来,马上就后悔了,这样

会不会太作践这个孩子了?

可是吴韬毫不在意,飞快的捧起我的脚,就津津有味的舔了起来,舔过每一

片肌肤,每一个角落,把脚趾之间的缝隙也好好的清理了几遍。他一次次的把满

是砂砾和尘土的唾液吐在旁边,然后继续舔弄,那样认真的样子,令我都看呆了。

「你……你……这……不是……那个……不要……不要舔……太脏了……哈

哈……哈哈……好痒……好痒……」我大笑着语无伦次的说出自己想要说的话,

让一个男生帮自己清理脏了的脚,这样的事情,真是太奇怪了。之前他虽然也舔

过我的脚,甚至还含到了口中,但那个时候并不脏啊,不像现在,沾满了泥土和

砂砾。不过不管怎么说,脚底传来的痒意和莫名的快感如同电流般在身体里流窜

着。

「就是因为脏,所以才要清理啊,灵灵姐的脚最可爱了,不能就这么脏兮兮

的放着不管吧。」吴韬捧着我的脚,把目光都集中到了上面,一点都没有抬起头

的样子,感觉比起我赤裸的全身,他更喜欢我的那双脚。「不过这样帮灵灵姐清

洁,灵灵姐不要嫌弃就好了。」他的手指在脚上不断的按捏着,似乎在寻找着那

些传说中的穴位。每当按捏到一些位置,让我发出美妙的呻吟,或有强烈的感触

的时候,就会多按弄几下,如果不是扶着那高高垒砌的软垫,我恐怕早就已经摔

倒了。不过即便是这样,那条支撑站立的腿也在不停的打着颤,似乎随时都有可

能瘫软下去。

除了按捏脚上的穴位,吴韬还翻来覆去的在脚上舔舐,尤其是脚底和脚趾之

间的缝隙,不时的在上面滴落一些唾液,然后涂抹在上面,用衣服用力擦拭。仿

佛一定要把我的脚变成漂漂亮亮,洁白无暇的工艺品。不过我们都知道这是不可

能的,所以吴韬在觉得差不多了以后,就又开始了像之前那样,把脚趾一根根的

放入了口中吮吸。各种各样的刺激和快感,让我不断的发出小猫般的呻吟,在这

狭小黑暗的房间里,是那么的动听,那么的悦耳动人。大量的液体不断的顺着大

腿流下,或者直接就滴落在软垫上。我从未发现原来被人玩弄脚,也会有这种逐

渐要达到高潮的快感,也许这就是那么多人都喜欢去做什么脚底按摩的原因?

