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奇闻世界网站,我们将带您了解更多奇闻世界!
微信扫码关注
看新鲜资讯

首页 >热门小说

【珍藏】老婆旅行与大杂交做官上

热门小说 发布日期: 2022-05-16 浏览:

【老婆旅行与大杂交】(做官上)

(上)

晚上睡觉,左手抱着老婆,右手抱着她闺蜜媛媛。

媛媛和老婆在补习班认识,两人趣味相投,都喜欢和男人乱搞。

媛媛老家不在城市,市里没有房子,所以一直住在我们家,正好让我占得便

宜。

清早。

小慧在厨房做早餐。

媛媛趴在我身下,为我舔鸡巴,做早醒。

「阿雄哥,过两天,我要回老家一次。」

「好啊,回去看看父母,不过,你一走,我可舍不得。」

「这有什么舍不得,我又不是不回来。」

「嘿,我是舍不得你这张小嘴,每天帮我做早醒。」

「那我今天好好服侍你嘛。」

媛媛舌头灵活的在我龟头上转圈,舌尖轻挑马眼,舒服的我直哼哼。

「小浪货,技术越来越好了。」

「我技术才没姐姐好呢,她帮男人舔的才多。」

「你说我老婆?」

「还能有谁呢。」

我心中一荡,想到自己老婆淫荡的趴在别人胯间,帮人吃鸡巴的样子,便兴

奋的难以自已,耸起鸡巴,深入媛媛的喉咙。

「媛媛,你这次回老家去几天?」

「几个月吧。」

「去做什么?」

「去帮我妈竞选,做村委书记。」

「那不错哎。」

「好什么呀?我可是又要献身了。」

「这话怎么说?」

媛媛叹一口气道:「我妈每次升官,可都是我和她用身子换来的,记得上一

次,我和她差点给全村的男人奸了,还差一点被村里的狗肏了呢。」

「你们村这么乱!那你妈为啥还要做那官。」

「图名呗,我妈就这个癖好,喜欢要面子,做大官。」

「被人全村人肏了,还有啥面子?」

「这她到不在乎,被人肏时,还兴奋呢,叫的跟母猪发情似的。」

「那你爸呢,就不管管她?」

「他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跟我妈离婚了。我妈说世界上男人都不知道珍惜,

结婚前,把自己哄得像宝贝,时间长了,就把自己当成了草,所以她后来就和村

长搞上了,起初想气气我爸,却没想到我爸直接离了婚。」

我心说,这女人好糊涂,就算气,也不能乱来啊。

媛媛:「我妈跟村长之后,就迷上了当官,也和村里越来越多的男人发生关

系,她是不在乎,说女人被谁肏不是肏,反正能升官就行。早上当贵妇,有名有

利,夜里当婊子,高潮连连,这种日子,别人想捞还捞不着呢。」

我心说,媛媛她妈还真想的开,不过话说回来,媛媛她妈的思想,到和我妻

子很相似。

我:「媛媛,这次回去,要不要我和小慧一起帮你?」

媛媛眼睛一亮,道:「好啊,如果阿雄哥答应,我想让小慧姐加入我和妈妈。」

「你是说……也要让我老婆,被你们全村乱搞?」

「是啊,让小慧姐和我、我妈一起当婊子,阿雄哥,你愿意吗?」

媛媛向我抛媚眼,扭着屁股爬到我身上,张开肉穴坐上我硬挺的老二。

湿腻紧窄的肥穴包裹住我的棒身,淫水湿润交合处,我双手捏紧媛媛两瓣肥

肥的肉臀,好像骑马一般,配合她动作,屁股一下下往上挺送。

「啊……啊……啊雄哥,舒服吗?」

「舒服!舒服。」

