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奇闻世界网站,我们将带您了解更多奇闻世界!
微信扫码关注
看新鲜资讯

首页 >热门小说

【珍藏】张恪的幸福生活第七章

热门小说 发布日期: 2022-05-16 浏览:

【张恪的幸福生活】(第七章)

张恪的幸福生活(七)

谢晚晴和周淑惠经过仔细的推断,认为张恪在她们两人前面还是有女人的,

而且应该是中年女人。看到张恪面对她们两个是那么的疯狂和热爱,那么的恋恋

不舍,确定张恪又一些恋母情结,但是这个女人是谁?还是这些女人是谁?她们

两个不能确定的。

张恪小的时候是奶奶看大的,奶奶对张恪的严厉是少有的,缺少母亲的爱,

理所当然就对中年女性有了一些热爱。再加上张恪重生到现在虽然没有几天,但

是接触的都是中年美妇,对于前世风流人生的张恪来说,这样的女人无疑是最具

有诱惑的,最具有吸引的,中年美妇的身体发育已经很成熟,岁月的沉淀让中年

美妇们有了她们独特的韵味,这也是最迷人的,相比少女的青涩,具有了太多的

优势。

还有一点就是前世的张恪在重生前差不多到三十岁了,三十岁男人的眼光看

待女人和十六岁男孩的眼光看待女人那是不一样的。至于张恪以后的路要怎么走,

路上能遇到什么样的女人,谁也不知道,但是对于张恪以后的路,那一定是一条

成人世界的路。对于张恪这几天的表现,谢晚晴和张韶涵能肯定张恪还有其他的

女人,所以商定晚上对张恪试探一下。

" 张恪,你要说实话,好吗?这几天的事情让我和芷彤奶奶都能认识到,我

们已经是你的女人了,虽然现在我们不能确定一颗心都在爱你,但是以后一定会

只爱你一人的,我们包容你所做的一切,真的。你能告诉我吗?" 谢晚晴还是不

能确定张恪能说出来,但是她也要努力,她要了解这个男孩子,为什么自己面对

他的时候能那么的有依靠感,是那么的安全。自己比他大了十二岁,但是面对他

的时候好像是他比【珍藏】张恪的幸福生活第七章自己大了十二岁,这是多么奇怪的事情。他的举止谈吐,都是

那么的从容成熟,这也许也是吸引自己的地方,但是其他女人呢?是不是也被他

吸引呢?在他以后的世界里会有多少女人不能被他吸引呢?

