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奇闻世界网站,我们将带您了解更多奇闻世界!
微信扫码关注
看新鲜资讯

首页 >热门小说

【珍藏】首席劳模学姐日记同人

热门小说 发布日期: 2022-05-16 浏览:

【首席劳模学姐日记】(同人)

【同人】首席劳模学姐日记

到底……是在哪儿?

我扶着被跌到混乱的头想着。刚才我不是还在高兴,在洗角色能力洗了近一

天后,总算洗出了能学双手互搏、天资又高的极稀有状态吗?现在到底是怎么了?

「站起来,快站起来!你挡着本小姐的路!」

勉力地抬起头,望向正对我呼喝着的少女,年龄不太好说,大约是十五、六

岁左右吧。但她身上的穿着是所谓古装,对於活在二十一世纪、也许能在人生晚

年活到叮噹诞生时代的我来说,她的衣着实在是陌生。另一点是她还抱着婴儿,

该不会其实是出产后的少妇吧?

「快给我滚开!」或许是觉得我没有给予应有的行动,少女细长的眉毛不住

跳动,明亮的大眼睛,眼角处也已上抬,准备把想法化为实际行动,幸好她身后

的两名少年出手拦下。

「师妹,此处是北地,属辽金蒙清的势力范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回襄阳

要紧。」左边看起来年纪比较大的说道。

「没错,四国同时起兵攻我大宋,幸得师父用兵如神,才在襄阳挡下,但西

夏、吐蕃与辽金蒙清汇合后,连师父也只能说尽人事、听天命;然后那姑苏慕容

称燕王造反,如不是明教在南方起事牵制,还有与大理同盟,大宋只怕已……」

等等……给我等等啊,这种四面楚歌的威力加强版设定,怎么好像在哪儿看

过似的?虽然我是在玩新世代版的金庸群侠传,但为什么像是穿越进去了?还有,

金和清不是同一民族的吗?

「阁下看来也是因为战乱,打算到南方吧。」比较年长的少年向我道:「在

下武敦儒,家师是破虏盟盟主郭靖,不知是否愿我等同行,为国为民尽一份力?」

武敦儒?不就是神鵰中的高阶杂鱼吗?怎么一脸主角气场似的?

「在下梅添樑,家父取名时期望能为国增添栋樑,无奈年少力弱,在兵荒马

乱之势没有任何作为。」

本来想自己是穿越者,也就是来自遥远的星星之人,不过都敏俊此名有人用

了,然后想说叫自己作梅佑仁(没有人),但好像也太假了,最后就用没天良作

名,毕竟能够把在玩游戏的人丢去玩穿越,绝对是件没天良的事。

『梅添樑此名可以使用,玩家名称设定完成。』突如其来,在我眼前下方出

现了这样的句子,与此同时其他人就像停顿了。

啊啊啊啊啊,这就是近年流行的带着系统穿越吗?鲁蛇如我也总算赶了一次

潮流时尚了吗?

系统:玩家梅添樑加入襄阳回归小队。

系统:玩家接受任务『自敌后回归』。

系统:玩家获得新手登入礼,铜钱三十枚、普通匕首一把、布衣一件、『左

手画圆、右手画方』秘技要旨一本、迷你回血丹十颗、迷你回气丹十颗、锅子一

个、火石一组。

系统:玩家获得心法『北冥神功简易入门版』一本、『玉女剑法简易入门版』

一本、『罗汉拳精要』一本。

系统:玩家……

一长串我看了就不想再看的系统讯息终於过去了后,观感时间也回复正常,

顺利地组成了队伍。

然而在看到队伍成员名称后,我马上想按退出键了。

虽然在看到武敦儒时已有心理准备,但确认后又是另外一回事,除了他弟弟

兼永恆基友武修文外,那个脸容俏丽、但眼角总是上吊、态度是长期挂着『我很

嚣张』,人称队友杀手界首席兼永远荣誉冠军、拥有『同行者梦魇』称号的郭芙。

我好像听到有人在感谢我,说我将会代替他被砍手。别乱说,自己的事给我

自己做啊杨过!期望你到时不被砍手还被砍第三条腿!

好不容易压下无用的吐糟,我尝试了解一下队友们的实力。

「什么?」

强大的怒意化为实质,开始对世界作干涉,一座大型火山在摇晃着,看来是

处於爆发的边缘,这是在提问后,我望向郭芙时产生的幻觉。

就在郭芙这长期激烈活跃的火山爆发前一刻,小婴儿的哭声响起,把她传承

自盖亚的母性唤醒,温柔地抚慰着怀中婴儿。

「那是?」

「郭襄,我们的小师妹。」基友弟苦着脸回答。

「小襄儿乖乖,不要哭了,不要哭了,来告诉姐姐有什么事?」

事实证明,善良仁慈是敌不过脑残,郭芙你是想要一个婴儿怎样回答你呢?

都抱在手上就自己看看是尿了还是大便了,又或者是肚子饿了成不成啊!

