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奇闻世界网站,我们将带您了解更多奇闻世界!
微信扫码关注
看新鲜资讯

首页 >热门小说

【珍藏】激情中的平凡五偷窥中的高潮

热门小说 发布日期: 2022-05-22 浏览:

【激情中的平凡】(五,偷窥中的高潮)

五,偷窥中的高潮陈姐好像很犹豫,半天才说:柳絮,今天我们就敞开的说

吧,当你介绍军哥时候,我是有过思想斗争的,这么说吧,我这个人有点窝囊,

离不开男人,虽然性爱不行,可我很依恋家的温馨,可能是我贱吧,不伺候男人,

不洗衣做饭不习惯。

离婚后我很孤独寂寞,我又不敢轻易找,很怕,我知道性对婚姻多重要,我

不想再一次被抛弃,我想了很久,也偷偷打听你们,知道军哥和长江的关系,说

实话,我瞧不起过军哥和你,你们对不起长江。不过我又想到你不会和长江离婚,

最主要的是你居然给军哥介绍对象,我很不理解。

军哥我也熟悉,经过一段时间接触,真的感觉他是可以依靠的最好人选,我

也想过,如果嫁给军哥,至少不会被抛弃,另外还有一个主要原因。说到这不觉

脸又红了。柳絮催促道:什么原因啊?

陈姐红着脸说:那次看见你和军哥做,我,我居然有了快感,第一次内裤都

湿透了,我。说到这脸更红了,低着头说不出话了。

柳絮惊讶的说:你,你看见我们做爱有感觉?这,这太不可思议了。陈姐不

好意思的说:是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那种感觉很美妙,我以为和军哥

会好的,可是,就是兴奋不起来,还是恐惧,我,我们性生活糟透了,我好怕,

我不想失去军哥,失去家,你能理解吗?

柳絮似乎有所明白,又很疑惑,不安的说:那你怎么想的,打算怎么做。陈

姐低头说:本来我还不知道怎么开口,现在知道长江也知道你们的事,我就不客

气了,我想你帮我。柳絮紧张的说:怎,怎么帮?

陈姐鼓足勇气说:我想让你和军哥继续,我,我想看。说完头更低了。柳絮

赶紧摇头说:陈姐,这,这怎么能行呢,我答应长江和军哥结束了,我,我,我

不能啊。

陈姐眼圈红了,伤感的说:我知道,我很自私,但我没有别的办法了,我知

道这对长江不公平,我愿意为此做任何事,柳絮,帮帮我吧,你们有过,一次两

次有什么区别吗,如果这样我能过正常性生活,我,可以用身体补偿长江。说完

忍不住又流下眼泪。

柳絮心乱如麻,这算什么?交换吗?不能,不行,同时又有某种期待的成分,

军哥挺着鸡巴的样子出现脑海,这是怎么了,不不,看陈姐可怜的样子,又不想

伤害她,乱,太乱了,柳絮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喃喃的说:那,那军哥也不会同意的呀,长江也不一定同意啊,如果为这事

翻脸,多不好收场啊。陈姐说:只要你同意,军哥我做工作,长江那里你先说说,

不行我和你一起和他说,算我求你了好吗?我四十三了,军哥四十八了,还能有

几年啊,柳絮。

柳絮沉默许久才小声说:我,我试试吧,不过长江要是不答应,我也不答应。

陈姐脸上路出高兴的荣光,看看表,大声说:都快七点了,我们去蓝月亮吃

饭。

两个女人走出茶楼,打车去蓝月亮吃饭。

几杯酒下肚,两个人的话也多了,顾虑也少了。红着脸的陈姐神秘的问柳絮:

你说长江和军哥和你做的有啥不同,看你平时那么文静,叫的那么骚,要不是亲

眼看见,打死我都不信。

柳絮摇摇头说:这事说不清楚,感觉不一样,很过瘾的感觉,和军哥做的时

候,就是想叫,想打声叫,控制不住,哎呀,不说了,你也会有这感觉的。

之后又都说了什么,柳絮也记不清了。李长江听完,脸色阴晴不定,心里说

不出什么滋味,对陈姐即可怜有恨,这是想干什么,拿我老婆让你老公操,你看

着找感觉,我他妈算怎么回事,把我当铁盖王八吗?

