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奇闻世界网站,我们将带您了解更多奇闻世界!
微信扫码关注
看新鲜资讯

首页 >热门小说

【珍藏】淫途第十六章怜姐和心心上

热门小说 发布日期: 2022-05-22 浏览:

【淫途】(第十六章:怜姐和心心 上)

第十六章:怜姐和心心(上)

口爆之后,我痛快的摔坐到了椅子上,这时才猛然想起一件事。我光顾着兴

奋的大干特干,结果完全忘记拍摄了,心里好一阵懊悔,遛狗、骑马、口爆的精

彩过程一个也没记录下来。

「怎么了?主人。」怜姐依偎在我双腿间,敏感的察觉出我的异样情绪。

我一脸沮丧的回答:「光玩了,我都忘了拍下来了。」

「没事儿,主人。你要是想拍,咱们再重头来一边不就行了。」

「好马不吃回头草,都玩过了,再来一遍也没意思。」我有点口渴,起身拾

起马鞭,牵着怜姐回到客厅喝水。

我拿出摄像机拍摄,怜姐面对着我的镜头,依旧淫贱无比的跪在我双腿间,

为我轻柔的抚摸有些软蔫的鸡巴,她手上套着的红丝连裤袜以及丝袜上鼓凸的网

纹来回摩擦着,真的如我开始时就预期的那样,比皮肤与皮肤【珍藏】淫途第十六章怜姐和心心上的直接接触更显得

有变化,更令人感到快感和刺激。

我舒畅的用马鞭拨弄着怜姐的奶头,时不时的还会不轻不重的打奶头一下。

怜姐随着我的击打发出低低的呻吟,双手更加变换花样的挑逗我。

「还是首都北京好!」我看着眼前淫荡而下贱的怜姐,情不自禁的把心里话

说出了口。

「主人,你是第一次玩SM吧?」怜姐娇声骚气的问我。

我拣了一块最大的雪梨,放进嘴里吃着,用以缓解心中的性饥渴:「嗯!在

大连可玩不到这个,有钱都没地方找!」我回答着,将雪梨大口大口的吞下去,

忽然想起葆姐说她能给我推荐SM妓女,不禁问怜姐:「你认识一个叫艳姐的吗?」

怜姐听了,摇了摇头:「不认识,怎么她也做SM吗?」

「不是。」看来葆姐能给我推荐的SM妓女不是怜姐,我心里一阵高兴,没

想到北京的SM市场还挺繁荣的。

「在北京卖SM的不少吧?」我食髓知味,希望能探听到更多这方面的性息。

怜姐略想了一下:「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听说北京还有个地下的秘密俱

乐部,叫监狱文化酒吧,里面有很多女人专门提供这种表演和服务。」

「是吗?还有这样的俱乐部。……你知道那个酒吧在哪儿吗?」我心中不禁

向往那幻想中的『SM圣域』。

「不清楚,我也是听客人说的,好像在朝阳区望京花园一带。……听说那里

没什么意思,价钱便宜,所以女人都不脱衣服,而且大庭广众的,其实就是喝喝

酒,看着表演学学怎么捆绑,拿皮鞭装模作样的抽两下就完了,跟在家里完全不

一样,很多真正的SM花样都玩儿不了,到那里顶多算是过干瘾去罢了。」

也不知道是那个监狱文化酒吧真的不好玩,还是怜姐怕我去了那个SM大集

市,会丢失我这个客人,总之是在极力的贬低。

我推断了一下,觉得怜姐的话多少有些可信,无论酒吧多么隐秘,毕竟还是

公共场所,玩得太直接太露骨了,公安不去抄家才怪呢。这么一想,我对酒吧的

幻想打消了不少。

「你知道北京有多少在家做SM的?」我转而顺着这条线索追问下去。

「十来个吧,不过都是在网上看过相片,真人不认识。」