随着时间渐渐过去,脑残也向着凶残方向转变,我旁边按故事设定一根是她

青梅一根是竹马的两兄弟,面色也越来越青,唔唔唔,说不定他们其实有阿凡达

的血统?出轨的是父亲还是母亲呢?

「你们谁来帮我看看小襄儿怎么了啊!」婴儿的哭泣声与少女悲愤的叫声互

相呜和,正一点一滴地冲上云霄,源自盖亚的温柔母性已经近乎完全消失於虚空

中。

「先摸摸尿布看看有没有湿。」无奈地,我只好当圣剑锻造师去面对妖魔火

山。然后,在我努力下,总算用言语的力量让火山暂时沉静。

「大武哥哥,可以帮我拿去洗吗?」郭芙使唤人的功力绝对是宗师级别,刚

才武氏兄弟还满是无奈,然而在听到郭芙的『请求』后,就马上换成一张写着

『我很幸福』的脸。

能够在火山地带长期居住,精神状态果然是要极为坚韧才可,毕竟一次爆发

就可能让人前功尽废,特别是辛辛苦苦才加了点好感度,但一下子归零甚至变成

负数实在太可怕了。

在把两个哥哥都找去帮忙后,身为姐姐的郭芙怜爱地抱着唯一的妹妹,也许

是她所剩无几的母性表现。

「郭姑娘,非在下有意冒犯,但孩子总要吃的,敢问这些天来都让她吃些什

么?」

鼓着脸,眼神凶狠地盯着我,也许身为被虐狂的大叔会兴奋得给郭芙来个跪

舔、再当场高潮射精吧,可惜我完全不是该圈子中人,要不是没更好的选择我早

已退队了。

「这几天都是吃馒头,我嚼碎后和着粥给她喝。」郭芙总算不是彻底脑残,

明白还小的妹妹根本没可能吃固体食物,所以她仔细地把买来的馒头嚼成细碎,

再混在粥水中让妹妹喝下。

就是亲情表现吧?性格冲动一直线,而且看起来超怕麻烦的郭芙居然会做这

种工序甚多的事,还能持续数天!

可惜在实际上不是靠着亲情、爱与勇气之类,就能够填补上小婴儿营养上的

缺失,要是再不让她有奶可喝,只怕没多久这位原作中娥眉派始创人就要领便当

了。

「你给我去找!」一手叉腰,郭芙的语气高高在上。

「找不是问题,但在下武艺低,想要不伤母兽实在困难。」小姑娘,你觉得

我是那两兄弟,服从你的命令已被训练成本能反应了吗?

「嗄?那要怎办才好?」

「等两位武少侠回来后,再一同去找吧。」

倒不是我本身精通寻找野兽,反而是系统本身有显示新的任务,要我去救助

虚弱的小郭襄,然后任务有标示难度和位置,一路上我也顺手弄了些弹弓之类玩

意,看看能不能用来引开牠们的注意力。

至於武功低微,这倒是真的,自发觉带着系统穿越后,我就悄悄地看了一下

自己的资讯,然后一如所料,完全是新手中的新手,唯一亮点是洗回来能学双手

互搏和天资高。

双手互搏有什么好?君不见某个黑漆漆的拿双剑玩二刀流,除了曾被系统管

理员婊外,其他人都说他强得像是另一个次元吗?所以拿双剑就是比较屌!

原作中,赤炼仙子李莫愁是抓了只母豹来喂奶,以我们这团队战力就别想了,

就只是按照任务所示,抓了几只野母狗轮流来当奶妈。

接下来,我们一路潜行逃亡,每天都要为小婴儿找个新的奶妈,日子过得真

的无比地『充实』,然后,好不容易在过了五天后,终於来到任务的第一个地点,

要与同人界的公车女王汇合。

弱小新手如我,早已累到不行,随机抽的入门武功又是北冥这种货色,而且

还是阉割版加入门版,满满的阿卡林意味,剑法又要是重姿态和速度的玉女剑法,

拳法则是少林寺的入门拳法精华版,我都不知怎吐糟好了。

没有内力支援,我只能抽空偷偷地练着这删减版的入门拳法。倒不是没有机

会学其他的,但这丘比再世般的系统,目前能拜师的就只有那三名队友,武敦儒

武修文这两个杂鱼甲乙就算了,居然连郭芙也可拜为师?这太坑爹了吧?就算系

统年龄比他们小也不用如此坑我吧?