阴着脸说:你怎么想的?你觉得这样能帮助他们吧,你对我又是怎么考虑的?

柳絮低下头说:我这不是增求你意见吗?你要是不同意,就算了,我又没全

答应。

李长江不觉愤怒的说:没全答应,啥意思?

柳絮说:我是觉得陈姐可怜,再者说了,你以为不想军哥真的这样痛苦下去

吧,你,你们可是兄弟。李长江冷笑着说:哼哼,你求之不得吧,看你的意思,

已经同意了,还问我干什么,你说说你的真实想法吧。

柳絮摆弄着衣角,低着头说:我觉得没,没什么,以前你能接受,现在应该

也能接受,你没觉得我们又缺少激情了吗?你别激动,其实你我都一样,你一样

忘不了玲子。

提到玲子,李长江沉默了,无力在坐下,沉默不语。柳絮接着说:我是想结

束的,要不是陈姐,我绝不会在和军哥发生关系的,长江,我们自己需要激情,

同时也能帮助军哥和陈姐,你不想他们分手吧,你答应过玲子关心军哥的呀,另

外,我想过了,陈姐也需要你帮助,我们这几天通电话交流过,她也想你参与。

李长江闷声说:柳絮,我支持过你和军哥,可现在不同了,陈姐让我参与,

怎么参与,一旦出问题,后果我们都担不起。柳絮说:我也有过顾虑,不过就我

们两家,而且我们的关系又不一般,应该不会有事的。

李长江心里明白,柳絮是不能回头了,沉默一会说:你看着办吧。说完进卧

室躺在床上心乱如麻,看来自己的王八是当定了,不理解的是陈姐会性恐惧,居

然想看自己老公操别的女人,真看不出来啊,同时心里有种冲动,眼前不是出现

军哥操柳絮的情景,军哥真的那么厉害吗,让柳絮如此难忘,不知道军哥怎么操

的柳絮,莫名的有种也想看看的冲动。

陈姐失眠好几天了,每天夜里瞪着眼睛无法入睡,身边的丈夫对自己关爱有

加,可自己连最基本的性爱都无法给予,她恨自己,恨那个强奸自己的男人,恨

那个抛弃自己的男人,她不想再一次失去军哥,和柳絮见面,是经过激烈思想斗

争的,没其他办法了,只能这样,可不知如何和军哥开口。

军哥感觉自己是幸福的,陈姐对自己又疼又爱,让他感觉到了家的温暖,亲

人的关怀,又很压抑,自己的生理需求仍然很强烈,每次和陈姐做爱,干涩的阴

道,痛苦的表情,让自己欲罢不能,又无可奈何,这让他经常想起和柳絮做爱的

激情,越想鸡巴越硬,越难受,暗暗骂自己混蛋,不应该,长江和柳絮对自己太

好了,不能在有这种想法了,自己快五十的人了,在忍忍吧,暗暗叹息。

陈姐开始为自己的计划费劲脑汁,直接说怕军哥有想法,看了只能制造条件

了。为了自己的后半生,陈姐是豁出去了,拨通李长江电话,越好在茶楼见面。

特意打扮一番的陈姐,增添了许多成熟女人的韵味,坐在李长江对面,看着

李长江铁青的脸,打破沉默,平静的说:长江,柳絮都和你说过了,我不重复了,

今天约你出来,是想和你谈谈心,请你原谅我的自私。

李长江不得不佩服陈姐的勇气,不禁多看了陈姐两眼,陈姐很平凡,平凡中

带着一种自然美,高耸的双乳,宽大的屁股,微微隆起的小腹,有股特殊的女人

味,看的陈姐脸红了。自己也觉得尴尬。

清了清嗓子说:以前的事你也知道了,我也把话说明白了,我不阻止你们,

也不支持你们,另外我想知道军哥的态度。陈姐说:我还没和他说呢,我知道怎

么做。

陈姐也平静的说:长江,不要意气用事好吗?我知道这对你不公平,谁让我

有性恐惧症呢,我也是没办法啊,如果我好了,我,我一定补偿你。说完红着脸

低下头。李长江心里一颤,又多看了沉寂几眼,生理不觉有了反应。

李长江低声说:你,你真的看他们做有感觉吗?陈姐羞涩的说:嗯,那是第

一次有那种感觉,我,我是偷窥狂吗?你是不是觉得我变态啊。