我听了,显得有点失望,怜姐精明的捕捉到了我的心情,忙补充:「不过网

下我也认识一个,人很年轻,才24岁,这样的年轻女孩儿在北京SM圈儿里很

难找的。」

「24?」我又兴奋起来。

怜姐一笑:「嗯,24,叫心心。……她给人包养做过三年的专职女奴,才

出来兼职,被调教的非常好,很听话,技术也很地道。」

「是吗?」我头脑中已经浮现了同时调教二女的精彩画面,鸡巴不由得在怜

姐手里抖了两抖。

怜姐不愧是经验老到的妓女,一下子就猜透了我的心思,脸上泛起更加诱人

的骚媚,询问我:「主人,要不要我把那只小母狗也给主人叫来,主人可以一起

调教我们,我们还可以表演女同给主人看。」

「女同表演?」我有点激动的求证。

除了在网上看过,我还真没在现实中见过两个女人做爱,即使平常有机会玩

一次所谓的『双飞』,也是肏完一个,再肏另一个。妓女们对同行姐妹的警惕心

高得吓人,别看她们肯和客人无套打炮或者大玩毒龙钻,但要是叫两个妓女互相

玩弄对方的骚屄,或者舔对方的屁眼,那根本不可能办到。

我就此问题探问过一些妓女,有的说嫖客再能玩,也没妓女接客多,所以嫌

同行脏;也有的说给别的妓女舔烂屄、舔臭屁眼掉价儿。「别的婊子都比我脏,

比我下贱!」我想这大概是妓女们的共同想法,是她们唯一还能找回来的,用以

自我安慰的那一点点骄傲,也是她们绝对要守护的最后『尊严』。

怜姐媚媚一笑:「没错,女同表演,互相摸,互相舔,互相肏,还可以互相

SM。」

「那你叫她来吧!」我喜悦得都忘记问长相和价钱了。

「好,我打电话看她有没有时间。……价钱和我一样,600两小时,800

包夜随便玩儿。」怜姐说着,却没有起身,等待我的选择。

「当然是包夜了!快去!」我催促着,用马鞭轻轻的在怜姐的脸蛋儿上敲了

敲。

怜姐欢喜的起身,拿电话联系了一通。

「没问题,她住的不远,一会儿就过来。」怜姐撂下电话,腻腻的坐到我身

边:「主人你等一会儿,我去给她准备灌肠的工具。」

「待会儿我给她灌吧。」我邪恶的一笑。

「好,那我给主人准备一盒牛奶,牛奶灌肠更好看。」怜姐殷勤的为我出了

一个好点子,然后扭着身子去了厕所。

我又拿了一块雪梨吃着,打开电视等待,果然没到十分钟门铃就响了,怜姐

从猫眼里看了一下,知道是心心,完全不避讳的开门,让心心进家。

「主人,这就是心心。」怜姐风情万种的介绍。

我看了看,眼前的心心确实如怜姐说的那样年轻,面容姣好,身材适中,一

头略带波浪的卷发,一身时髦的淡褐色连衣荷叶短裙,腿上黑色半透明花纹丝袜,

脚下金褐色高跟皮凉鞋,再搭配上一只金属环柄的金色小皮包,让人望去既时尚

动人,又不失女性的素雅。

「小母狗,爬过来!」我忍不住已经进入主人角色,坐在沙发上岿然不动,

一边拍摄,一边发号主人的命令。

心心对这种命令非常熟悉和熟练,立时跪趴到地板上,双眼渴求的望着我,

真像一只发情的母狗一样慢慢的爬到了我脚边。

「主人,小母狗来了。」心心吻了一下我的脚面,抬头等待我的下一个命令。

我赞赏的笑了,抚摸着心心的头发:「真乖,带上项圈,我给你灌肠。」

「谢谢主人!」心心欢叫,开始脱衣服。

此时怜姐已经拿来了一副项圈和狗链,跟着跪下,上呈给我。心心很快就脱

光了,于是我亲手将项圈给她带上,勾上狗链,然后牵着两条母狗去厕所。

「小母狗,你能灌多少?」我接过怜姐为我准备好的500CC的注射器,