更重要的是,在逃亡过程中,我从他们口中得知了一些这个世界的情报。

诸如所谓的武功,虽然看起来很像金庸小说,不过威力与强度就是以天龙为

基准再装威力加强版进去,如果写成小说的话,分类该是玄幻或者仙侠类。像原

作中一直都只能靠软蝟甲保命的郭芙,目前随随便便就能用手指发出剑气,虽还

没到六脉神剑那么强大,但已属难得的强悍。

修练上都是以外功为主,以外而内的方式,在强化身体后才开始学习内功,

按郭芙说原因是高级内功心法对体质要求很高、中低级的效果又不好。

其次是世界的结构,大体上是以神鵰故事为骨干,但这边的大宋是刚失掉北

方不久,而且是因为辽金蒙清为主,外加吐蕃西夏,合六国之力,一战而败。唔

唔,当年战国时代,秦国也很怕合纵,像项少龙就碰过两次合纵军,都只可智取、

不能力敌呀。

最让人无言的,是主体四国的头目名字,耶律阿保机、完颜阿骨打、铁木真、

爱新觉罗努尔哈赤。最后那个看来最弱小,然后阿骨打同学你可以回家去继续画

柯南同人不要来吗,上次的推特事件还以为同人界会少个英才啊!

本来还想世界的武功都变成超级系,就像是龙珠初期枪械还算有用,后来拿

着枪的农夫就只是个战五渣。但这太恶搞吧?随便一个郭芙就能用手指发剑气。

更恐怖的是原先超级系的成员,辽国南院大王萧峰,曾经的丐帮帮主,武功

在原作已属超级系;西夏驸马虚竹,原是少林弟子,同样是超级系高手;吐蕃随

军国师鸠摩智,这也是个超级系下位。

郭大侠,我想你要单挑任何一个也很有压力吧?难怪你女儿会说你受伤了。

想来要找阿青妹子、一脸和善地在少林寺扫地的和尚大叔还有天天在河边玩鵰的

求败哥三个组队迎战才有必胜把握。

至於被称为妹妹公主的男主角、武侠界行运超人的段誉,则早已成为传说中

的人物。萧峰、虚竹,你们结拜时不是说要同年同月同日死的吗?快一起去领个

便当退场啊,别来当头目级敌人。

「你有进步,和你拳掌相交,罗汉拳劲已不能无视了。」一手抱着婴儿、双

脚完全没有动,郭芙她只用右手就把我打趴在地上。

「你也太强了吧?」我心中想到,原作中郭芙不是个三流杂鱼吗?难道在变

成超级系时也让她提升到二流级别、甚至一流高手?

「其实师妹不算强,只能说是梅兄弟你弱。」武敦儒忍着笑着:「或许只算

年轻一辈,师妹也该可排得上号,但放眼天下,别说萧峰之流,单是师父师母般

功力强横的也不多。」

「小心点。」突然之间,我在地图上看到一颗红得几乎全黑的光点正在走近,

表示实力远超过我的敌人快到来。没多久,一名与郭芙有几分相近、容貌俏丽的

女子便推开了房门,看起来是刚过双十年华,肌肤洁白胜雪,但面无表情。

「娘。」刚把我打败的郭芙抱着妹妹冲向强大的敌人。

咦?黄蓉变成了敌人?这不就直接要领便当的情节了?