看着谢晚晴有些可怜,张恪真的看着她有些可怜,也不知道是她在捍卫自己

刚刚所拥有的害怕别人抢走,还是在担心自己抢了别人的。张恪有些不忍心欺骗

她,可是怎么也不能告诉她自己和母亲梁格珍的事情啊,顾建萍还好说,但是梁

格珍呢,她们能不能接受呢?虽然现在她和自己的婆婆一起同自己同床共枕过,

但是两人是没有血液关系的,梁格珍就不一样了,那是亲身母亲啊。张恪也在犹

豫,说还是不说。

良久,张恪看着谢晚晴有些眼巴巴的样子,再说了,如果和她相处,以后的

事情也说不定会让她知道,长痛不如短痛,反正顾建萍现在也开始怀疑了,说了

看看她是什么反应。

" 我说了,你可不能笑话我好吗?" " 不会,真的。" " 我妈和唐学谦的妻

子顾建萍。" 张恪说完紧紧抱住谢晚晴,害怕她听到这样的事情后吓着她。

" 哦,我说呢,你为了唐学谦的事情使劲得跑呢,原来还有这出啊,快说说

你和你妈妈还有顾建萍的事情。" 谢晚晴没有被这样的事情打倒,只是微微吃惊,

这小子真是什么事都敢干啊。谢晚晴早年留学英国,什么样的事情没有听过,国

外的开放是国内人所不能见到的。谢晚晴也是很好奇,这样的事情让她也有了一

些女人特有的性格,那就是什么也想打听。

张恪略略说了一些事情,但是重生的事情没有说,那是谁也不能相信的。谢

晚晴听完张恪的事情,也就安静了。" 真没有想到你小子这么厉害啊,谁也敢吃。

" 说着还抓住张恪的鸡巴,来回的揉搓,一会儿就硬了起来。

" 告诉姐姐,还想吃谁,姐姐来帮你,好不好,想不想吃娟姐?她可是很骚

的,应该很久没有男人光顾了吧?当年芷彤她爸爸对她还是虎视眈眈的。" 这个

时候谢晚晴很兴奋,听了张恪的故事,勾起了她骨子里的欲望,表现的很色,同

时还要帮张恪物色女人。张恪不知道她说的真假,女人心海底针,琢磨不透的,

只好哼哼哈哈的瞎答应。

" 张恪,你来摸摸姐姐,姐姐下面都湿了。" 谢晚晴抓住张恪的手,伸向自

己的小屄,那里已经溪水哗哗了,两片厚厚的嫩嫩的阴唇已经大开,准备迎接主

人的到来。这时候,张恪也毫不犹豫了,他知道谢晚晴已经接受了自己的事情,

把谢晚晴的睡袍解开脱掉,让她躺下,把谁退曲成M形,露出淫水滑腻的小屄,

手握鸡巴,对准洞口,毫不犹豫就冲进去。

" 哦,慢点啊,好充实啊,爬下,来亲姐姐,对,好痒啊,用点劲。" 张恪

直接就亲到谢晚晴的耳垂,对于大多数女人来说,耳垂绝对是个兴奋点。

突然张恪听到啪啪几声,同时自己的屁股开始疼起来,谢晚晴被张恪亲的兴

奋起来,两只手就狠狠的打在张恪的屁股上。" 啊……嗯,别打,疼啊。" " 你

还知道疼啊,肏你妈的时候是不是就知道爽,嗯?你这个鸡巴还是人见人爱啊,

是不是?" 说着又是几巴掌。" 让你肏你妈,让你肏你妈。" " 啊,不准动,呆

着。" 张恪不敢说话,屁股疼了就来回扭动几下,鸡巴在小屄里也就搅动几下。

" 你也要叫我妈妈,不叫就不让你肏."其实是个人都有些黑暗心理,只是不

能获得这样的机会。谢晚晴听了张恪的事后,骨子里也想尝试一下这样的情结,

这是多么的刺激。这也就是禁忌快感。

" 妈,让儿子好好的肏你好不好?妈。" 张恪当然乐意这样的角色对换了,

昨天晚上晚晴还叫自己爸爸来的。

" 讨厌。" 谢晚晴听到张恪叫自己妈妈,羞红了脸。

张恪看到谢晚晴这样的娇媚,骨头早就酥了。" 让儿子好好肏晚晴妈妈。"