「答应我,让小慧姐陪我回去,我要让你看着她被轮奸。」

我兴奋道:「答应,答应,我就喜欢看你们两个骚货,被人活活玩死。」

「喂,老公,你说谁要被玩死?」

回头只见妻子站在床边,一脸媚态,她抬起腿,跨上床,跃过我的头顶,屁

股蹲在我脸上,「老公,吃早餐啦。」妻子两片肥肥的阴唇在我眼前慢慢分开,

腔道中竟挤出一只白嫩嫩的鸡蛋,顺着淫水,掉落我张开的口中,轻轻咬下,味

道又骚又香,叫人陶醉。

妻子浪笑道:「好吃吗?」

「够骚!够味!」

几日后。

我和妻子请好长假,同媛媛一道回老家。

路上经过生活小店。

媛媛特意挑了几双丝袜,有蕾丝,有网纹,还有开档的裤袜,她说那里男人,

喜欢女人打扮淫荡。

我说,哪里的男人都一样。

我们先坐火车再转长途。

长途开8小时。

我和妻子、媛媛坐在车的最后一排。

深夜。

车厢里人大多入睡。

媛媛睡不着,手放在我裤裆上,来回抚摸,「啊雄哥,我一想到,马上就要

到家了,就好兴奋。」

「我也兴奋,想快点看见你和小慧被人淫玩。」

「啊雄哥,我想要你。」

「在车上做?」

「来嘛。」

媛媛脱掉内裤,撩起裙子,爬上我座位,分开双腿骑到我身上。

我长长吐出一口气,道:「你胆子真大。」

「这有什么,到了村里,还有胆子更大的呢。」

媛媛丰满的屁股上下摆动,缩紧的肉穴吸吮住我的肉棒。

我剥开媛媛的上衣,吃她奶子,一面问道:「怕不怕被人看见?」

她轻轻摇头,挺起胸脯,将乳头塞入我的口中。

「老公,我也要。」是妻子的声音,她看见我媛媛交欢,似被我们挑起了性

欲。

媛媛扭着屁股,抱紧我道:「客满啦。」

妻子妩媚的看着我,发嗲道:「我想要嘛。」

媛媛耸动屁股,肉屄咕「唧咕唧」的吃着我阳具,呻吟道:「车厢里又不只

有阿雄哥一个男人。」

妻子拉起我手,撒娇的低声唤我,一双明眸春意绵绵,好似一条发情的母狗。

我却故作不见。

「老公,那我去找别人咯?」妻子咬着嘴唇,喃喃的道。

我点点头。

老婆一愣间,似不相信我会答应,但她继而脸红红的扭过身去,她侧面就有

一个打扮不算老土的男人。

媛媛坏笑的看着老婆。

我:「我们动静小点,我想看看小慧怎么做。」

老婆轻轻推了下那男人,男人睁开眼,见到妻子痴痴的对着他笑。

「干啥?」

妻子对他做了个小声的手势,然后伸手从他的大腿慢慢摸到裤裆。

【珍藏】老婆旅行与大杂交做官上男人身子一抖,「你是鸡?」

妻子一怔间,偷偷望我一眼,脸上的表情,似怪我害她被人当做妓女,然后

她竟羞红脸,朝那男人点了点头。

男人手摸着下巴,仔细打量一番后,脸上露出满意表情,随即,他用胳膊顶

了顶隔壁一个青年。

青年醒过来,看见妻子正揉着他同伙的鸡巴。

男人对青年道:「一起玩不?」

青年揉了揉眼睛,盯妻子看了看,顿时眼露春光,道:「来嘛。」

老婆似没料到会有两个人,有些惊慌,说:「我只要一个。」

男人:「做婊子还挑三拣四的,一会给你加钱。」

老婆:「你们小声点。」

男人和青年「嘿嘿」淫笑,伸手将老婆拉入怀中。

男人把妻子的头按到胯间,掏出阳具塞进妻子的嘴里。

「呜呜……」

青年从后翻起老婆的长裙,将她的内裤退到脚跟。

「够骚的,内裤这么小。」

「看你细皮嫩肉的,从城里来的吧?」

妻子:「嗯。」