事情不一定尽如我想般发展,在看到郭芙与她手上的婴儿后,黄蓉先前如冰

的表情为之融化,地图上代表她的图示也迅速地转变成代表队友的蓝色。

身兼人妻与母亲角色的俏丽女子长长地叹了口气,好像把什么委屈辛酸都吞

下肚,然后自动成为队长的她在听取了女儿徒弟的报告后,意外地再次把我们分

组。

与我同行的是黄蓉,我无法理解她的意思,她只说要我帮个忙,然后就到了

某个地方后把我丢在一旁。

藏起来的我没多久便看到一个老人到来,凝神细看下看到他的名称是彭长老,

标示颜色同样是红得发黑。好吧,我知是我太弱,什么敌人都是实力远远地超过

我的。

迅若奔雷的一击,完全是超出了我动态视力的极限,黄蓉向彭长老发出的一

掌也是他无法回避,整个人像是断线风筝般滑飞数米,只能趴在地上吐血。

「狗贼。」冰冷的话落下,素手高举,就算是我这种战五渣也不如的杂鱼也

知道黄蓉正在凝气,接下来的招式绝对不简单。

强撑着身子,已经重伤的彭长老依旧保持着奸笑,手中勉力地拿出一块小木

牌晃了晃。「他妈的臭婊子,马上脱光光,再爬过来。」

自看到木牌后,黄蓉的气势就不断地减弱,颤动着的手示意出她正在与某种

看不见的力量较量,然而,在过了一会后,高举的玉手便放下,更开始脱起衣衫

来。

发型没有改变,依旧是已婚妇人的打扮,看来还在双十年华的娇容上浮起了

两片红云,往下望去,如刀削的美人香肩,以及那双因生产不久而甚为丰满的玉

乳,在峰顶上更长着俏丽的鲜红尖端,让人自然生出把玩吸吮的念头。

不堪一握的蜂腰、平坦诱人的小腹,已是勾动起我体内的欲火,但全都比不

上胯下方寸之地的撩人。

白滑如玉的肌肤,以优美的线条刻划出魅惑人心的胯间弧度,没有任何遮掩

的鲜艳肉花已然盛放,微微颤动的花蕊间正从中流出丝丝花蜜,不必任何言语、

动作,彻底地回归自然的黄蓉足以让所有男人抬『头』致敬。

「汪……汪汪,彭主人好。」四肢着地,白嫩嫩的屁股左摇右摆,两颗白玉

乳球也随着动作晃动,少妇人妻面上带着几分羞意,然而对於命令忠实地执行的

她,真的像狗一样地爬向彭长老。

「黄帮主!郭夫人!哈哈哈,还不是老子的一条狗!用块普通木牌就能控制

的贱母狗!」也许是形势一下子逆转,小人得志的彭长老明明身受致命重伤,口

中还是不断地说啊说的。

虽然他自爆的资料不全,但通过脑补,我也大约明白事情原由。

投降清国的彭长老得知黄蓉带着女儿徒弟们到来,虽不知所为何事,但曾在

黄蓉手下吃亏无数的他,自然是带着怨恨与复仇心前去拦截。加上十多年前,他

所修练的摄魂术被破,更是痛定思痛进行改良,威力得以大进。

至於黄蓉则很不幸,产后不久实力大打折扣,移魂大法也没在修练,哪怕能

在武功上获胜,最终还是失手被他所擒。

为了能更好地控制黄蓉,除了使用摄魂术外,彭长老还在她脑中加了一道指

令,就是以那块小木牌──一个不会使她有反感的对象──作为主人象徵。

「居然敢伤我?那两次轮奸看来还不够呀,看来要找堆野狗来,让你确确实

实地当条真正母狗!」口中不断地吐血的彭长老淫邪地望着黄蓉,还用力地发下

豪言壮言,不过我看他的血量又变得更低了。

系统:任务出现,选择吧!任务名称『拯救黄蓉』,请在五秒内选择是否接

受。

一、二、三……

彭长老看起来剩下一点点血,不过我直接冲出去,对上连坐着只用单手的郭

芙也打不过的我,他不用动手、只要动嘴叫赤裸的黄蓉来,除了领便当外就……

……等等等等等,别数了啊,我接受好了!

不能力敌,只能智取!燃烧吧,我的脑袋;爆发吧,我的智商!

彭长老他独自嘴炮都停了,我还是想不到有任何办法,任务要失败了呀!

咦……不对,我之前不是有弄弹弓吗?找来了数块石子,幸好之前陪郭芙她

们时有练过,打弹弓还算有点经验,更好运的是,彭长老大慨是血量严重不足,

连续几次都是让黄蓉去查看。

「淫贼,看剑!」我口中说出这种帅气的话,不过是等匕首从后刺入彭长老

后才喊出来。杀人,明明是第一次做,但我内心没有半点罪恶感,想来是因为他

是个坏人吧。

就在此时,赤裸的黄蓉也回来了,面无表情的她在看到我后立时拔足冲来,

还好早已料到,左手握着那块小木牌在她眼前晃了晃,顺利地完成了主人职位的

交接。

「郭夫人,可以麻烦你向他的头用力打一下吗?」对黄蓉的称呼我还没决定

好,就比照先前,另外我可不想彭长老其实是假死的,虽则我是看见拿到不少经

验值和获得升级。

「可以告诉我,如果这木牌碎了,谁会是你的主人?」我拿着木牌向黄蓉问

道。

茫然地摇了摇头,从她的反应我已知道彭长老根本没有设定,在想了想后,

一个计划已浮现在我心中。

光着身子的成熟美女确实很养眼,不过看着她光着脚丫、美丽的脚趾都是泥

后,我还很好心地让她穿上鞋子。全裸配鞋果然别有一番风味呢。

「帮我看看他身上有些什么吧。」

在命令黄蓉去摸宝的同时,我也查看起任务奖励是什么,毕竟刚才实在太赶,

根本就没时间去看。然后所谓『自敌后回归』的任务又完成多一项。

系统:玩家获得任务奖励『奴隶记录册』一本。

从简介上来理解,功能大约是和宠物列表差不多,不过是用记载人类角色。

无没任何调整数值功能,单纯是用来查看角色状况。

翻开后,堂堂第一个兼唯一个名单,就是眼前的郭夫人黄蓉。

姓名:黄蓉身份:郭靖之妻亲密度:三十三爱情度:零忠诚度:八十八情欲

度:七十九

以满值一百来思考,根本就是靠忠诚在撑,至於情欲度还真是意外地高,莫

非彭长老还有动了什么手脚?就在我还在思考时,衣袖被人拉了拉,是已完成摸

宝捡屍的黄蓉。

「贱婊子黄蓉已把彭……彭……的东西取来了。」成熟美艳的人妻脸红红、

怯生生地向汇报任务,也很明显不知道要如何称呼已领便当退场的前主人。

「叫他彭长老就好,而且从今以后,你的主人就只有我一个。」我试了试,

【珍藏】首席劳模学姐日记同人木牌用的是普通木材,按我经过练习与升级后的力量足以弄碎,所以我再在黄蓉

眼前晃动它道:「当这决定你主人的木牌碎了后,最后一个拥有木牌的人就是你

的主人!现在,告诉我谁是你的主人!」

「梅添樑是贱婊子黄蓉的主人!」也许是我语气认真的关系,黄蓉她挺胸收

腹,站得笔直地答。胸前两颗大乳肉也随着动作抖动起来,真是对眼睛的绝佳保

养!