因为是第一次给女人灌肠,所以激动得双手都有点颤抖了。

心心向我摇了摇屁股:「主人,2500没问题,3000是小母狗的极限。」

「好,那咱们就向极限挑战!」我高兴的吸了一管温水,然后急切而略带粗

暴的将注射器的尖嘴插进了心心的屁眼里。

「啊~~,主人。」心心立时用渴求的目光望向我。

我心里更加冲动,使劲将注射器里的温水快速灌进心心的肠道。

「谢谢主人,啊~~。」心心发出浪叫。

我兴奋得头脑中已经空白一片了,只知道一管又一管的注射,甚至连心心的

叫声都听不清楚了。

「主人,太多了,小母狗不行了。」我因为一时高兴,忘记了心心的容量。

心心紧缩着屁眼,试图强忍着不让那3000CC的水喷射出来,可已经达到极

限的紧迫感还是让心心有些把持不住,屁眼一收一缩之间,水一股股的如同温泉

一样涌了出来。

「啊~~,主人,小母狗憋不住了。」心心哀求的望着我,期望我能命令她

喷泄出来。

我不怀好意的抚摸心心那已经微微鼓胀的肚皮,一点一点用力挤压。心心不

禁身体轻轻颤抖起来:「啊~~,主人,……不要这样……。」心心一边呻吟着,

一边依旧强忍着。

「不行了,主人!」心心的声音渐渐变得有点尖锐了,我猜大概她是真的到

达忍耐的极限了。

我高兴的一拍心心的屁股:「去吧!蹲到马桶上,我要看着你倾泄出来。」

此时此刻淫靡放荡的情景,让我完全忘记了人体排泄物的脏臭。

「嗯~~」心心迫不及待的按照我的命令跨到马桶上,双手将屁眼大肆扒开,

紧跟着肠道里的温水尽情而舒畅的用力排泄出来,就像撒尿一样,「咝啦啦」的

掷地有声,在马桶中的水窝儿里激溅起层层水花。

「真好看!」我低着头,看完心心的整个排泄过程。大概心心来之前自己灌

过肠,或者是刚接过别的客人,所以她的排泄物里完全没有污秽恶臭,反而很干

净,这让我更喜欢也更兴奋。

我忍不住一挺略有勃起的鸡巴,送到心心面前,心心坐到马桶上,扶着我的

鸡巴含住龟头就乖顺的吸吮起来。我立时一阵酥爽,连忙拍拍屁股:「来!大母

狗,你们一前一后。」

「是!主人。」怜姐趴到我身后,扳开的我屁股,伸舌头为我做起毒龙钻。

「呼~,爽!真爽!」我被怜姐和心心前后夹攻没几下,鸡巴就在心心的嘴

里完全勃起了。

心心惊讶的吐出我的大鸡巴,淫荡无比的抬眼望着我:「主人,好大呀!」

说着,溜下马桶,下贱的跪到我面前。

「喜不喜欢?」我拿着大鸡巴,拨打着心心绯红的脸颊。

「喜欢,小母狗喜欢死了。」心心迎合我的心思,一副贪婪表情的继续舔我

的大鸡巴。

我身心舒畅的享受着,忽然看见了洗手台上的牛奶:「哟,都忘了。……来,

等会儿有你吃的。」我说着拿过牛奶,又命令:「起来,扶着洗手台撅着。」

心心顺从的摆好姿势,我将牛奶倒进怜姐捧上来的小塑料盆里,用注射器吸

了一管,然后开始往心心的屁眼里注射,这次我没像刚才那样焦急,而是一点一

点的把牛奶送入,然后又吸回来,再送入,让一管牛奶反复的进出,直到回吸了

牛奶量非常少了,这才又重新在塑料盆里吸了第二管。

「主人,你真会调教小母狗。」心心一副激动而又兴奋的模样回应我。

我继续将第二管牛奶也完全的推入,然后放下注射器,又将食指插进去,在

心心的屁眼里来回搅动,牛奶随着我手指的进出流了出来,看着心心那被牛奶润

湿的粉褐色屁眼,我真恨不得立刻就把大鸡巴插进去。