「怎么想到,到乡下来当鸡的?」

妻子想了想,竟说道:「我喜欢。」

男人淫笑,对同伴道:「把她衣服全脱了。」

「呜呜,不要,会被人看见的。」妻子反抗道。

「你不是喜欢嘛?」

两个男人齐手脱光老婆衣服,将她剥得一丝不挂。

妻子一手掩胸,一手遮着阴部,又似紧张,又似害羞,身子倒在两个男人的

怀里,紧紧的贴住他们。

媛媛:「小慧姐,胆子好大,真不要脸。」

我一面看男人淫辱娇妻,一面兴奋的肏住媛媛。

两个男人只顾玩弄娇妻,一点也没注意到我和媛媛在旁观看。

他们一人要妻子口交,一人从后干进老婆肥穴。

「呜呜……」

车子一路颠簸。

妻子被包夹在两个男人的当中,浑圆肉臀在男人胯间起伏,她满脸红晕,神

情又似羞怨、又【珍藏】老婆旅行与大杂交做官上似兴奋到了极处,被干得浑身发抖。

男人变换体位,一人继续抽送妻子盈满肉汁的骚穴,另一人从空挡处捅进老

婆的屁眼。

「呜呜!哇!」妻子差点惊叫出来,连忙用手挡住了口。

她半坐在地上,肌肉收紧,屁股似快承受不住两男猛烈进攻,好像地震中快

要倒塌的楼房般,剧烈颠颤,一对巨乳在胸前上下蹦跳,好似两只飞奔逃跑的兔

子。

她身子抖得越来越厉害,不禁伸手抓住身前椅背,手心却滑滑的全是汗水,

她翘高着屁股,淫液从与男人交合的蜜肉间,小河似的往下流淌。

媛媛:「姐姐好骚。」

「你骚还是她骚?」

「当然是小慧姐。」

此刻看着自己妻子淫戏,让我血脉喷张,鸡巴用力抽插媛媛的肥穴。

「哦!要射了,用力扭你的屁股。」男人一面裹打妻子的肥臀,一面低吼道。

妻子仿佛一匹母马,听到主人的召唤,扭开细腰,带起肥臀,肉穴「扑哧、

扑哧」吞吐住男人的阳根,阴唇一开一合,在半空中飞舞,好像扇动翅膀的蝴蝶。

「呜呜!」忽然,妻子俯下身抱住男人的脖子,娇容扭曲,牙齿咬住嘴唇,

极力克制呻吟,肉屄和屁眼紧裹住两根鸡巴,吸出了他们的精液……

天渐渐明亮。

车子到站了。

轻轻推醒睡在我怀里的媛媛,「到了。」

媛媛悠悠的睁开眼睛,小懒猫似的伸了伸懒腰。

我想再去叫妻子,却发现两个男人比我先叫醒了她。

妻子穿回了套裙,坐在两男的中间,样子倒像成了他们的媳妇。

看得我有些吃醋。

媛媛:「我们先下车吧。」

我迟疑着等了一会,最后还是和媛媛一起先下了车。

乘客陆续从车上下来,大多是打扮朴素的农民,只有几对,好像旅游的乘客。

司机蹲在路边抽烟,等乘客全部下车。

我和媛媛站在车下,等了大概10分钟。

我:「小慧怎么还不下来?」

媛媛:「拿行李吧。」

「拿行李也不用那么久。」

媛媛走到车子后窗,靠近刚才我们坐的位置,拍了拍窗户,叫道:「小慧姐,

小慧姐。」

车窗缓缓打开,妻子从车里伸出头,我看见她的表情有些奇怪,双手扶着窗

栏,身子却似被人从后一下下猛撞着,往前一耸一耸。

妻子咬着嘴唇,似呻吟的道:「你……们,你们先去吧,我一会来找你们。」

媛媛不怀好意的望我一眼,又对妻子笑道:「那我们去那边凉亭等你。」

妻子红着脸,「嗯嗯」的答应。

我当然看出妻子的异样,她一定在车里又被那两个男人肏上了。

我抚了抚裤裆,将顶起的阳根拨到一边,跟着媛媛走去凉亭……

一直到车子开走,妻子才回到我们身边。

她走来时,姿势有些别扭,微微分着双腿。