「变……变态嗯……就…呼…就……嗯……就喜欢……喜欢玩人家的脚……」

我红着脸,扶着一旁高高摞起的软底,努力的站稳身体,口中继续吐出羞辱的话

来,我不要这么简单的就把主控权给交过去,我可是一个成年人了!难道还对付

不了一个小孩子么?「真是……变态……呼……变态的……家伙……嗯嗯……竟

然连这么脏…呼…嗯…嗯……脏的脚都不放过……」

「灵灵姐,可以做妳的弟弟吗?」吴韬突然抬起头,对我提出了一个匪夷所

思的要求,「至少今天晚上,只要今天晚上,让我做妳的弟弟吧,我一直想要一

个美丽的姐姐……」他非常期待的看着我,眼中似乎闪着一颗颗的小星星。

「……」吴韬的话令我有些晃神,这又是要闹什么?弟弟?我怎么可能会有

你这么一个弟弟啊?不过看着他那期待的眼神,我又狠不下拒绝他,「哼……哼

……」我不断的喘息着,平复刚刚的刺激快感,「我的……弟弟…呼…呼……你

……你是不……是不是在做梦?」我的话像无形的铁锤一样击碎了他的期望,正

当他满脸失望和羞愧的低下头的时候,我又接着说道:「呼……你这样……这样

的一个变态弟弟,要我……呼……要我怎样……在……在别人面前承认啊?我都

……呼呼……告诉你很多次了,不要在外面说你是我的弟弟啊!那样我这个做姐

姐的会非常丢脸的!呼呼……」

我几乎憋着是一口气说完最后的那句完整的话的,别看我说的很是伤人,但

是我知道吴韬能够理解我的意思。果然,他重新抬起的脸上,流露出开心的笑容,

「对……对不起……姐姐……我……我错了……」

「哼……真是……变态的弟弟。」我红着脸,故意别过脸去,只是用眼角偷

偷看向他,「怎么教……也教不乖!还有……还有这只脚呢?怎么不继续了?」

要做就要做到底,我决定把抖S 给走到底了,而且不得不说他的按摩和玩弄,的

确让我非常的满意,非常的舒服。

从他的手中抽回了湿漉漉的脚用来支撑,替代的则是把另一只脚抬了起来,

湿漉漉的脚踩在软垫上,有一种沾着油滑溜溜的感觉,似乎随时都会滑到一般。

吴韬捧着我的另外一只脚,认真的做起了清理,和刚刚一样,又是舔,又是滴落

口水用衣服擦,不用看也知道他的那件衣服绝对是惨兮兮的,不过还好他用的是

穿在里面的黑色T 恤,到时只要套上外套,就不会被人看出,即便被人发现,也

最多只会以为他又遭受了欺负。

这一次,他的舌头才刚刚碰触到我的脚,我就已经完全的瘫软下来,一屁股

坐到了软垫上。那一股股的电流已经令我无法支撑住自己的身体,只能这样瘫软

的坐着。吴韬为了报复我刚刚对他的羞辱,在经过我的点头同意后,把我手里的

那颗玻璃珠拿了回去,又在我的蜜穴口滚了一下,沾染上大量的蜜液,然后在我

的注视下,把它放入了我的后庭里,并深深的捅了进去。中午那种体内有着异样

的物体的感觉再次出现,不过现在并没有中午的那么难受,相反还令我感到一种

怪异的有趣。

吴韬让我一边努力的自己挤出体内玻璃珠的同时,一边继续的清理着我剩下

的那只脚。他把我的一只脚大大的拉开来,并让我躺在软垫上,以方便他自己能

够看清我的羞怯的下体和后庭。在多重的刺激下,我已经只能乖乖的配合着不停

的笑声,鸣叫出动听的声乐,扭动着柔软的身体,一步步的迈向高潮……

把两只脚都清理完毕,我又一次的达到了高潮。不得不说,女孩子的身体真

的要比男孩子的敏感太多了,除非某些无能的男生,不然在同样的时间里,女生

可以来几次高潮。而男生却只出来一次,这实在是太犯规了!我软趴趴的躺在软

垫上,连一根手指也不想动了。闭着眼睛享受着高潮的余韵,完全忘记了一开始

自己明明是想要欺负吴韬的,帮他弄出来的,怎么转过来反而自己又被他给玩坏

了。

吴韬如同服侍公主的侍从一般,恭恭敬敬的把他的鞋子穿在了我的脚上。他

出来的时候虽然换了鞋子,但是为了怕自己的鞋子被丢掉,所以一直都带着自己

的那双室内鞋。在以前,就因为他自己保管不好,去上厕所的时候把鞋子留在了

门口,结果就被班上经常欺负他的男生们把他的鞋子给丢了。一连两三次后,吴