「再说一次。」我掐碎了木牌后再次问道。

「梅添樑是贱婊子黄蓉的主人!」

这时候,我察觉到她在自称时是用『贱婊子黄蓉』,除了是彭长老的设定外

也没其他可能了,他的爱好还真是……

「你知道贱婊子是什么意思吗?」我试着问道,想知是否让她误解成有什么

特殊含意,也就是所谓常识转换,把贱婊子替换成正面词语。

「就是最卑贱的妓女,彭长老说贱婊子黄蓉是人尽可夫的卑贱妓女,为了让

其他人清楚这点,每次提到自己时就必需言明。」黄蓉羞涩地道。

「哦?」没错,刚才彭长老也有说过,他曾玩过两次轮奸,想想如果让她在

我面前覆述会是很有趣的事呢。不过现在要先找个安全地方,再看看到底摸到什

么东西。

抛下被脱光光的老头,本就是荒山野岭的此地,早已有不少野兽嗅到血腥味

而来,我则让黄容抱着我离开。

搂抱着娇躯,在我面前的是雪白山谷,鼻中闻着她淡淡的体香,还有红艳的

蓓蕾在诱惑我,要我把这颗果实採下,诱惑力还真强大啊。

大约离开了一公里多点吧,黄蓉在我指点下走到一个山洞前,始终她是能够

抱着我,还可以施展轻功在树上飞奔的高手,我利用地图功能查看附近的情况,

再让她抱着我一起进来。选择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内里有水源,可方便清洗。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现在有时间去回顾,黄蓉她大约是在看到郭芙和郭襄

两个女儿后,因为亲情而自行把彭长老摄魂术破解吧,想来我要找方法让我俩的

关系提升。

「先把东西都放下吧,然后你不要用贱婊子来自称了。」言语有着强大的力

量,那是能够在不知不觉间使人意志被扭曲控制。「我不是彭长老那种人,你可

以告诉我,和你最亲密的人会是如何称呼你吗?」

作为金庸小说的爱好者,我自然早已知道答案,但这是一个过程,用来敲开

她内心、让她为之改变的一小步,使她以为是在尊重她、爱护她,实质上是怎样

就另一回事。

「蓉儿,爹和靖哥都是这样叫我的。」如想像中的答案从黄蓉口中说出。

「很好听呢,和你十分相衬。」我摸着她的脸道:「从今以后,我们私下相

处时,我就叫你蓉儿,你在我面前也以蓉儿自称吧。」

「好的,贱婊……蓉儿明白了。」

看来黄蓉还不习惯呢,不过不要紧,很多事都是很快就可以改变,好吧,先

让她简单地清洗。

「水源是很宝贵的,蓉儿你先蹲着,我来帮你洗。呀,鞋子要记得脱掉。」

「大腿要张开,要我看得到骚穴为止,哎哟,没有毛真棒,滑嫩嫩真舒服。」

「手移到头后交叉,把腋下都露出来。」

我以要黄蓉摆正姿势为名,在她成熟的花房揉弄,抚摸着肥美的肉唇,已然

品尝过性爱的娇躯,不是单靠意志力就能压下欲念,加上意识也被开通后门,更

可能曾被下春药,黄蓉她没一会就软瘫在我身上。

早已有所湿润的嫩穴,在我手指的挑逗下,没多久便喷出大股大股的花蜜,

蜜道内不断地抽搐颤动,没想到黄蓉她居然这样子就高潮一次。对於以前是处男

兼肥宅的我实在是值得记念的成就呢。

好不容易,满足我双手的洗澡事件就在黄蓉依在我身上高潮后结束。

「蓉儿,帮我把彭长老的东西都拿来。」在刚才离开时,除了要她摸宝外,

还让她把自己的衣服带来。

系统:玩家获得『摄魂术(进阶版)』一本、『秘药要旨』一本、『天炙术』

一本、『锁阴术(女性限定)』一本、『御女八式』一本、『罗汉功。改』一本、

『复仇之书』一本、燃春膏三盒、引梦丹一瓶、帝皇丹一瓶、蚀骨合欢散一份、

金针一套、八十两银、三两金。

摸出这么多东西,如此看来黄蓉该是有红手软妹属性吧?以后摸宝就要靠你

了!