李长江说:也许是你的经历有关,我没看过,不知道什么感觉,陈姐眼睛一

亮,似乎感觉到某种启发,不觉小声说:其实看他们做也很刺激,你,你想过看

吗?李长江不觉脸发热,心跳加快,那种莫名的冲动让他鸡巴硬的发疼。紧张的

说:我,我不知道,怎,怎么看。

陈姐笑着说:我安排,到时候你会明白那是什么感觉的,长江,我真的谢谢

你,我需要你配合。李长江疑惑的说:你让我怎么做。陈姐说:给他们创造合适

的环境和氛围,我来想办法。

李长江心里暗想,我配合她,好让她老公操我老婆,女人啊,真难理解,同

时心里也有某种期待的感觉。两个人又聊了聊,分手的时候,李长江不知道出于

什么原因,亲了陈姐一口,陈姐红着脸没有说话,也没有反对。

李长江这几天闹心的很,各种情绪让他坐卧不宁。等待,这种当王八的等待

揪心,期待,欲望的期待让他兴奋,彷徨,欲望和情感间的彷徨,让他迷茫,气

愤,气愤柳絮的不忠,让他闷气闷生,怀恋,怀恋玲子的真情,让他思绪难平。

周六早上,陈姐打电话告诉李长江,今天有活动,李长江当然明白什么意思,

在看柳絮,脸色微红,看着自己,不自然的笑了笑说:那我上午先不去店了,下

午在过去。李长江突然有种厌恶的感觉,心里暗暗说『十足的婊子骚逼』我倒要

看看你会怎么做。没说话,自己去店了。

中午军哥来电话,说是陈姐邀请李长江和柳絮晚上去家里吃饭,让早点过去。

李长江冷漠的答应,心里别提多闹心了,他对军哥始终是当朋友的,他也在

想军哥会什么反应,到时候在说吧,不鸡巴想了。

军哥此刻也是坐不住,陈姐这几天夜里经常提出让自己找个情人,开始以为

开玩笑,慢慢觉得陈姐是认真的,自己拒绝了,但怎么能不想做爱呢,每天硬的

难受,又不能做,那是什么滋味啊,也怪了,越被欲火煎熬越回忆和柳絮的激情,

柳絮的影子会经常出现脑海里。

早早来到军哥家里,柳絮和陈姐已经在了,柳絮穿着和那天湖边一样,性感

妩媚,陈姐穿着一件碎花连衣裙,更加充满成熟女人味。

军哥笑着下厨,柳絮红着脸看了李长江一眼,跟着军哥进入厨房。陈姐大声

说:家里没酒了,我和长江买酒去。说完拉着李长江出门。下楼后对李长江说:

长江,再一次请你原谅,我让他们单独培养气氛,我四十多岁的人了,做出这种

决定,就不会后悔,我想你也应该和我一样不后悔吧。说的李长江无言以对,自

己今天只是配角。

磨蹭半天,买了几瓶啤酒,回来进屋,柳絮正往餐桌放菜,明显脸色红润。

军哥显得尴尬,掩饰不住胯下支起的帐篷,不敢抬头看陈姐和李长江。

四个人各怀心事,无心酒菜,可以说吃的毫无兴趣,随便乱聊一些家常,简

单吃完饭,陈姐突然对军哥说:我们去公园走走吧,难得今天有空。柳絮也附和

说:嗯,走走好。李长江一句话也不想说。

公园今天人很多,湖边到处是人,慢慢的陈姐故意落后,和李长江一起边走

边聊,渐渐和军哥柳絮有段距离。陈姐小声说:一会我们找个理由先走。李长江

一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耸耸肩。

过了一会,陈姐快步走到军哥和柳絮面前说:公司来电话,有事要加班,真

扫兴,你们玩,我让长江送我。军哥有点疑惑的说:别麻烦长江了,我送你得了。

陈姐笑着说:不用了,长江刚才也有电话,他爸爸找他有事,正好顺路。柳

絮说:那好吧,一会我自己回家。

李长江开车,陈姐让他把车停在小区里面一个角落,带着李长江上楼坐下,

脸色有点苍白,幽幽的对李长江说:我知道你一定在骂我,一定很纠结,我何尝

不是呢,我做出这个决定,也付出很多的。李长江叹息着说:那你打算下一步怎

么做?