韬无论去做什么,只要离开了计算机教室,就会顺手把自己的鞋子也带走。

刚刚和他的裤子一起被抱着拿了过来,现在正好拿来借给我穿一下。吴韬的

脚比我大不了多少,他都帮我做了那么多事情了,我也不嫌弃他的鞋子,就那么

凑合的让他套在了脚上。而且吴韬在帮我穿鞋子的时候,一再的保证,他的鞋子

有好好的清洗过,并且他没有脚气那些怪病。虽然刚刚穿过,但没有脚气的他,

鞋子里绝对不会有什么气味什么的。我当然不可能变态的把鞋子拿起来闻,不过

还是选择相信他的话。于是,全身上下赤裸,只穿着一双室内鞋的我就这么躺在

了吴韬的面前。

至于穿上吴韬的室内鞋,还是为了满足他的变态需要,为此,我再一次的震

惊于吴韬对室内鞋的变态的热爱!在吴韬的要求下,他坐在我的对面,拿起躺着

的我那穿着鞋子的脚直接踏在他的火热坚挺上,把他的火热坚挺给踏得贴在腹部。

为了怕弄痛他,再加上我本身也没什么力气,所以我主要还是配合他的动作,并

没有过多的使用力。看着他那又爽又开心的样子,就仿佛当做正在被女王调教的

抖M ,我不由得又再次说出了羞辱的话语,「变态弟弟……被这么踩着,也会感

到舒服吗?」

「是……是的姐姐……」吴韬点着头,满脸享受的愉悦,手上的动作不停,

用他火热的坚挺在室内鞋上侧面,鞋面,不断的摩擦。这虽然是他的鞋子,但是

此时,鞋子正穿在我的脚上,而且因为刚刚的行为,我的脚上还沾着他的唾液。

不过吴韬可不会在意这些,能够像现在这样用火热的坚挺碰触穿着室内鞋的女孩

子的脚,就是他最大的愿望了。

「……变态!真是……变态啊!真不知道……以后你的女朋友……该怎么办

呢,有这么……一个……变态的弟弟,做姐姐的……真为你感到担忧。」女孩子

的回复能力还是不错的,休息了一会,我至少又有了说话的力气。虽然还有些断

断续续的不连贯,但是已经可以非常清晰的说出话语了,稍稍用力的压了压脚掌,

把他的火热坚挺踏在脚下,还学着他踩我脚的样子,碾了碾。

「啊……好爽啊……」和女孩子的呻吟不同,女孩子的呻吟会让人感觉色色

的很像要欺负她的感觉,可男生的呻吟不论我听几次都会有一种想笑的感觉,尤

其是像吴韬这样又变态,又猥琐的声音。那是一种腐女经常看的同志电影里经常

冒出的声音,被同性欺负的声音,每一次都令我很想笑出来。

含着笑,我双臂在后背撑着软垫,努力的把自己的身体撑起来,这样就不要

酸着脖子看他了,「变态弟弟……姐姐的身体……不好看吗?」

「好看啊,姐姐的身体最美丽了!」吴韬张嘴就丢出了个赞美的话,看来为

了满足自己的愿望,他连这种肉麻的话都随口而来了。

「好看?好看你怎么还……还一天盯着我的脚?」我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

微微加大了脚下的力度。

「……啊……」本想着是挑逗的动作却又令他发出了一声更大的呻吟,这小

男生难道真有抖M的体质?我有点汗颜的想到。用力的在他的火热上碾了几下,

又在火热下面的肉袋上用脚尖轻挑几下,看着他又痛又舒服的样子,我不由得想

到,以后是不是可以用点别的花样来欺负下这个小男生呢?或者以后去和小航试

试也不错……

「灵灵姐!灵灵姐!我……我忍不住了!」就在我幻想着学习H 小说里和电

影里的那些情节来欺负吴韬的时候,吴韬突然吼了一声,双手抓着我的脚,用他

的火热在室内鞋的表面上用力的摩擦几次,然后把室内鞋鞋面上的那根布带给拉

起,把火热的坚挺插入进去,贴着我的脚背,用细细的布带箍着坚挺,用力的抽

动着。然后就在我的脚上喷射出了大量白色的液体。滚烫的液体不断的被喷到我

的肌肤上,然后顺着地心引力向下滑去滑入室内鞋里,或者落在地上。

看着那一股股的白色液体喷射在自己的脚上,感受那炽烫的液体顺着肌肤滑

过,这是一种无法言语的心情,有些小兴奋,也有点小激动,还有点小刺激。让

一个男生在自己的欺负下射出来,尤其是射在了自己的脚上,这样的感觉真的是

太棒了!