系统:侦查到可以融合的心法,请问是否融合?需要『北冥神功简易入门版』

一本、『摄魂术(进阶版)』一本、『御女八式』一本和『罗汉功。改』一本。

这系统实在是……不过北冥是抽回来的,加上属於简易入门版,所以我才没

练,现在看来会成为新的功法吧?不过好像会是很糟糕的样子,但没内功类心法

可练的我就只好赌赌看。至於看起来就是少林寺入门内功的罗汉功,就随便拿去

吧。

系统:『苍冥罗汉破天功』获得。

在点选使用后,我已明白此心法的情况,简单来说就是通过交合、用胯下那

根来吸收女方内力的功法,而且由於混了摄魂术在其中,可以在交合中进行精神

控制,更重要的是能有特殊效果,阳物能够自由活动变化,至刚可撑天破天、至

柔可随意伸缩,吸纳转化内力也比入门级北冥好得多,正好眼前就有个合适的练

习对象。

「蓉儿,过来让我亲个嘴儿吧。」练功练功,最少也要有自保能力。

温柔地轻抱着黄蓉的娇躯,从上而下、以带着夺取的方式吻向她的樱唇,檀

口在一次次亲吻中张开,她的舌头按照着固定的套路卷动着,是曾受训练的标示。

良久以后我才与她分开,一条银线更连着我俩的舌头好些时间。「蓉儿,诚

实地告诉我、你唯一的主人,彭长老对你做了什么,还有你当时的感受。因为蓉

儿你知道在主人面前必需要诚实,也唯有如此才是对你好。」

以华丽的言语作包装,实际进行的是挖掘心理创伤。

「彭长老……他…………他要蓉儿脱光衣服,用他的手指摸蓉儿的贱穴,再

一根根拔掉骚毛,摸了一会后,他就说蓉儿因为刚生育不久,要练锁阴术收紧。

原来黄蓉不是先天白虎,属於后天脱毛的!

「在行功完成后,他就让蓉儿躺在石上,头向下,再继续运使锁阴术,他自

己则把阳物插入蓉儿的贱穴。

「他一边抱着蓉儿的腰一边进出,后来……后来他抱着蓉儿问道,『郭夫人,

被丈夫以外的男人操,有什么感觉?』,那时候蓉儿想到了靖哥,心好痛还好想

哭好想哭,而且贱穴里面突然暖暖的,蓉儿知道那就是阳精,马上觉得自己好髒

好髒.

「不过彭长老不许蓉儿哭,蓉儿就不能哭,而且还要蓉儿笑着说『多谢主人

赏赐』,再来他坐在蓉儿的大奶子上,让蓉儿用口帮他清理阳具,最后再叩头谢

恩。」

真是个专家啊彭长老,完全不是我这个处男鲁蛇可以比,唯一优势看来是地

球的各种情色文化事业,早已使我大开眼界。

「当晚他要蓉儿陪他上街,但不许蓉儿穿衣服,在到了一座废庙时,他看到

有两个老叫化在,就让他们操蓉儿,在被操时要蓉儿叫他们夫君,那时候蓉儿真

的好想去死,但彭长老不许蓉儿死,那蓉儿就不能死,而且……而且…………」

说到此处时,黄蓉明亮的美目已被泪水沾满,呜咽地继续道:「彭长老要他

们轮流操蓉儿,还静静地说等他们轮了三遍后,要蓉儿抱着他们,慢慢把他们勒

死在怀中……」

「最后……彭长老要蓉儿蹲在他们的屍首面上,将阳精挖出来,再排在他们

惊死的脸上。」

「到了半夜时……彭长老他…………他带了蓉儿回营,把蓉儿双眼都蒙起来,

在蓉儿肚子上写了些字后,就、就要蓉儿躺着,再把双腿都绑起来,用口咬着块

板子,下面……下面凉凉的好像有些水……然后就……就有很多男人轮着来操蓉

儿…………」

「在天亮后……蓉儿才知道彭长老在蓉儿肚子上写着贱婊子黄蓉、板子上则

写着公用娼妇……」眼神涣散的黄蓉好像回到当时,呜咽地继续道:「看到时蓉

儿真的好心痛……蓉儿都不知要怎样面对靖哥好……」

总结来说,如果情节没改,彭长老就是因为当年在轩辕台上被打败,在叛出

丐帮后就专心努力地修练摄魂术,务求要在自己最擅长的技能上找回面子,同时

也由於多年潜藏的复仇心,最后成为扭曲的爱好。大概吧。

我是不太懂心理什么的,更不是精神科毕业,穿越前只看过些科普心理学书

用来打发时间,想来彭长老就是这样把自己的心也扭曲了。不过没差,反正都他

都领便当了,加上黄蓉落入他手不久,该没太多深层次设定。

脱掉衣衫,两腿间的肉茎早已拔天而起,原本是鲁蛇的我,只能在游戏中寻

找虚拟对象、假装成现充,原先说不定只能娶左手与右手当老婆的我,没想到也

有了改变命运的机会。

对方是否处女、是否公车,在我看来根本就是笑话,能够把一个品尝过各式

大舰巨炮的女人,彻底地将她征服在胯下,这才是真本事!