媛媛:「爽完了?」

「屁,都是你。」

我:「自己骚,可不要怪别人。老婆,你腿怎么了?」

妻子脸上刚刚退去的潮红又一次泛起,羞怨道:「问这么多干什么?」

「关心你嘛。」

妻子瞪我一眼,道:「要你瞎关心,你怎么不关心关心我给你挣了多少钱?」

「钱?什么钱?」

「你老婆当了一夜妓女,难道没收入的吗?」

小慧说着撩起裙面,她竟裸着下体,只见她两片翻开的阴唇中间,竟夹着好

几张旧旧的十元钞票,钞票上还有白白的精液。

「脏死了,快帮我拿出来。」

「老婆,你内裤呢?被他们拿去做纪念了?」

妻子嗔道:「谁要做纪念了,内裤……内裤被他们塞进屁眼里了。」

我却用力扇了下老婆的屁股,说:「老婆,你真是个天生当妓女的料。」

「我当妓女,你喜欢啊?」

「喜欢,喜欢的要命!」

入村,走过几条小石街。

媛媛手指着前面一幢小洋楼,说:「你们看,这就是我家了。」

我:「这么大!整栋搂都是你们的?」

「乡下房子嘛,如果你们喜欢,我让我妈也给你们盖一栋。」

「好啊,好啊。」

妻子:「老公,瞎说什么,皮厚不厚?」

我嬉皮笑脸道:「媛媛自己人嘛。」

妻子白我一眼,道:「谁和你自己人了,就知道占人便宜。」

媛媛:「小慧姐哪的话,阿雄哥就是自己人,我回去和我妈说一声。」

妻子:「哎呀媛媛,他疯,你怎么也跟着一起疯。」

我乐在一旁哈哈大笑。

「妈,我们到了。」媛媛按下房子的门铃。

开门的是一位美艳绝伦的少妇。

媛媛:「这位就是我传说中的妈妈了。」

我仔细打量眼前的少妇,赞道:「伯母,想不到你那么漂亮。」

女人声音娇媚,「这丫头是不是背后说我张的像丑八怪?」

我连忙摆手,道:「没有没有,伯母是比我想象中的还有漂亮。」

她微微一笑,道:「别客气,叫我,美晴就好了,村里人都这么叫我,叫伯

母,会把人叫老的。」

「好好,那我就叫美晴,美晴这名字真配伯母。」

美晴笑着,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进来吧。」

客厅宽敞明亮,装修简约时尚,真看不出这里会是乡下地方。

美晴:「赶了一天的路,你们都吃过东西没?」

媛媛:「没呢,坐车哪赶得上吃饭。」

「我去给你们弄点。」

小慧:「伯母,别麻烦了。」

「不麻烦,就做点小菜。」

媛媛:「妈,我要吃蜜汁色拉。」

美晴道:「我什么时候会做这道菜了。」

「嘿嘿,去年你不还给咱村长做过?」

美晴一怔,似蓦地里想起什么,她羞得朝媛媛瞪了一眼,说:「乱讲。」

「妈,你就别装了,啊雄和小慧,都知道你的事。」

美晴惊道:「你都说啦?」

「都说啦。」

「哎呀你这个死丫头。」美晴满脸羞红的嗔道。

媛媛:「妈,快做一个嘛,我要吃。」

美晴:「要吃自己做。」

「那你去帮我准备蔬菜,我来做。」

媛媛拍拍屁股站起身。

美晴:「你真要做?」

「款待贵宾嘛。」

美晴从厨房端来一碟蔬菜,里面有黄瓜、小番茄、生菜等……

媛媛撅着屁股爬到桌上,她将裙子撩起,脱下内裤。

美晴偷偷看了我和小慧一眼,然后转头对媛媛说:「我怎么会养了你这么个

不要脸的女儿。」

媛媛笑嘻嘻的道:「都是妈妈教的好。」

她拿起碟中的蔬菜,往肉穴里塞,接着再把沾满淫水的蔬菜放回碟子。