回想起来,真是很难想象一个小处男竟然会有这么长时间的持久力,而且现

在射出来的也是这么多的量,要是在我的体内的话……我微微幻想了下,但很快

反应了过来,全身打了个寒颤,不行不行,绝对不能进来!无论如何也不能进来,

无论是心底的理智,还是道德以及对小航的爱,都不允许我继续再去幻想那样的

事情……

直到吴韬的火热软塌塌的变成一只小虫子,我才把他手中握着的脚收回来,

小心翼翼的把那条小虫子从鞋子上弄出去。此时的脚上和脚踝,鞋子上到处沾满

了白色的液体。刚刚还没觉得,但是现在,这种滑腻腻,黏糊糊的感觉却令人很

不舒服,想擦,但是这么多的量很难擦的干净吧,唯一的办法就是去找个地方冲

洗下比较好。抬头看了看吴韬气喘如牛的坐在垫子上,两腿大张,身体后仰,把

双手撑在身后,脸上满是幸福和满足的表情,我不由得想到,这个男生出来一次

真有这么累么?

缓缓的凑起身体,爬过去,在吴韬的两腿中间,低头看着他下方的小虫子,

用手指捻起来抖了两下。「啊哦……」吴韬再次发出了又舒服又痛苦的声音,

「灵……灵灵姐,不要……」他才刚刚结束一次剧烈的射精,软趴趴的小虫子此

时正是最敏感状态,轻轻碰触的话还会舒服点,但像我这样抖来抖去的话,想必

应该很难受吧。不过在我的抖动之下,一些还存留在里面的白色液体,又从小虫

子顶端的小口里分泌出来了一点。

男生的这个东西真的很神奇,平时的时候,就这么软趴趴的小虫子一样,可

关键时候又能如同火热坚挺的棍棒,实在难以想象这么神奇的东西是怎么出现在

男生的身上的。不过话又说回来,就看吴韬这样一次就累成这样,即便是小航每

次出来,也要等上一小会或一段时间才会又有反应。那些网络上所说的一夜七次,

究竟厉害到了什么样的地步?而且那些自己撸管一撸就是十几、几十个小时,最

后把自己的生命都葬送男生,到底有没有那样厉害啊?我深感怀疑……

脑子里想着各种各样奇怪的问题,手指不受控制的顺着小虫子的身体向上前

进,在顶端的小口处把那点白色的液体刮在一根手指的指尖上,放到眼前好奇的

看了看,又用鼻子嗅了嗅。然后在吴韬惊讶的注视中,鬼使神差的把那节指尖吮

入嘴里,嗯,经过检验,貌似男生的这个东西也不是什么好吃的东西嘛。为什么

那些女的都喜欢吃呢?除了淡淡的腥气,就只有黏黏的,滑腻的感觉,要硬说上

来的话,和生鸡蛋可能差不多吧。虽然不是很喜欢,但是也没有很讨厌的感觉。

不过小航的不知道怎么样?会不会好吃点呢?会不会……

喵了个咪的!我刚刚在做什么啊!我一下从失神状态中清醒过来,猛的把手

指从嘴里拔出,然后转头就是一阵反胃的呕吐感!我怎么做了这样的事情!竟然

……竟然把一个男生的那个给弄到嘴里去了!而且……而且还不是小航的!我在

旁边干呕了几下,没有吐出什么来,只吐掉了几口口水。

「灵灵姐,妳没事吧?」看见我的反应,吴韬顾不上多想,马上凑了过来,

在我赤裸的背上轻拍几下。

「没……没事……」我用手背擦了擦嘴角,强忍下心中的不适,转过身对着

吴韬,「刚刚那个,一定要忘记!」虽然我没有具体的说明是哪个,但是吴韬还

是会意的点着头。见他表示的这样,我也不怀疑他会把这事到处宣扬,毕竟都做

到这个地步了,再后悔也没用了……

在离放学还有二十多分钟的时候,我和吴韬才偷偷摸摸的从保管室里离开,

体内的那颗珠子也费了老大劲才弄出来,羞得我又狠狠的打了吴韬几下,珠子也

被他回去当做收藏了,不知道他那个大变态会拿这颗从那里拿出来的珠子去做什