说完低头含住晚晴的奶子,鸡巴也开始了猛烈的抽插,张恪这次可是要一次性,

短时间内要把谢晚晴肏爽的,用最简单的姿势来战斗。

粗大的鸡巴在谢晚晴小屄里来回的抽插,谢晚晴的小屄里早就已经是湿淋淋

了,早就渴望一根热腾腾的鸡巴冲进去给自己制造快乐了。这时候得到了张恪的

甘露,美的直叫唤。

" 好儿子……肏的妈妈好爽……啊……轻点吸……嗯……嗯……使劲肏妈妈

……宝贝儿子使劲肏……好爽……好舒服……叫妈妈……儿子……来叫妈妈…

…" 谢晚晴被张恪肏那是爽透了,尤其是让张恪叫自己妈妈,那种心理的满足有

时候比生理满足更强烈。

" 晚晴妈妈……儿子肏的好不好……啊……?好不好……爽不爽……以后要

乖乖的让儿子肏……答应啊……" 张恪放开谢晚晴的奶子,气喘吁吁的对谢晚晴

喊道。

" 爽……好儿子……肏的妈妈真爽……妈妈太喜欢宝贝儿子了……乖乖的鸡

巴真厉害……哦……妈好爱……啊……使劲肏吧……妈以后……就是儿子一个人

的……只让儿子肏……快肏……啊……美死了……亲儿子……来啊……妈妈好爽

啊……" 谢晚晴被张恪肏的爽透了全身,此时张恪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

张恪不再说话,埋头加快速度,开始疯狂的抽插,两人阴部的肉搏击声一声

比一声响,发出啪啪的声音。谢晚晴也不在说话,咬着牙,双腿紧夹,暗暗用力,

同时还用脚后跟敲打着张恪的屁股。

两人搏斗了一刻钟,终于见到了效果,谢晚晴首先败下阵来,双手紧紧抓住

张恪撑在床上的胳膊,口里发出的声音已经含糊不清了。小屄开始紧紧的收缩。

张恪知道她高潮了,又加快了速度,他想和谢晚晴在高潮迭起的时候给她射进去。

" 宝贝……等等……等老公一会儿……坚持住啊……" 张恪气喘的说。

谢晚晴听到张恪的话,好像有些清醒了一点,微微睁开双眼,有气无力的呻

吟" 老公……晚晴不行了……晚晴要升天了……快来吧……让晚晴升天……老公

哥哥……射吧……" " 叫爸爸……叫爸爸就射……快叫……快叫……叫……" 张

恪也已经是樯橹之末了,欲望已经升到了高点,但是他要报复晚晴让自己叫妈妈,

他必须扳回这局。

" 爸……爸爸……张恪爸爸……好爸爸……射给晚晴吧……女儿爱爸爸的精

液……射啊……爸爸……不行了……死了……死了……啊……啊……啊……啊

……爸爸……爸爸……" " 好女儿……爸爸来了……爸爸射给你……射……射

……" 两人同时高潮了,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脸贴着脸,感觉着对方发烫的双

颊,小屄还在收缩,双腿还在发抖;鸡巴还在小屄里,一抖一抖发射着最后一颗

子弹。两人一起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

" 乖女儿,爽吗?" 良久,张恪打开沉默。

" 恩!晚晴以后只做女儿,不做妈妈了,好吗?爸爸?" 晚晴感觉还是做女

儿比做妈妈要爽。

" 好,来宝贝儿,让爸爸亲亲。" ………………

晚上周淑惠一直没有上来。张恪也没有下去,就抱着晚晴好好的睡了一觉。

今天是张恪来省城的第四天,也是案件有分晓的日子,他没有去晚晴的公司,

也不知道蔡绯娟第二天醒来是什么反应。经过审查,丁向山的问题很大,全都交

代了。诽谤,污蔑,贪污,受贿。唐学谦无罪,同时省委为了安慰唐学谦,决定

让唐学谦出任海州的代市长,明年开人大再选举。丁向山没有拖累许思,也确认

许思是他拉下水的,同时有了张恪为许思写的笔录,许思也无罪,但必须归还那

十二万。

有人欢喜有人愁。唐学谦要回海州任职,张知行也必须回去,张恪也要回去