陈姐给军哥打电话说加班要到十二点,不用等自己,让后充满乞求的看着李

长江,李长江已经没有退路可想,象征性的给柳絮打电话说晚上不回去了,让军

哥送她回去。

沉默等待,陈姐手机响了一声就断了,陈姐咽了口口水小声说:他们回来了,

跟我来。说完拉着李长江进入卧室,打开大衣柜,里面空荡荡的,明显是陈姐精

心准备好的。李长江和陈姐进入大衣柜,关上门,有点闷热,两个人爱的很紧,

一阵女性特有的气息,让李长江有种窒息的感觉。陈姐按了一下,衣柜门把手处

出现两个洞,正好可以看见整个卧室。李长江心中暗想,这女人真是奇怪,这是

用尽心机啊。只有苦笑。

一会功夫,开门声和柳絮说话声传来:军哥,好久没单独和你在一起聊天了,

陈姐真干净啊。军哥不自然的说:啊,她很能干,你还是早点回去吧,我怕长江

误会,柳絮小声说:怕什么,你这么想赶我走吗?军哥赶紧说:没有,你不要误

会,我,我,哎!

一阵沉寂后柳絮说:看看你的卧室有什么变化。说完首先进入卧室。李长江

和陈姐通过小洞清楚看见柳絮站在床边,看了大衣柜一眼,转过头轻声说:军哥,

你们的床可比以前大多了,一定很舒服。说完弯下腰,用手按了按,屁股对着军

哥,几乎挨着军哥的小腹。

军哥有点不好意思,鸡巴早已硬了,闻着柳絮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呼吸明

显加快。柳絮好像无意似的往后退一步,撅起的屁股碰到军哥支起的大包,空气

瞬间好像凝固一样,柳絮停住没有动,军哥想躲开又使不得,大衣柜里的陈姐紧

紧抓住【珍藏】激情中的平凡五偷窥中的高潮李长江的手,微微有点颤抖,李长江突然有种异样的冲动,不觉也紧紧抓

住陈姐的手,思绪变得充满期待。

留在站起来,自然靠在军哥怀里,军哥慌乱的不知所措,柳絮闭上眼睛,慢

慢靠在军哥怀里,屁股扭动几下,低声说:军哥,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搂紧我。

军哥结结巴巴的说:这,这不好,这,这,柳絮,我,我。

柳絮打断军哥的话,手已经隔着裤子爱抚军哥坚硬的鸡巴喃喃的说:不要说

了军哥,我知道你想我了,你硬了,军哥,我想你,你想我吗?军哥似乎已经失

去意识,这种时候已经不可能理智,一把搂住柳絮,双手用力揉柳絮的乳房,穿

着粗气急促的说:想,想死我了,柳絮,我想要你。两张嘴紧紧吻在一起。

快速甩掉衣服,柳絮躺在床上,双腿分开,闪着淫光的私处对着军哥,军哥

颤抖的压在柳絮身上,屁股一沉,两声闷哼,粗大坚硬的鸡巴深深插入柳絮的阴

道,两个褐色的大蛋紧紧贴在阴唇。

衣柜里的陈姐一阵颤抖。李长江莫名的兴奋起来,不在为军哥操自己老婆纠

结懊恼,欲火在燃烧,手伸进陈姐裙子里面,毛茸茸的,热乎乎的阴部抚摸,陈

姐紧咬牙关,很怕出声。

军哥的屁股开始用力,大鸡巴『噗嗤噗嗤』猛插柳絮。柳絮叫了:啊啊,好

硬啊,操死我了,啊,啊,军哥你好厉害,啊啊,鸡巴好硬啊。军哥眼里冒着欲

火,激动的说:柳絮,我操你,想你逼,你知道吗,想操逼,鸡巴憋的都疼了,

我不管了,我要你,我要操你逼,我要你为我骚。柳絮兴奋的淫叫:嗯嗯,我的

逼也想你鸡巴,啊,啊,操我骚逼吧,用力,啊啊,换,换个姿势,用你最喜欢

的姿势。翻过身,撅起屁股,军哥搂住柳絮大屁股,鸡巴又一次深深插入柳絮阴

道『啪啪』一阵猛操。

陈姐盯着外面淫靡的画面,要不是李长江手托着屁股,可能会瘫倒,身体在

颤抖,李长江感觉到陈姐已经流水了,黏糊糊的,鸡巴已经硬的发疼,这种特殊