么,想想都觉得无法接受。我虽然要他马上扔掉,但是他却就那样收进了裤包里。

他的第三个指令也很快给出来了,他要帮我洗脚。因为要冲洗脚上的白浊液体,

又怕沾在裤子上被人发现,所以就半裸着下身就在球场边找了个水管,让吴韬帮

忙冲洗了下。至于软垫上的那些各种液体,那就留给别人去猜吧。

球场边有两排水管,是给学生们运动完后,用来洗手,或者洗个脸什么的,

也正好可以用来洗脚。再说,反正之前都已经被看光光了,半裸个下身也就没什

么值得顾忌的了,任由吴韬帮忙冲洗干净脚和小腿,当然避免不了又被他好好的

把玩了一会,然后才让我穿上裤子,并在之前的地方换回了原本的鞋子。在换鞋

子的时候,我又想起了那个抢走我内裤的混蛋,心底不停的咒骂他买方便面没调

料包,买牛奶都是过期货,吃包子里面有半只小强。

一路上躲过了几波「110 」的巡逻侦查,避过了几个前往厕所的学生,最后

安全的抵达了科技楼。现在距离放学还有几分钟了,楼上已经传来了学生们的喧

嚣,按照以往的经验,学生们只要做完了测试题,就可以提前放学了。所幸我和

吴韬玩了半个晚自习,但还是在放学前回到了教室,否则到放学的时候,可能小

航和丫头就要满世界的找我了。这个时候,我的体力已经恢复了好多了。至少正

常看上去已经没什么大不了的,脚上穿着一开始的那双运动鞋,袜子已经送给了

吴韬做纪念。

由于我为了防止自己的鞋子或者衣物等物品与别人的弄错,我都会在不起眼

的地方弄上自己的「灵」字,而且是有些特点的「灵」字,火字的两点,我一般

都会横着写,而且比较长,如果不是特别注意的话,会看成是一个「大」字,而

不是一个「火」字。这也是为什么那个讨厌的姓叶的家伙能够马上认出我的鞋子

的原因,这是我从小学起就养成的一个习惯了。所以为了避免让小航或丫头发现,

我千叮咛万嘱咐的让吴韬把我的袜子给好好藏,不要给小航或者丫头发现了。因

为那双袜子的「灵」字——似乎我弄的有点大,非常清晰。

原以为楼上传来的喧嚣只是学生们庆祝放学的欢闹,可是当我们上了楼梯后,

才发现,上面的声音相比起欢闹来说,用吵架似乎更为确切,我和吴韬相互对视

了一眼,飞快的跑上楼去。我和吴韬站在计算机室那层楼的楼梯下,从上面楼梯

口到计算机室门口的走廊上,已经被人堵得严严实实的了。小航他们5 班和吴韬

他们6 班的学生正分成两拨正在对骂,双方的男生女生都摩拳擦掌,很有一言不

合,就挥手相向的感觉。5 班带头的正是小航和吴琦等人,6 班带头的却是他们

的班长,一个女生——梦婉鑫和她的党羽,双方的争吵似乎是围绕着小洛洛和梦

婉鑫两人展开的。

小航他们的班长小洛洛被众多同学保护在人群中,想要阻止同学们的行为,

可是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和柔弱的声音,反而更让人觉得一定要帮她讨个公道。

相比之下,6 班的班长梦婉鑫则站在6 班所有学生的最前面,带着一党手下,隔

着人群大声侮辱着小洛洛。各种难听的脏话不断的从她的口中说出,大部分是正

对着小洛洛,有些则把5 班的其他学生也搭了进去。这两个班的学生一直很不对

付,5 班是太子公主班,班里的学生基本父母都是有钱或者有背景的;6 班的学

生基本则是调皮捣蛋的居多;所以一直都看对方很不顺眼。再加上梦婉鑫从小就

一直很敌视小洛洛,两人虽然是一起长大,但是却不知道怎么的,梦婉鑫总是欺