「爽!我现在就想肏你这只小母狗了。」我淫笑着吼叫。

「好啊,主人。让小母狗把牛奶排泄出去,主人的大鸡巴就可以进来了。」

「不!我要爆你的牛奶菊花!」

「主人,那样小母狗会受不了的。」心心一脸哀怨,但却没有反对。

「那我去给主人拿套子。」

我拦住要离开的怜姐:「我不想带套子,就这么直接玩儿。」面对此情此景,

我已经顾不得什么安全措施了,只想尽其所能的放纵我的无边欲望。

「这……,这不好吧!」心心没有直接拒绝我,可语气中透露出不想这么做。

「我给你们加钱,每人多加200!」我执着的不肯放弃。

心心久久的瞅了我的大鸡巴一眼,似乎是想要确认我是否安全无病,然后和

怜姐用眼神交流了一下,这才微笑着点头答应:「好吧,主人。」

我听了,心里一阵激荡,深深吸了口大气,一下子就用大龟头顶住心心的屁

眼。

「啊!主人。……请主人温柔点儿。」心心撅起屁股,极力的将屁眼暴露给

我。

这时候要是还能优哉游哉的温存轻柔,那就不是男人了,我狠狠的一使劲,

先将大龟头塞了进去。心心轻轻的惊叫,怜姐也跟着靠到心心的大腿旁,渴望的

看着我,迎合的称赞:「主人,你好厉害!……大母狗也好想要主人的大鸡巴。」

我摸摸怜姐的头,一笑:「少不了你的,来,把它弄滑溜了。」说着,我又

拔出大鸡巴,送到怜姐面前,怜姐赶忙贪婪的吮吸,就像小孩子在吃奶油冰棒一

样,弄了几个来回,我看差不多够湿润了,这才重新转移阵地,滑溜溜的大鸡巴

果然比刚才更容易进入,我一下子就捅进去一大半。

「唔~~,主人!」心心皱起眉头望向我,似乎是很不舒服的感觉。

玩SM就是要让女人有这样的表情才过瘾,我心中一阵狂颤,扳住心心的屁

股,继续往里塞挤大鸡巴。心心的屁眼看来被她原来的主人调教的不错,并不紧

窄艰涩,而且再加上刚才的灌肠和牛奶的润滑,让我没费什么力气就整根进去了。

「嗯~,真爽!」我停住不动,仔细品味着心心的直肠给我的大鸡巴带来的

快感。

心心的双眉皱得更厉害了:「主人,啊~~,小母狗不行了,肠子涨死了。」

「是吗?」我【珍藏】淫途第十六章怜姐和心心上恶作剧的笑着,开始来回抽送大鸡巴,同时还不忘抚揉心心的

肚皮。

心心随着我的动作哼叫不止,发出挠人心扉的声音,屁眼极力的自行扩张以

适应我的大鸡巴,就在一出一进之间,肠道里的牛奶也跟着点点滴滴的溢流出来。

我看着眼前淫荡的牛奶菊花,再也忍不住熊熊欲火,狠狠一顶,紧跟着开始加快

动作,由慢至急,由轻到重,纵情的在心心的屁眼里凶猛进出。

「不要~~,主人,噢~~,小母狗受不了了。」随着我动作的变化,心心

的叫声也变得越来越响亮和尖锐。

作为经验丰富的职业妓女,如果她要觉得危险,早反抗不做了,我看得出心

心并不是真受不了,所以放心大胆的为所欲为,时不时的还会拔出大鸡巴,让怜

姐舔上面的牛奶,借此轮流享受口肛双重快乐。

大概将近一刻钟,心心似乎真的不好受了,冲着我大叫:「不行了,主人,

啊~~,小母狗要喷出来了。」

我也确实看见随着我的大鸡巴进出,从心心的屁眼里流出的牛奶越来越多,

看来她是真的要爆发了。

「真的要出来了?」我拔出大鸡巴,转身到心心的身边,用手指轻轻拨弄她

的屁眼。

「啊~~,真的!憋不住了。」随着我的拨弄,心心的屁眼里果然已经忍不

住的一小股一小股的激射出牛奶。

「看来是真的。」我邪恶的将整根食指插入心心的屁眼里搅动,然后命令:

「大母狗,你过来接着,让小母狗给你来个牛奶浴。」

怜姐答应一声,无比淫荡的按照我的要求跪到心心的屁股后面将近一米的地

方等待。我猛的一拔手指,紧跟着心心的屁眼大大的放开,一大股牛奶有力的激

射出来,完全喷射到了怜姐的胸口上,最后心心肠道内积压的气体还将残余的牛

奶吹出了几个泡泡,「啵啵」的清脆而连续的爆裂开来,让我们三人听着都笑了。

「主人,洗洗吧。」怜姐带着一身白花花的牛奶,殷勤询问。

「嗯,这里太挤了,待会儿咱们出去好好玩!」我虽然嘴里这么说,可还是

忍不住又将大鸡巴插入心心的屁眼里,来回狠弄了十几下,这才罢手,开始让怜

姐伺候我冲澡。

等洗完了,我先从厕所出来,站在门口看怜姐和心心,两人见我在观赏,特

意互相搂抱和抚摸,挑逗的表现给我看。

「主人,一会儿还要玩点什么?」怜姐和心心冲洗完毕,乖顺的又将二人的

狗链递到我手里。

我牵着怜姐和心心出来,坐到沙发上,两人一边一个依偎到我脚边。我把双

脚分别伸到了怜姐和心心的面前:「别急,让我先想想。」其实我是想缓缓气力,

虽然刚才没在心心的屁眼里爆出来,可心里太过兴奋和专注,上起下落,欲仙欲

死,因此体力流失得要比平常时候大了许多。

怜姐和心心一点也不嫌弃的捧住我的脚,满面骚情的就开始亲吻,然后又嘬

舔我的脚趾。

「真不赖!」我握着尚未射精的大鸡巴慢慢撸套着,不由得赞叹。

坐着享受了一阵,我觉得精气神又来了,于是站了起来,微笑着拍了拍、又

捏了捏两只大小母狗的脸颊:「再来个『蚂蚁上树』。」

「是,主人!」怜姐和心心淫荡的异口同声的答应,跪在我脚下,一下一下

舔起,两个女人,两条舌头,四片嘴唇,十根手指慢慢从我的身下往上攀爬,弄

得我的双脚和双腿上,真如有千百只蚂蚁爬行一样的痒痒难忍,而那股痒劲儿还

一直在往心窝里钻,然后又从心窝里钻出,再钻到我的海绵体里。

「好!」我闷哼着,呼吸越来越粗重,手里也更使劲的攥紧已经又痒又胀的

大鸡巴。

怜姐看到了我的变化,游走到了我的双腿间,从大腿内侧一直舔到鸡巴蛋上,

我撩起大鸡巴,用力的将怜姐的脑袋往我下体按,怜姐含着我的鸡巴蛋,也很卖

力而贪婪的吮吸。就走此时,心心也挪身到我身后,用舌尖一下一下的勾舔起我

的股沟来。我屁眼一阵酥麻,就像一股电流一样迅速激荡起我心中无限涟漪。

「好!噢~~,太爽了。」我前前后后的反复欣赏两只骚母狗的无耻动作,

手里更加快速的撸套大鸡巴,虽然射精感一时还没完全爆发,可我每次上撸时还

是能从马眼挤出点点亮晶晶的透明黏液。

「来!换岗!」我一转身,将大鸡巴送进心心的嘴里。

心心没有怜姐嘴大,做不来深喉,不过舌头的技术相当不错,可以说是经过

千锤百炼的宝贝。我被心心含着半截鸡巴,感觉她的舌头好像就在我的鸡巴上跳

芭蕾舞一样,闪闪烁烁,虚虚幻幻,虽不实在,却更撩人心火。

「主人的宝贝香肠真好吃。」心心吞套了一会儿,还不忘抽空奉承我,抬起

脸庞,含糊不清的称赞。

可我其实已经有点招架不住了,心里感慨:「真是铁打的男儿也抗不住祸水

泡!」我被这两个身经百战,淫荡至极的女人前后夹攻了一阵,精液就到位了,

只等发射了。

「好了,你们这两只母狗,就知道吃香肠,接着往上来吧。」我掩饰着自己

的紧迫感。

怜姐和心心笑了笑,很顺从的一前一后继续上行,只到两人一人一个的含住