蔬菜经过媛媛的肉腔,变得水亮透明。

媛媛将穴里的蔬菜,全部拨回碟里后,道:「妈,接下来怎么做我忘了。」

美晴手指弹了下女儿的脑袋,脱下拖鞋,踩着边上座椅,站上桌面,她撩起

身前的围裙,慢慢蹲下身,分开穿着肉色裤袜的修长美腿,裤袜竟是开档的,里

面没有内裤,饱满的耻丘看起来又光又嫩,没有一丝阴毛。

她拿起一只小番茄,按在自己的阴蒂上,慢慢揉搓。

美晴的表情变得妩媚而又淫荡,眯着一双迷人的眼睛,她小声的呻吟,手指

渐渐加力,番茄汁混着美晴的淫水缓缓滴落,美晴将屁股凑到碟前,踮起两只穿

着裤袜的小脚,手指抵着番茄推进阴道……

美晴持续着翻搅阴唇,手指在肉穴中伸进伸出,忽然「噗噗」几声闷响,美

晴似受到什么刺激,屁股一颤一颤的抬起,肉穴里喷出晶莹的蜜汁,洒入碟中。

老婆:「她好敏感。」

我:「比你还敏感?」

「我不知道。」

媛媛:「上菜咯。」

蜜汁色拉,清新味美,伴着女人特有的滋味,可算色味俱佳。

我和妻子在媛媛的家里住下。

这回我可爽了,晚上被三个极品美女一同服侍,犹如帝皇般的生活。

媛媛:「阿雄哥,我这样舔你舒不舒服?」

我:「舒服,还是你口技最好。」

「比我好吗?」美晴跨开腿,屁股坐到我的脸上,将她肥嘟嘟的肉屄贴着我

的嘴唇。

我伸出舌头,尽情的舔舐。

美晴呻吟着道:「我的屄,好不好吃?」

我「咕噜咕噜」的咽下自己的口水,和美晴流进我嘴里的淫水。

美晴的屄又肥又嫩,肉鼓鼓的特别饱满,我的口鼻浸在她的湿穴中,都好像

要窒息了。

「老公,我也要。」

小慧拉住我的手,我感觉自己的手指,钻进了一个湿滑滑、黏腻腻的洞中,

洞的内壁蠕动着夹击我的手指。

「老公,扣我,用力扣我嘛。」

小慧抓着我的手臂,要我像按摩棒一般挖她的湿穴。

三个淫荡的女人,折腾我半夜。

我忽然发觉这原来不是帝皇般的生活,如此下去,我很可能会被他们榨干。

这几日,我一直睡到中午才醒来,因为晚上太累。

媛媛:「醒啦。」

我「恩」了一声,发觉自己的双腿有些发软,因为昨夜搞的太凶了。

「她们呢?」

媛媛:「小慧姐要我妈带她去逛逛。」

「去哪逛?」

「村里呗。」

「伯母竞选的事怎么样了?这几天都没听她提起。」

「竞选出了点麻烦。」

「什么麻烦?」

「村里出了个寡妇,姓张,她老公去年出事故死了,后来不知怎么的很村长

好上了,现在要和我妈挣做村里的书记。」

「你妈好几年才坐到现在这个位置,这张寡妇怎么能一步登天?」

「村里当官的,都是先由村长上报到县里,再由县里审批通过,但一般审批

都能通过,只是上报比较难,因为名额有限,大伙都想挣,所以,这就等于所有

想当官的人,都得讨好村长的欢心。那张寡妇听说是个大学生,比我妈有文化,

有资历,人长得水灵,特别讨村长欢喜。」

「但我觉得伯母也不差。」

「我妈是不差,可就怕村长玩了这么多年,玩腻了,想弄个大学生换换口味。」

我心说,那可就难办了。

忽然,屋外响起「咚咚」的敲门声,伴随一阵门铃。

媛媛跑去打开门。

「王叔,你怎么来了?」

「你……你妈……快快……快快……」

「王叔你慢点说,我妈怎么了?」

「张寡妇和你妈挣书记,说……说要你妈给狗肏!」

媛媛大惊:「快带我去!」

王叔领着我们一路飞奔。