找小叔要钱。张恪来省城的四天里,收获很大,降服了两个美女,偷窥了一个美

女,同时和顾建萍加深了感情,但是现在必须回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来,让晚

晴和周淑惠很伤心。张恪只好答应海州的事完了就来看她两。

………………

一路无话,海州来的车把他们接回去,来了好多人,张恪作为张知行的儿子

没有什么特殊的地位,被人安排在一辆商务车上,他郁闷。

高速路口上接车的人很多,周富明也来了,周富明是最大的赢家,成了市委

书记。宴会上没有张恪,张恪临走的时候盯着顾建萍看了几眼,顾建萍能感觉到

张恪的眼神,但是她作为市长夫人必须的参加宴会,自己冤枉了这么多天,也需

要杨梅吐吐气。

张恪一个人回到家,梁格珍还没有到家,张恪就开始就着家里的现有蔬菜做

饭,这是两个人的宴会。

梁格珍这几天过的很不顺,张知行和张恪为了唐学谦去了省城,虽然张恪打

电话说已经搞定,但是自己在单位里还是受到了歧视。她无奈,她忍受,寂寞的

时候就想想和张恪在一起的那短短的时光,也只有那时候自己才是最美的。晚上

想张恪的时候就把自己脱光了,让自己那美妙绝伦的胴体展现在镜子里,想象张

恪迷恋自己的样子,很幸福。此时她忘记了一切,包括张知行。

梁格珍下班后没有直接回家,家里冷冰冰的,虽然是夏天。去了商场,看到

卖化妆品的美女在兜售,凑过去看看,还真有几款不错,觉得自己应该好好保养,

只有这样才能让张恪永远迷恋自己,遂买了几款才回家。

打开房门首先闻到一股香气,太高兴了,冲到厨房看到张恪围着围裙炒菜,

过去紧紧抱住张恪的腰,眼泪哗哗的往下流。" 你这个臭小子,回来也不说一声,

担心死妈妈了。" 梁格珍太激动了," 你爸呢?" " 陪领导吃饭呢,我要回来给

宝贝儿妈妈做饭啊,惊喜吧?" 张恪一边盛菜,一边调笑梁格珍。" 等我一会儿,

马上就好。" 梁格珍下班后就去了商场,身上也比较粘,就去洗个澡。一会儿,

张恪就把饭菜做好,端上来了,把碗筷摆好,坐在椅子上等梁格珍。女人洗澡很

慢,大约一刻钟,穿着睡衣的梁格珍披着湿漉漉的秀发,两眼朦胧,从卫生间里

走出来。张恪看着梁格珍出水芙蓉的样子,很是心动,两人面对面坐着,相互对

视。

张恪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遍,梁格珍才放心下来。张恪看着妈妈妩媚的样子,

很是喜欢。" 傻小子,看什么啊,没有见过吗?" " 妈,你太漂亮了。" 张恪伸

手去摸梁格珍的脸,被梁格珍打了一下,结果张恪一躲,把筷子给捎带掉到地下

了,张恪赶紧站起来拉开椅子,蹲下去捡。蹲下【珍藏】张恪的幸福生活第七章去的时候看到筷子在桌子底下,

忽然看到梁格珍裸露在外面的小腿,心里一喜,想起前世有很多小说里描写的餐

桌下的游戏,灵机一动,现在何不自己也来一次呢。

伸手就去摸梁格珍的腿,梁格珍感觉到张恪在摸自己,也没有反抗,其实她

自己自从看到张恪回来后,心情就一直比较亢奋,但是现在还要做些不必要的反

抗。" 儿子,别,吃饭好不好?" 张恪没有理她,反而更加凑近,两只手一起行

动,把梁格珍的睡衣的下摆全部撩起。" 宝贝儿,怎么连内裤都不穿啊?想被肏

了吧,小屄是不是痒痒了。" 张恪伸手摸进去,毛茸茸的,已经有些骚水开始流

出来。

这就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女人,梁格珍才三十八岁,正是饥渴的年龄,欲

望旺盛的年龄,张知行自从跟着唐学谦来到市政府,忙起来浑天黑暗的,虽然张

知行也算是正当壮年,但是每天忙碌后的疲惫让他无力无心。梁格珍只有暗暗的

忍着,但是忍的越久爆发的也就越强烈。自从和张恪发生了关系,她的心境发生