当然,不管是穿越前后我也是个处男,本事当然没有,幸好这新心法中有精

神控制效果,更重要是能够採阴补阳,简单点说是,我会越做越有精神力气,黄

蓉则会轻易便被弄到高潮。

像北冥这种吸取他人内力以作修练的武功中,更有内力的解说篇章,形象点

说就是内力如血液般在身体内不断地循环,假如只被吸些许,就像小伤般可自行

痊癒,但当被吸超过限度后,就有可能变成永久性伤害,类似於长期病般,要很

长很长时间去治理、回复。最严重自然是吸得超过量,让对方受到严重致命伤害,

立时可以去找冥王。

不过更重要是名为『燃春膏』的东西,在翻看了那本复仇之书后,我才知道

这是本记录了彭长老对黄蓉的调教计划,内里经常要用到此物。

燃春膏是烈性春药的一种,直接涂抹在性器会发挥最佳效果,像那次轮奸,

彭长老就是事先涂了在黄蓉身上。不过这东西要是用太多,是会伤及脑袋,把黄

蓉由智将变成智障。

「蓉儿,过来跪下,把手交叠在脑后。」我将麻绳拿出来,让黄蓉乖乖地被

绑起来,至於绑法,自然是以龟甲式为基础,以强调她一对肥美玉乳,还让绳结

顶在肉穴出口,后面当然是有麻绳陷入股沟内。小腿和大腿也绑在一起,如此要

走路也无法,更能把胯间完全展露。

完成了后,自然是神器出场的时候,当然,不是我那根没任何经验值的棒子,

指的是被彭长老视为调教用重宝的燃春膏。

第一个感觉是冰凉,像是软膏状的冰块,然后我按着说明刮出了两指份量,

慢慢地涂满在黄蓉的肉穴。

情况还真有趣,涂上去没一会就看不见,但那两片花瓣已变得温热、红肿,

而且不断从那赤红色的肉穴内流出黏黏的淫水。至於黄蓉的面颊更已浮现红晕,

显然是已被挑起情欲。

挺起肉棒在她面前晃动,可以看到她的目光随着肉冠移动,甚至在喉间传来

吞嚥的声音。

「怎样?想要什么吗?」我让肉棒靠近她的面容问道。

没有回答,黄蓉她张开小嘴,像狗般伸出舌头,打算舔向我的龟头,看来彭

长老也已进行了类似的调教。

「怎么了?」在取笑她的同时,我也晃动腰身,用肉棒给她两个『巴掌』,

不过她双眼还是追逐着肉棒。

「不、不是……是、是之前彭长老说、说……要、要蓉儿…………」黄蓉吞

了吞口水后才继续说下去:「每当主人露出阳物后……就要用心地看,也要准备

随时把阳物含在口中。」

「哦?总算下了个不错的命令。」我望着她说摇了摇肉棒道:「想要吗?」

「想要!贱婊子黄蓉很想要主人的阳物!」黄蓉她摆着腰肢,让肉穴在我面

前上下摆动。

「不行。」我拍了拍她的面道:「而且你好像忘了些什么吧。」

「忘了……蓉儿……蓉儿、啊……对不起……」黄蓉她在道歉了后,用力地

挺起腰部道:「蓉儿……蓉儿的贱洞……很想、很想要主人的阳物!」

「不行。」我再次否定了黄蓉的要求,相对地直接把手指插了进去,在她温

热的肉洞掘弄。

无需我多加等待,已被燃春膏涂得满满、并且完全吸收后的黄蓉,在我手指

捣乱下已在不断抽搐,按照先前的经验她很快就会达到高潮。

在她仰头渴望着极乐到来前,我残忍地把手指抽出,黏稠的淫水在我指尖与

她的肉穴间带出数条细丝,与此同时,从黄蓉可爱的小嘴中发出了阵阵悲呜声。

一次、两次、三次,在五次过后我已没再数下去,唯一知道的是她全身都已

在抖动,淫液就像缺堤的洪水般流出,把她屁股都沾得湿滑。

挺着肉棒在她面前晃动,我看着黄蓉那一脸渴求的表情,实在是大大地满足

了我的欲念,所以我将先端顶向她高挺的鼻子前道:「蓉儿是不是真的很想要?」

「求、求求您!主人!」黄蓉张开她的小嘴,以用力地深呼吸、务求把肉棒

气味吸入的姿态道:「请给蓉儿主人的阳物!蓉儿的贱穴好想、好想被阳物狠狠

地插入!」

「好吧,看你这么诚恳的份上,我就大发慈悲地插进去吧!」说完我便扒开

她的肉唇,把老早已向天站立的肉棒顶进去。

「呜啊啊啊啊啊!」

高亢的尖叫声从黄蓉口中发出,同时下身肉洞也搅碎似地收缩挤压起来,如

同要把我的精液立时榨出。

「哈、哈……哈………………咕……哈……」黄蓉她眼珠反白,眼瞳间没有

任何焦点可言,像是只失神的畜牲般喘着气。

我一直努力挑逗的目的,就是为了凝造出这种『一击必杀』的状况,所以我

忍耐着她肉洞为我带来的无比刺激与发射欲望,用手扣着她的下巴,强迫黄蓉她

望着我。

「说!到底是谁插你会让你这么爽!」

「煮……主人…………是主人插我……」处於完全失神状态的黄蓉结结巴巴

地道。

「很好,你给我好好地记着,只有我、蓉儿唯一的主人才会让你爽!」我在

黄蓉耳边重覆说着,在她那陷入性高潮麻痺中的脑中植入新的讯息。