负她,不过想到两人的性格,恐怕也有一定的关系在里面。

当然,以小洛洛那种安然处世,对待任何人都一视同仁,和气近人的性格,

绝对不会是惹事的那个。小洛洛的家庭条件很好,不过因为长辈们教育的不错,

所以不会有什么恶习。相反还有些柔弱的林妹妹的感觉,深得男生们喜欢。尤其

是吴琦小子,以前就在和我聊天的时候透露过他喜欢小洛洛了。

相比较之下,仗着有对好父母,总不把人放在眼里的6 班班长梦婉鑫则是对

自己以外的任何人都区别对待,恶言相向,凡是有点不满意的地方,各种辱骂,

侮辱,那是少不了的。就连她自己的姐姐,梦婉清也是她的欺负对象。因为是家

里的小女儿,父母非常宠爱她,所有的爱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即便是她的姐姐,

在她们的父母面前,也没有任何的办法。无论对错,她们的父母宁愿相信已经被

宠坏的妹妹,也不愿相信懂事的姐姐。

梦婉鑫的恶名在学校里是昭然皆知,即便教师们都不情愿和她发生任何交集,

否则处分什么的还是小事,丢了饭碗,那可就冤了。而学生们则是大多没有她那

样的父母,有的也不愿意和那种疯女人来往,以免自己被弄的里外不是人。以前

就有过一个女生因为看不惯梦婉鑫的作为,仗着家里父母的背景狠狠教训了一下

梦婉鑫,谁知道没过几天,那个女生就因为意外受伤住院了。而且还有各种证据

表明,受伤完全那个女生自己的原因,和梦婉鑫完全没有任何关系。可是谁都知

道那个女生在出意外的前一天,梦婉鑫当着许多人的面诅咒了她,然后没过两天,

那个女生果真出事了,而且是验证了梦婉鑫诅咒的内容,要说这件事和梦婉鑫没

关系,真是傻子都不信。

受伤的女生的父母也意识到了梦婉鑫的所作所为,但是却因为拿不出证据,

再加上梦婉鑫父母的各种道歉和赔付,以及别的大人物的劝解,没有对梦婉鑫出

手,不过梦婉鑫的恶名,也就这么留下了。此时,整个学校里,要说有什么人不

在乎梦婉鑫的恶名的,恐怕也只有5 班的小航等父母有实力的学生了。

几个计算机老师算是现在最没有威严的人了,平时主要面对计算机的他们,

此时已经发挥出了超凡的勇气,面对气势汹汹的两大波学生,他们能做到至今没

让双方打起来,已经很不错了。作为半个宅男的教师们,瘦胳膊细腿的他们,可

不同于身强力壮的体育老师,别说制止打架,哪怕真打起来,我还要为他们感到

担忧呢。况且即便是体育老师来了,他们也恐怕不敢对有梦婉鑫领导的6 班捣乱

分子们有什么行动,最多也就是阻止双方不在校内起冲突罢了,至于校外,反正

都除了学校,那和学校没有任何关系。

「陈洛儿,妳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别以为有这么多的小白脸保护妳,我就不

敢对妳怎么样了,我告诉妳,总有一天,我要让妳像小狗一样匍匐在我的面前,

舔我的鞋子!」当着所有人的面,梦婉鑫向小洛洛说出了非常侮辱性的话语。

「梦婉鑫,妳个疯女人,给我闭嘴,别人怕妳,我可不怕,再说下去,即便

妳是女生,我也要打妳了。」小航的表情很不好看,双手握拳,随时都有可能冲

上去。小洛洛可是他一直从小到大的青梅竹马,虽然他和小洛洛没有恋爱关系,

但是也不【珍藏】我的男友是中学生18游戏终了与争斗会就这么看着别人欺负自己的青梅竹马。

梦婉鑫仿佛听到了什么最好笑的事情,「段依航,我知道你打架厉害,你不