了变化,她需要这样的性生活,她也爱上了这样的性生活。

这种既不破坏家庭,也能做到隐蔽的性生活,再加上这种喝自己亲生儿子的

不伦关系,让她既满足又感到刺激。几天没有张恪的生活,她已经有些空虚了,

一看到张恪,就想到他那根粗大的家伙在自己小屄里疯狂抽插,让自己欲望得到

了极大的满足,当自己叫儿子老公的时候,她感觉到儿子就是自己的老公,当自

己叫儿子爸爸的时候,她感觉到自己小时候被爸爸抱在怀里亲昵。这种行为让她

的心能静下来,去慢慢的体味那满足与美好。

张恪不知道梁格珍想这些,但是他也算是能比较理解一个女人的心。他也喜

欢这样。手指已经顺着被淫水润滑的小屄插进去了,慢慢的来回的旋转,搅动着,

让里面渗出的骚水慢慢的流出来。;梁格珍把脑袋支在桌子上,让一对大奶子下

垂,微微抬起屁股,把睡衣全部搂起,免得自己的骚水打湿。面对暴露在眼前的

胴体,张恪兴奋了,抽出手指,把梁格珍的双腿分开,让她那个肥厚的鲍鱼充分

的露出来,伸出舌头,细细的去舔。

梁格珍被张恪舔的很爽,也很痒,双腿紧紧的夹住张恪的头。张恪伸手抓住

梁格珍的两个硕大的奶子,用力揉捏着,奶子在手里变成各种形状。两个人就这

样搏斗着,张恪得忍耐力在这几天已经降到了最低。用劲推动椅子,梁格珍坐在

椅子上,硬硬的被张恪推开。张恪把梁格珍的双腿扒开,把睡衣脱掉,一具白嫩

成熟的胴体展现张恪眼前,张恪咽了一口唾沫。

" 来吧儿子,妈妈想死你了。" 梁格珍已经放下了作为母亲的尊严,现在只

是一个女人对男人的热爱,现在只是一个处于性饥渴的漂亮熟妇,现在只是一个

想被鸡巴肏的骚女人。梁格珍望眼欲穿的神态让张恪更加的狂热,快速的脱下短

裤,一根直挺挺的大鸡巴雄赳赳气昂昂的出现在梁格珍的眼前,饥渴的梁格珍伸

手抓住鸡巴,套弄了几下,低下头把龟头含进嘴里。

张恪抚摸着梁格珍的秀发,自己的妈妈看来是太饥渴了,看来以后得多多用

鸡巴安慰她了。张恪把鸡巴抽出梁格珍的嘴。让她站起来,椅子上已经有了一滩

骚水了,找毛巾擦干。然后把椅子搬到墙前,让椅子靠着墙。

" 儿子,你就知道用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糟蹋妈妈。" 梁格珍知道张恪这样

做是要做什么。坐在椅子上,两条腿翘起,让小屄尽量朝上。张恪看到妈妈梁格

珍这样的配合,那还犹豫什么,提枪上去,慢慢的把鸡巴插进去梁格珍的小屄里。

" 妈,不好,这样不舒服啊。" 此时张恪才发现身材高大的自己双腿竟然弯

曲,这样哪能用上劲。

" 让你小子糟蹋我。" 梁格珍看着憋屈的张恪,咯咯的笑了起来。

" 哼,看我的,到时候叫爸爸的时候你就知道厉害了。" 张恪看到梁格珍嘲

笑自己,也发狠道。

" 来啊,难道还怕你不成?" 女人永远比男人强,女人能连续的高潮,男人

就不行。

于是张恪抱起梁格珍,让她的双腿夹住自己的腰,把梁格珍紧紧的顶在墙上,

一下一下,狠狠的肏起来。梁格珍被张恪这样的姿势肏的很快便搂住张恪的脑袋,

嘴里发出嗯嗯的呻吟。

" 爽不爽?" 张恪一边肏,一边气喘吁吁的问道。

" 爽,爽死了,咬咬妈妈到耳朵。" 梁格珍已经进入到状态,开始主动起来。

" 好舒服,咬的妈妈好舒服。" " 难道肏的不舒服吗?" 张恪又问道," 乖女儿,

这几天想爸爸的鸡巴了没有?" " 嗯,想了,别停,人家想了。" " 想的时候有

没有自己摸啊?" 张恪继续问道。

" 没有,没有,张恪快肏吧,别说话,好不好?" 梁格珍此时正在状态,那

能让张恪停下来肏屄儿问自己这些呢。

" 张恪是谁?嗯?不说就不肏."张恪继续挑逗妈妈。

" 爸爸,张恪是爸爸,爸爸肏小珍吧,快肏小珍吧,小珍想爸爸的鸡巴肏."