把黄蓉弄到高潮可不是目标,这只不过是过程中的一个部分,在确认已将我

新下的指令深深地记入脑中后,我便开始晃动起腰部,同时也运起不太多的内力,

尽可能把我的肉茎变得刚硬。

化作软泥般的肉穴,正不断地吸吮着肉棒,我一下又一下的抽插,也持续地

顶向那至为敏感的深处,那早已被燃春膏勾变得通红的,与肉棒发展出纠缠不清

的关系,务求要我在她体内大量地发射。

「哈噫……噫嗯啊啊!」甜美悦耳的呻吟声从黄蓉口中发出,语尾那变调的

尖叫,是我拉起她的乳首捏弄时发出的。

「告诉我,你唯一的主人。」我再次在黄蓉耳边说话,继续挖掘她的心灵创

伤。「彭长老怎样对你的奶子?」

我俩之间目前根本没有任何空隙,早【珍藏】首席劳模学姐日记同人已挺立的肉茎更进入了黄蓉体内,故此

我清楚地感到她身体在微微地颤抖着,还真有趣呢,看来那绝对不会是什么好的

回忆。

「蓉儿……蓉儿的大奶子……彭长老说蓉儿的大奶子是他的玩具,所以、所

以早上的时间就要蓉儿用大奶子按摩他的阳具,然后……然后彭长老就会用力地

挤蓉儿的大奶子,说是要把奶都挤出来,洒在地上……

「在全都挤出来后,蓉儿就要蹲下去,在上面撒尿,再……再趴下去舔乾净。」

黄蓉的娇躯不停抖动,泪水也再次从她美目中流出:「最后彭长老就会要蓉儿张

开嘴,再向着蓉儿小解……」

「哦?那早餐呢?就是这些吗?」正常来说该是把黄蓉拥入怀中,然后温柔

地安慰一番,可惜我没那么好耐性,目前来看,按照复仇之书的做法就是不断地

增加压迫力,一次又一次达到黄蓉的心理极限,最终彻底屈服。

听到我的问题后,黄蓉再次娇躯一震,结结巴巴地开口道:「还有……还要

帮彭长老他清洁那、那处……后才算吃完。」满脸通红的她说不出口,但眼神则

望向我屁股。还真是享受啊彭长老。

听着听着,我肉棒也变得更为刚硬,加上黄蓉这种顺从乖巧的表现,几乎让

我马上达到顶峰。强忍着快感,双手用力地抓着她的腰肢下压时也用尽全力前冲,

务求要肉棒顶至最深处。

噗噗噗噗噗,龟头抵在那略硬的宫颈处后,便不停地喷射起来,与此同时,

我伸手抱着黄蓉的头,一边亲吻一边用力地抱,最终,伴随着最后一击射出,新

修练的内功也得到突破,然后砰的一声。

唔,我看到系统出现『无头劳模异闻录』好评上映的字眼,以及在下一行显

示着任务失败四字。

推荐阅读

"苏宁公子"张康阳:曾拒绝章泽天,花48亿收购家乐福,齐名王

​有钱人的生活离我们很遥远,但我们多少都有所耳闻。在网民心中最为熟知的富二代当属万达公子哥“王思聪”,毕竟他足够高调。同为富二代,有一位富二代不仅与王思聪齐名,还以低调著称,甚至没几个人听过他的名字。他

2022-05-28

纪念一对穷人孩子早当家的姐妹

​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有个农村家里条件不好的女生,爸妈也是重男轻女,对她不关心爱答不理的,生活费特别少,后来我也经常找她,时不时买点东西,给个红包,她就感动的不得了了,希望我帮她以后毕业了找个工作,我一口就

2022-05-28

不认罚的贾跃亭,“下周”还能回国吗?

​据中国证监会网站信息,申请人贾跃亭不服被申请人《行政处罚决定书》(〔2021〕16号)、《市场禁入决定书》(〔2021〕7号)对其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和市场禁入决定,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申请行政复议。本会受理后,依法进

2022-05-28

巨亏41亿,海底捞捞不动了

​前不久,火锅界“顶流”海底捞的一场人事大变动引人注目。创始人张勇退位,杨利娟接任海底捞 CEO。杨利娟这个名字大家可能不太熟悉,但她的故事算得上传奇:作为海底捞最早一批员工,杨丽娟从服务员做起,不久后就成为

2022-05-28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上了单位同事

​单位同事姓王。平时对她也很照顾,单位吃饭喝酒什么的都帮她挡。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小王的照顾有点超出了友谊的范畴,但我也不觉得反感,反而看她而不确定是不好推脱还是乐在其中的意思,让我觉得有种得意的感觉。

2022-0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