怕我,我也不怕你!之前和你表白,是因为你的家庭和我家是门当户对,不要以

为你真是什么学校里的月王子,在我看来,你什么都不是,不就长的像个女的一

样,恶心吧唧的。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白痴女的,竟然会喜欢你这种恶

心的家伙。」小航因为长相偏女性,所以一直被一些女生叫做月王子,寓意为月

光下才会出来的王子。不过现在梦婉鑫的这番话说出来,引得6 班一群早就对那

么受欢迎的小航不满的男生大笑起来。

「就是,就是,恶心吧唧的,大姐头说的对。」「每次看见他那副嘴脸,我

就想吐,还不如直接去做个变性手术,变成女的算了,恐怕还会更受欢迎呢。」

「……」各种各样的嘲笑被6 班的男生们说出来。

「你们那群白痴,说什么呢?」原本还在安慰小洛洛的丫头早就不满了,此

时听见对方嘲笑小航,也马上跳了出来。

「白痴家伙们,闭上你们的臭嘴,不然一会打死你们。」「要打就来打,怕

你们不成?」5 班的男生们也群群激愤,随时都等着小航一声令下就冲上去了。

小航并不怕打架,相比起来还比较喜欢打架,但是他知道如果现在打起来的

话,万一丫头出了什么事,可不好对我交代。而且我今天还来和他们一起上自习,

似乎身体还有点不舒服的样子,万一我回来的时候看见他们打架,那可就不妙了,

「段依航,你平时不是很牛吗?冲上去打啊?人家都骂到头上来了,你还在等什

么?」丫头并不知道小航所想的,她正在为对方的侮辱性话语感到生气。

「莫梓依!」对面的梦婉鑫的攻击目标又转到丫头的身上,她认为今天是怎

么也不可能打起来的,小航等人不敢在学校里对他们怎么样,所以她准备把平时

所有看不顺眼的人都奚落一遍。「妳以为妳算是什么东西?妳就和妳的那个姐姐

一样,是个荡妇。妳姐姐明明比段依航那个恶心的家伙大了近10岁,却还喜欢段

依航,是想老牛吃嫩草么?那个浪荡女……」

「XXX !」梦婉鑫本来还想继续说什么,小航已经大骂了一声,刚要爆发。

一边的吴琦已经跳了出去一脚揣在了梦婉鑫的肚子上把她踹到了6 班的人群里,

「给我打!」然后整个人就扑了过去。早在之前就已经忍受不了的吴琦原本还不

想给老爸惹事,小洛洛受点委屈,他还能强忍着过后去安慰。可是涉及到我这个

从小就照顾他们的姐姐,那么他就完全忍受不了了,小航的那声怒吼仿佛是开战

的命令,连带着之前小洛洛的份,吴琦怒吼着冲着一个男生挥出了拳头。

虽然小航慢了一拍,但是他也很快和别人加入了战团,一大群男生立刻就纠

缠在一起,打得不可开交。

几个计算机老师没想到小航和吴琦等人竟然真的说打就打,而且双方打的还

如此的火热。没反应之下,被波及到了战团里,很快就鼻青脸肿的受了伤,此时

无论他们喊什么都没用了。双方的男生们都已经混在了一起,几乎很难认出谁是

谁了。

「住手!住手!别打了!」我和吴韬从楼梯下冲上来,打算劝架。整个走廊

已经打成了一片,还好走廊的两边都是及胸的高墙,还装了厚实的大窗户,不然

真怕有学生打着打着被从楼上扔下去。整个走廊都已经混乱了,5 班的女生们胆

怯的退到了角落,哭个不停,6 班的大部分女生们也吓得多进了计算机室里,只

留下男生们和梦婉鑫等几个女生在战团里打个不停。梦婉鑫虽然被吴琦踹了一脚,

但似乎没什么事,很快就爬了起来,对着旁边的人又抓又啃又咬的。只有在这个

时候,才会觉得这个女生的强大。