的刺激让他异常兴奋,早已忘记当王八的耻辱。

激烈的性爱持续不长时间,就在高声淫叫中释放了。白花花的静夜流出柳絮

的逼,格外醒目,喘息着搂抱一起久久才分开。柳絮对军哥说:不早了,送我回

家好吗?军哥赶紧穿衣服,脸上满是高潮的喜悦,和柳絮离开卧室。李长江听见

关门声后,迫不及待的的推开大衣柜,抱着陈姐退出大衣柜。

两个人浑身已经被汗水湿透,不需要什么语言,李长江聊起陈姐裙子,扯下

内裤,陈姐颤抖着撅起屁股。李长江握着坚硬的鸡巴,微微用力,就被陈姐淫水

泛滥的阴道吞入,一声呻吟从嘴里发出,积压多年的性快感爆发了,控制不住的

『啊啊』淫叫,这种被充实的快感,让陈姐体验到什么才是女人,每一次深入,

都从心底感觉愉悦。高潮来得如此强烈,火热的精液在体内喷射,奇妙的感觉,

窒息的快感,差点让陈姐昏厥过去。

两个人喘着气躺在床上,李长江的裤子孩子脚脖子,感觉怪怪的,你看看我,

我看看你,李长江不觉笑了,陈姐红着脸也笑了,笑着笑着突然哭了,搞得李长

江有点慌了。

陈姐平静下来说:没想到,性爱如此美妙,四十多岁才体验到,是你给我做

女人的乐趣,我谢谢你,真的谢谢你和柳絮。

李长江提上裤子说:其实你很优秀,这些年你受苦了,我得走了。陈姐爬起

来,注视着李长江,突然扑进李长江怀里,急切的吻住李长江,好动情的热吻好

久才分开,恋恋不舍的送李长江出门。

待续

推荐阅读

王栎鑫吴雅婷为什么离婚?网友推测:为上综艺假离婚

​近日,有网友在王栎鑫前妻吴雅婷的社交动态下留言:看着挺恩爱,为啥离婚了?随后有网友便回应表示为了那个综艺节目吧。吴雅婷先是点赞该网友评论表达内心的无语,紧接着怒斥网友:你也有孩子,为了上个节目能离婚的

2022-08-14

景甜范丞丞合照打伞留众人淋雨 景甜耍大牌是什么情况?

​5月16日,一则标题为《艺人真的好高贵呀,大秀结束合照都要打伞》的帖子引起热议,景甜、范丞丞等人出席某活动,在最后合照时都要打伞,这一举动惹出了不少争议,被指架子大。画面中,撑着伞的几位明星和后面淋着雨等待

2022-08-14

越共十二届中央政治局委员、总书记等名单公布(完整)

​越南通讯社1月28日消息,当天上午,在越南共产党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闭幕式上,代表十二大主席团,丁世兄公布越共第十二届中央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的结果和选举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中央书记处书记、

2022-08-14

悉尼劫匪要求提供伊斯兰国旗帜难倒澳大利亚警方

​【悉尼劫匪要求提供伊斯兰国旗帜难倒澳大利亚警方】澳媒体援引政府消息来源报道,警方在接到咖啡厅劫持人质者提供伊斯兰国(IS)旗帜的要求后,四处寻找IS旗帜未果。他们联系了一些可能拥有IS旗帜的人,结果别人都不愿

2022-08-14

日本防相向自卫队作出指示 准备行使集体自卫权

​中新网9月28日电 据日媒报道,日本防卫大臣中谷元本月28日主持了该国防卫省与自卫队高层干部的联席会议,指示自卫队根据新通过的安保法案,切实履行新的国际警备任务。资料图:日本防卫大臣中谷元。据报道,中谷元在会

2022-0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