三人来到一间大院,大院内外三层,围满了看好戏的人群。

「上啊,美晴,咱们支持你。」

「要做我们的村书记,就得过这关。」

村里几个流氓在起哄。

媛媛:「让开!让开!」

我们挤到人群的中心。

只见美晴瞧着一只狗似正在犹豫,妻子拉着美晴的手,似不让她去。

她们身旁站着一个清秀、漂亮的女人,女人斜眼瞅着美晴,道:「我说你到

底上不上啊?只要你今天给这只黄狗当老婆,我就把村书记的位置让给你。」

我心说,这女人应该就是媛媛所说的张寡妇了。

媛媛气哼哼的瞪着张寡妇,喝道:「姓张的,你什么意思?还没当书记了,

就把位子让来让去啦?这位子写你名字了没?」

「哟,我看是谁,原来是这骚货的女儿来了。不好意思,我现在已经不姓张

了,以后我跟着村长姓刘,请叫我刘玲玲。」

「呸,你个不要脸的东西。」

「谁不要脸了?是你吗?还是你妈?」

「我说是你!」

「哦……是你啊。」玲玲说着,朝一旁「哈哈」大笑。

引得周围人跟着一起哄笑。

媛媛气得浑身发抖,眼里似喷出了火,似恨不能上前给那女人一巴掌。

美晴:「媛媛,你别管我,等你妈妈做了书记,要这女人好看。」她挣开妻

子的手,走到狗的面前,就要脱去裙子。

然而那条黄狗似被美晴走来的气势给吓到,慌忙的向后跑开几步。

玲玲:「哎呀,想不到连狗都看不上你个骚婊子啊。」

媛媛:「操你妈的,扇死你!」

正在这时,忽然人群背后响起一句宏亮的男声,「吵什么,吵什么?都给我

散了。」

人群纷纷向两边退让,挤出一条长道,只见长道尽头,一个中年男人背着双

手,踱步走来。

玲玲:「村长。」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

媛媛:「村长!」

中年男人:「丫头片子,回来了,怎么也不和我打声招呼。」

媛媛嗲嗲的道:「这不还没来得及嘛。」

村长指了指玲玲:「一会和你算账。」他接着问美晴,「这是怎么回事?」

美晴低下头,道:「没……没什么事。」

「没什么事,围那么多人干什么?」

玲玲过去搂住村长的胳膊,「这不看戏嘛。」

「看戏?」

玲玲坏笑着不说话。

村长抬手向四周挥了挥,「好了,好了,都给我散了。」

人群四散而去。

媛媛和美晴被村长命令去他的办公室。

我和妻子不放心,远远的跟着他们来到村长的办公室,然后躲在办公室的门

口,从窗户外面偷偷看里面境况。

玲玲搂着村长,坐在村长办公椅的扶手上,戏谑的看着美晴和媛媛。

美晴则像个做错事的孩子,立在村长的面前。

村长:「美晴,竞选村书记,有你这么选的吗?这件事,你自己看着办。」

美晴含着泪,委屈道:「村长这件事……」

村长却扬手打断美晴的话,「好了,什么都不要解释,接下来该怎么罚你,

你自己说。」

美晴怔了良久,终于还是把到嘴边要解释的话吞了回去,她放开女儿的手,

战战兢兢的走到村长面前,慢慢跪到地上,撅起屁股,将自己的裙子拉高到腰际。

美晴的屁股又大又圆,形状像一只熟透的桃子,她下身穿了一双深肉色的裤

袜,薄薄的丝质隐隐透出光滑的皮肤,裤袜里面是一条t字内裤,内裤深嵌在两

瓣性感的臀肉中间。

玲玲:「穿得还真骚。」

村长站起身,看着美晴翘高的屁股,抖了抖裤裆,接着,他从桌下抽屉取出