「住手!住手!别打了!」我拉扯着离我最近的两个男生,一个是5 班里平

时最寡言最平凡的一个,可能就和吴韬差不多,平时一只被称为小石头,来表示

他的寡言和不起眼。但对方却是6 班里平时经常闹事的一个男生。可能是想着柿

子要招软的捏,于是6 班的那个男生找上了5 班的小石头,想要在打倒他以后再

找别人,以后谈论起来也好有个吹嘘的资本。可是没想到小石头今天异常的勇猛,

不仅没有被轻松打倒,反而快要把对方给打倒了。

此时我上来劝架,两个已经打得红了眼的家伙怎么可能理睬我,小石头还好,

没怎么搭理我,却因我的妨碍而有点束手束脚起来。6 班的男生却因为我对小石

头的阻挠而放开了手脚,他冲着我推了一把,然后继续扑向了小石头。

「咦!?」胸口传来的大力让本就没有站稳的我向后倒去,我的身后又是楼

梯。时间仿佛变慢了许多,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离小石头他们越来越远,越

来越远,视线不由得随着身子的后仰向上抬起。「灵灵姐!」感觉有谁拉扯了我

的手一下,又有什么人突然把我牢牢的抱住,混乱之中没有机会去看清那些。随

后就是空白的天花板和那盏黄色的灯,映入了我的眼中,我感觉自己似乎飞了出

去,然后落到了台阶上。

一连串的台阶砸落在了我的背上,一下又一下,整个世界都在翻滚着,颠倒

着,碰撞着,随之而来的剧痛让我还没有发出声音,头部似乎狠狠的撞上了什么

东西,然后眼前就突然黑了下去!

「呀啊!!!!」耳中最后听到的是女生的惊叫……

推荐阅读

【珍藏】轻歌之乌鸦作者snowxefd上部完

​【轻歌之乌鸦】【作者:snow_xefd】【上部完】(一)乌鸦是一种很难看的鸟,所以别人用这个作为绰号来叫吴雅的时候,她从来都不想答应。但因为名字的缘故,从小到大,她的绰号都离不开这种黑色的鸟类。从小学到初中,再到

2022-05-22

【珍藏】美丽的女老师美丽女教师

​【美丽的女老师】(美丽女教师)张丽敏是刚刚分配近我们学校的新老师,从她来报到的第一天起,她的美色就让我们学校的男生「昂首期盼」了。天生丽质的她,一头飘逸的秀发,俏丽的面容,配合着她那凹凸有致的魔鬼身材

2022-05-22

【珍藏】妈妈的选择五

​【妈妈的选择】(五)(五)从镜子中看到妈妈在高叔叔的上下其手不停的揉捏以及舌吻的进攻下已经情动,身子开始轻微的扭动起来,而原本只是搭在高叔叔肩膀上的双手已经抱住高叔叔的头,高叔叔的两只手此时也加紧了对

2022-05-22

【珍藏】巨屌荒淫录10

​【巨屌荒淫录】(10)第010章 调笑女星这一天晚上的慈善晚会由泰衡举办,冲着泰衡的面子,整个京城的很多权贵都来参加,其中京圈的娱乐人士当然也不例外了。进来的时候,范冰冰边走边给冯楚扬简单介绍了一下所谓的

2022-05-22

【珍藏】上海辣妈又名三叔公的性福生活1617

​【上海辣妈(又名:三叔 公的性福生活)】【16-17】16下午我有些累了,在家休息,没去接曦曦。一个人躺在家里时,翻来覆去在想究竟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我得承认,从骨子里对妻子的隐瞒还是有些介意的,只是我却不能

2022-0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