了我的乳头。我双手同伸,分别抠进怜姐和心心的骚屄。

「啊~~,主人好坏!」心心显然比怜姐敏感。

我满意的看看双手的食指和中指:「嚯!两人都出水儿了。」这种情况让我

很意外,一般来说,未经任何动作刺激就能自己浪出淫水儿来的妓女很少见。被

刺激而分泌黏液润滑阴道是女人的性本能,不过我经历过的不少妓女已经锻炼得

『超越本能』了,有时候不得不借助润滑剂,才能在做爱时不感觉干涩和无趣。

「主人的香肠这么大,哪只母狗见了不喜欢。」怜姐扶起我的胳膊,一边舔

着我的腋窝,一边抚摸我的大鸡巴。

我将怜姐的手从我的大鸡巴上拨开:「喜欢,偏不给你!」其实我是怕经过

怜姐老练的刺激,会让我提前射精,所以紧跟着吩咐:「一会儿你们两个到床上

玩女同,给我演个剧情片,我来拍。」我也是想到了要拍摄,因此早在心里酝酿

好了剧本。

「剧情片?」怜姐和心心都停下来,好奇的听我说。

「对呀,我演大老爷,大母狗演大太太,小母狗演小老婆。大太太嫉妒,趁

老爷不在家,SM小老婆,后来大老爷回来看见,很喜欢这么干,也一起SM小

老婆。」

「怎么光弄我?」心心有点不平衡。

「别着急呀,大老爷在小老婆身上玩得很爽,从此宠爱小老婆,还允许小老

婆SM大太太报仇,大老爷看着高兴,再一起SM大太太。最后,大太太也让大

老爷很舒服,大老爷同时SM大小老婆,从此不分大小,大团圆结局。」

「我的大老爷,你太有才了,一个妻妾争宠,就包含了这么多花样,都能拍

电视连续剧了。」怜姐一边称赞,一边笑了,心心也跟着笑起来。

「既然要拍下来,当然没点剧情不行了。」我说着拍拍两人的屁股:「把狗

链摘了,快进屋去,我拿摄像机。」

怜姐和心心听话的进屋。我拿出摄像机,调整了一下,跟着进去。此时两人

的狗链都已经摘掉了,并排斜靠在床上等待我这个『导演』。

「还真没这么拍过,完事给我复制一份好不好?」心心强烈要求。

我举起镜头,点头答应:「当然没问题。」

「还需要准备点什么吗?」怜姐细致的问我。

「随演随安排吧,你们先玩起来再说,咱们一个镜头一个镜头的拍!……来,

大太太先和小老婆玩女同,让小老婆给舔屄舔屁眼,小老婆要表现得不情愿,愿

意说什么台词,你们自己加吧。」

怜姐和心心听完,就按照我的要求玩起来,怜姐先压着心心亲嘴,心心也表

现的不是很配合,闪闪躲躲的。

「干什么?只有大老爷能玩你,我就不能玩你吗?……我可是大太太!」怜

姐说着自己都「噗哧」一声笑了,心心也「咯咯」的跟着笑。

我也笑了,往怜姐的屁股上「啪」的一巴掌:「笑什么!……快来!」

「干什么?只有大老爷能玩你,我就不能玩你吗?……我可是大太太!」怜

姐和心心调整表情重新表演。

心心没说话,不情愿的把脸偏过一侧。

怜姐装出有点生气了:「小贱货,不让玩儿,我偏玩儿你!」说着强吻心心,

同时手在心心身上游走,然后两人就没有台词,完全是身体语言了。我拿着摄像

机尽情的拍摄着,心里激情澎湃,欲火翻涌,大鸡巴一直僵硬的横空挺立,一点

都没蔫软低头,我已经能感觉到精液就在尿道里憋着了,只要那么一点点的物理

刺激,恐怕它就能完全激射出来。

「来,给老娘舔屄!」怜姐翻了个身,双腿大大的劈开,躺倒在床上。

心心依旧不情愿的跪到怜姐的双腿间,开始皱着眉头舔怜姐的骚屄。怜姐随