梁格珍没有敢大声说,爬在张恪的耳朵上悄悄。说完还咬了张恪一口," 你这个

死小子,妈妈被你肏的都没有尊严了。" 张恪听到梁格珍这样说,也有些不好意

思,便抱起梁格珍,一边肏,一边在家里走动,这样梁格珍很快就被肏的高潮了,

淫水流了张恪一腿。张恪也累了,两人就回到床上。让梁格珍躺下,看着她绯红

的双颊,有些烫。张恪很开心,虽然没有射,但是满足了。

………………

" 小婶,张恪,小叔在吗?" 下午梁格珍上班去了。中午两人抱着睡了一觉,

醒来感觉很清爽。张恪要找小叔借钱,解决许思的问题。

" 臭小子,怎么是你啊,你小叔睡觉呢。" 小婶上次被张恪调戏了,耿耿于

怀。

" 小婶,这几天想我了没有?我可是天天想着小婶啊,饭都没有吃好,觉也

没睡好啊。" 张恪乘机调笑调笑这位美丽的小婶,说什么这也是熟女美妇,上次

没有能搞到手,心里还是痒痒的。

" 去去去,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张知非,小恪的电话,哼,这小子敢调戏

我,看下次见了不掐死他。咯咯。" 小婶嚷嚷道,生怕别人不知道。

" 喂,小恪啊,什么时候回来的?事情怎么样了?" 张知非虽然被小婶叫醒

了,但是还是掩饰不住内心的焦急,这次的行动虽然对他笑着是没有什么直接的

关系,但是成功了话,那就预示着自己也能大大的前进一步。

" 小叔,别着急,听我慢慢的给你说。" 张恪便把在省城的事情大致说了一

遍,把唐学谦当了市长的消息告诉了他。张知非听后很是激动,自己将要有靠山

了,虽然这个靠山是间接的,但是自己的堂兄是有了直接的靠山,那自己的脸面

也就大大的提升了很多。" 对了小叔,上次和你说的那个钱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对,就是十二万。" 张知非听到张恪提到十二万的事,就赶紧说已经准备好了,