一条黑色的长鞭,抵在美晴圆圆的屁股上,「几下?」

美晴颤声道:「10……10下。」

「自己报数。」村长话音未落,挥起黑鞭。

鞭子化作一道黑影,重重的打在美晴的肉臀上,发出爆竹般的脆响。

美晴不敢违背村长的命令,保持着撅高肉臀的姿势,丰盈的雪臀,被黑鞭抽

得肉浪迭起。

村长抽过5鞭,挺着肥胖的肚子,呼呼喘气。

玲玲:「村长你累了,让我替你吧。」

村长犹豫了一下,将鞭子交给玲玲。

美晴趴在地上,看玲玲接过村长手里的鞭子,面上的表情,又似羞耻、又似

气愤、又似痛苦。

媛媛牙咬的「咯咯」直响,但碍于村长的面子,她不敢发作。

玲玲得意的看着地上的美晴,将一只脚踩在美晴的屁股上,高跟鞋的鞋跟刺

破裤袜,抵着短小的内裤,踩进了美晴的屁眼。

「呜呜……」屈辱的泪水从美晴的眼角滑下。

玲玲却保持着高昂的微笑,她挥起鞭子,尽情的肆虐,鞭子落雷般的打在美

晴屁股上,发出「啪」的爆响。

「嗷嗷!啊……6……」美晴痛苦的哀嚎。

终于从6数到10,美晴的丝袜被鞭子撕破,白皙的嫩臀上一道道红印。

妻子抓着我的手,手心里全是汗水。

我看向妻子,用眼神安慰她不要紧张。

媛媛眼睛狠狠的瞪着玲玲,似心里发誓一定要为此事报仇。

回到媛媛的家。

媛媛:「气死我啦!」她暴走似的踢掉鞋子,拿沙发上的靠垫撒气。

我和妻子扶美晴躺到床上,帮她涂好去伤的药膏。

媛媛:「我要报仇!我要报仇!」

小慧:「这件事,我们一定要好好计划一下,那个玲玲不好对付的。」

媛媛:「我现在看到她那张脸,就想一巴掌扇死她。」

我:「我去强奸那个骚货,替你出气。」

媛媛:「好!啊雄哥我们现在就去。」

小慧:「阿雄都什么时候了,还胡闹,说正经事。」她接着问媛媛:「那个

村长最喜欢什么?」

「他最喜欢的,当然是女人。」

「可他现在好像很喜欢那个玲玲,这女人精明的很,我们不容易再插一脚。

所以我想知道,除了女人,还有没有其他办法接近村长。」

「这要让我想想。」媛媛陷入沉思。

过了许久,媛媛忽然举手道:「我好像想到了。」

妻子激动道:「是什么快说?」

「听说村长有两个儿子,一直在外地念书,现在好像回来了。」

妻子眼睛一亮,道:「好主意,那我们就去勾引他两个儿子,来个釜底抽薪。」

注意一定,开始行动。

第二天媛媛打探到村长外出的消息。

这正好给了我们天赐良机。

可当我们看到村长的两个儿子时,心里就像被浇了一盆冷水,村长的两个儿

子竟只有高中生大。

屁大的孩子,能做得了什么主。

我们不禁感到气馁。

「嘿,是你。」一个男人指着妻子。

我瞧那男人有些面熟,却一时记不起来。

妻子看到那个男人,蓦地脸上浮起红晕。

男人:「做鸡做上门了?」

我这才想起,原来是那晚和妻子在车上喷到的男人。

小慧:「我,我是来找村长的。」

「这小子去张寡妇家了。」

媛媛:「请问你是?」

「我是他大哥。」

「大哥?我们村长的大哥?」

男人身子一挺,道:「咋么?看不出来?」

「可我从来没听说……」

「没听说过也不奇怪,我弟弟天天在村子里混,我早就进城啦,现在带着他

两个宝贝儿子,在城里念书。」

妻子:「你是老师?」

男人笑道:「看出来了?」

「你身上有一种为人师表的傲气。」妻子朝男人谄媚一笑,然后喃喃的道:

「那……那天还有一个人呢?」

「他是我学生,也是你们村长2个宝贝儿子的老师。」

媛媛:「你好厉害,又是我们村长的大哥,又是我们村长儿子老师的老师。」

男人哈哈大笑。

妻子:「刘老师,我们能不能请你帮我们个忙?」

「帮什么忙?」

媛媛:「我妈要竞选村里的书记,想请你帮她在村长面前说说好话,你是村

长的大哥,你说话,一定最管用。」

男人:「你妈是?」

「我妈叫美晴。」

「哦!我知道,知道。」

「你知道?」

「你妈屁股出了名的欠男人,就和……」他忽然伸手捏了下妻子的翘臀,接

着道:「就和她的屁股一样骚。」

妻子娇叫一声,道:「刘老师,你坏死了。」

媛媛撒娇道:「刘老师,那你答不答应帮我们嘛。」

「我那蠢弟,现在是被那张寡妇迷住了,还明目张胆的连他老婆都不要,他

老婆哭着跑到城里求我帮她,这混小子,是不该和那张寡妇在一起。」

媛媛:「对的,那种叫男人离婚的女人最可恨。」

妻子:「比妓女还不如。」

刘老师对妻子道:「是是,那张寡妇确实哪点都比不上你。」

妻子听出刘老师言外之意,羞道:「哎呀,谁说我是鸡啦。」她将我拉到刘

老师的面前,对他道:「刘老师,我郑重向你介绍一下,这是我老公阿雄。」

刘老师一怔,似觉得不可思议,「那你……你……那晚……」

妻子吐吐舌头,朝刘老师顽皮的笑了笑,道:「那是我和老公玩的一个游戏

在。」

我:「刘老师不好意思,让你误会了。」

「哪里的话,哪里的话。」他似有些尴尬的回了回身,然后道:「怎么都站

在门口,进屋,我们进屋谈。」

有了刘老师的那层关系,我和妻子顺利打入了村长内部。

刘老师还替我们出了个注意。

让我妻子扮作他的学生,教村长的儿子学英语。

我则扮成刘老师的另一个徒弟,作为辅教。

当然,刘老师帮我们的目的并不单纯,每晚,他都会和他的那个男学生,轮

流在我妻子的床上翻云覆雨,有时他们三人还会挤在一张大床上,将我老婆三明

治般的夹在当中。

我则睡在隔壁,每晚听着床板的「吱吱」声,与妻子放荡的叫床,打手枪。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们却不见村长回来。

打听下来才知道,村和那个张寡妇去国外旅游了。

乘着这段时间,我和妻子尽力与村长家人搭好关系。

(待续)

推荐阅读

这世上所有的关系都是相互的

​@李鲆:很多人所谓的舒适区,其实根本不算舒适,最多只是熟悉罢了。熟悉的环境,熟悉的工作,熟悉的人,未必让你舒适,未必让你满意。你甚至一直很痛苦,一直深恶痛绝。但改变现状更让你恐惧。 哪怕现状已经是十八层地

2022-06-08

毁灭人类的不会是核弹,只会是圣母!

​为什么我们说毛泽东救了中国,是因为毛泽东永远心系人民吗?是的,毛泽东心系人民,但是救中国的,一定不是因为他的无私和悲悯,这些,只能算是其中一个因素,但绝不是最重要的。在这世上,心存善念,悲天悯人的人多的

2022-05-31

因为这家健身房的女教练,附近的人都排队去办卡!?

​老话说得好一个好的伴侣能减少一般的人间疾苦要我说这句话同样适用于健身圈一个性感的美女私教能减少一半的健身痛苦现如今人们的健身意识越来越浓烈有想获得异性青睐的也有想身体变得更健康的还有想在职场中脱颖而出

2022-05-30

微博第76届身材可乐杯大赛

​发现,微博在举行秀身材比赛现在图还不是很多,先分享一些

2022-05-30

被低估的无锡,到底有多美?

​如果要寻找一个不脱离现实的桃花源,江南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江南的生活,既能吟弄风月,更能笑看风云,既有才子佳人,也不乏经世大家,既载得起历史之重,更能开拓出长盛不衰的繁华。随便一个江南城市,譬如太湖边

2022-0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