" 你在市里等着我,我带钱找你去,叔将来可就指望你了。" " 放心吧叔,跟着

我是对的。" 张恪对张知非的有些疑问很是释然,毕竟自己还是未成年,一下子

要这么多钱,谁也有些怀疑。但是这段时间张恪对事情的出意外的表现,让张知

非对张恪有了新的认识,也很愿意在张恪身上投资。" 叔,我在沙田等你。" 半

个小时后,张知非开着他的捷达姗姗来了,张恪打开车门进去。张知非扔给张恪

一个袋子" 喏,都在这里。" 张恪拿过袋子,打开看了看。" 行,算我借你的,

你把握放到那个巷子口就行。" 一会儿,车子便开到巷子口,张恪提着袋子下了

车,头也不回就走进巷子里。张知非看着张恪的样子,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熄了

火,静静的坐在车里,抽起了烟。

实现有许思的指引,张恪很准确的走到许思家,见院门虚掩着,就直接走进

去。只听有人在说:" 今天就帮你们借到这些,赶紧把钱先交上去,对小思会有

帮助的,实在不行,立个字据,就写缺多少钱,我们卖血卖肾都会凑齐了还上,

不能让小思再受委屈,这事绝不能让小维知道,这孩子也要强,知道姐姐为她这

样,谁知道她会跟着做什么傻事?" 许思的父亲看到张恪在院子里探头探脑,便

走出来" 你找谁?" 随后又走出一个中年人," 你是许思姐的父亲吧,你是许思

姐的舅舅吧,我是许思姐委托的人,帮着凑钱,现在钱带来了,你们点点,完了

给我打个借条。" 说完把袋子交给许思的舅舅。许思的舅舅叫施卫忠,看着像是

有些主见的人。

听到院子里说话的许思的母亲施卫红(这个名字是我杜撰的,在五六十年代,

名字就是这样起的。原著里没有)走了出来,看到弟弟拿着一个袋子,把袋子朝

院子里一个方桌上倒去,扑腾扑腾一堆钱掉了出来。吓得她有些惊慌。张恪看着

施卫红出来,也是很是吃惊,许思的美是那么的清亮,青春的活力加上成熟的妩

媚,让她是那么的完美,那么的动人。

张恪心里也能猜测到时什么样的母亲才能生出这样的女儿来,现在他终于知

道了。眼前这位美妇看起来比妈妈梁格珍大一点,比周淑惠要小一些,身材修长

匀称,岁月没有给她的俏脸上留下了痕迹,光洁白嫩的脸上没有一丝的皱纹,胸

前那对沉甸甸的奶子随着走路一颠一颠的,煞是好看。乌黑亮丽的秀发向后扎起

来,举止秀雅,很让人舒服,这是典型的大家闺秀,漂亮端庄。

张恪心想,这么一条小巷子里怎么会藏着这么一位美人呢,这里还有没有美

女在珍藏呢?看来以后得多来这里转转。张恪盯着施卫红看了几眼就不敢看了,

怕出丑。" 阿姨你是许思姐的妈妈吧,我是张恪,许思姐给我做家庭老师,让我

中考得了全区第三。这钱是我家里的,帮助许思姐渡难关,也希望许思姐在我高

中还能帮我辅导。你们给我打张借条,我家司机还等着我呢。" 施卫忠说:" 姐

夫,这笔是借的,日后记得先给还上……" 许思父亲稀里糊涂的就写了借条,看

着张恪扬长而去。

张恪走出院子将借条撕得粉碎,把一把碎纸抛向空中,人从飘散的碎纸中穿

过,从容不迫。施卫红看着张恪走出院门,就跟了过来,看着张恪的背影,说不

出的感觉,许思出事后借了很多钱,现在好多亲戚的钱都借完了,但还是不够,

张恪的雪中送炭无疑是最有帮助的。看到张恪从碎纸中走过,惊讶的张开嘴,"

啊,你?" 再也没有说什么。

张知非看到张恪的举动,也看到施卫红出来。嘿嘿一笑:" 这家的女人还是

真漂亮啊。" 他也只看过许思的照片。

" 小叔,过段时间你也来海州吧,那个地方太小了。" 张恪这也是在给张知

非许诺,张知非知道张恪在整个事件中的作用。

" 行,叔听你的。" ………………

推荐阅读

【珍藏】至亲被轮奸

​至亲被轮奸害人我的母亲,她叫刘小慧,当时年纪四十一岁。身高一米六七,家庭主妇,是一个城市里面非常普通的那种女人。这是发生在我十二岁的事情,因为这件事我早早地发育成熟了。我第一次亲眼看到了成年人之间性交

2022-05-22

【珍藏】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41147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41-147)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41)思建仿佛没有任何事情一般,没有任何的回忆和估计,在娱乐场玩得不亦乐乎,似乎我们所有人都围着他转,而我和可心则是面带复杂,心里不是个滋味,可心不

2022-05-22

【珍藏】同类18

​【同类】(18)第十八章、何志:罪恶感我忘记了我说了多久,说了多少该说的、多少不该说的,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依然坐在陈明科的办公室里,而陈明科也就坐在我的对面。他端着茶杯的手正悬在嘴边,眼睛盯着我,那眼

2022-05-22

【珍藏】料理节目之地狱沙锅

​料理节目之地狱沙锅料理节目之地狱沙锅法子被某著名美食料理节目,从收看节目的观众里,特别选择成为今天的主 菜。节目的主持人向参与节目的艺人们,及现场观众介绍了法子。身着游泳衣照 片被公布在大型的电视墙,从现

2022-05-22

【珍藏】猪八戒回高老庄

​猪八戒回高老庄..灵山峰头聚彩霞,极乐世界起瑞云。大须弥山大雷音寺内,唐僧五师徒正接受佛祖赐封。“唐僧,汝前世原是我之二徒,名唤金蝉子。因为汝不听说法,轻慢我之大教,故贬汝之真灵,转生东土。今喜皈依,万里

2022-0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