着浪叫,我知道她的叫声是给我听的,不过其实我更想看到是她强迫心心为她舔

屄舔屁眼,现在的情节凌辱感有点低了,但是让我从头再拍一遍,我又没那兴趣

了。

不一会儿,怜姐站起身来,将心心的嘴整个按到自己的屄毛上,来回摩擦。

心心配合的痛苦哼叫。

「敢不喜欢老娘的屄,那就舔老娘的屁眼。」怜姐用力的在心心的嘴上蹭了

蹭屄,然后回身又将股沟闷到心心的嘴上。

「不要,不要!……呜呜~~」心心挣扎的叫着,始终闪不开怜姐的屁股。

大概是给人当过性奴隶的缘故,表演的很到位,那种欲躲还不能的悲痛和羞耻感

演绎得相当逼真。

这时候我才看出了那么点凌辱味道,大鸡巴忍不住上下跳了两条,那股精液

好像又往前移动了一点。

「好!真棒!……要是再有两滴眼泪就完美死了!」我心里大叫着。

不过业余毕竟是业余,票友就是票友,美中不足,我渴望的那两滴『屈辱之

泪』始终也没能看见。

「好了,大太太带上这个。」我随手从怜姐的旅行包里挑出一件女同用的阴

茎内裤,扔给怜姐。

「演得还行吧?」说着,怜姐很熟练的穿戴好。

「嗯!不错。……再来你和小老婆肏屄,她不愿意,反抗你,你捆上她,鞭

打她,强暴她,给她来个前后双爆,然后我出场。」

「好!」怜姐答应着,拿出一袋儿润滑剂先替心心抹上,又在橡胶阴茎上也

涂了一些。

我知道她这是为待会儿的肛交做准备,毕竟人家是职业妓女,不是真心受虐

狂,我也不好强求什么,至少这样比强暴演到半截,再上润滑剂更合理。

「好了吗?」我问。

心心自己又调整了一下,和怜姐同声答应:「好了。」

「那就来吧!」我移动到有利位置,开始拍摄第二幕。

「别,太太,你这是干什么?」心心屈辱和惊慌的看着眼前挺着假阴茎的怜

姐。

「干你!」怜姐干脆的喝叱,上去扑倒心心。

心心激烈的扭动身躯,开始推挡怜姐,两条白灿灿的肉体在床上翻滚起来,

你来我往,互不相让,当然动作有点假,一看就不是非常用力,跟当年陈宝莲、

李丽珍那个时代的三级片差远了,不过在我看来,比起近几年那些新生代三级女

星颜仟汶、林雅诗等等拍的片子真实感强多了。

看着怜姐和心心相持了一阵,我递过红绳,怜姐翻过心心的身子,极其熟练

的几下就给心心来了给五花大绑,那技术连我这个看过不少SM片的男人都望尘

莫及,赞叹不已。

「给脸不要脸的小贱货!看你答应不答应。」怜姐下床拿过九头龙的皮鞭,

「啪啪」的抽向心心雪白的肉体。

「啊~~,不要~~,不要~~。」心心做出很痛苦的表情,在床上左右滚

动,躲避着皮鞭。

我激动的心肝乱颤,真恨不得立刻就上去大干心心,可为了完成我这部大作,

还是忍住了,人家都是『为艺术献身』,我这时候却是『为艺术隐形』。

「不要,太太~~,啊~~,别!」心心的叫声越来越悲戚。

我拉近镜头,极力的捕捉着可能捕捉到的特写镜头,尤其是心心的面部表情。

心心看我拍她的脸,也很配合的将表情夸张到极限,除了我想要的『屈辱之泪』,

其他的感觉都有了。

怜姐抽打了一通,我给她做了个插入的手势,怜姐看见,一扔皮鞭,凶暴的

扑上去,压住心心,一下子就将不是很粗大的假阴茎整根肏进了心心的屄里。

「啊~~,不要!」

「肏死你这个小贱货!小母狗!」怜姐耸动屁股,向前抽送。

我兴奋的拍摄着,一直给怜姐打手势,让怜姐加力,怜姐的力度和速度在我

看来太软弱了,缺少强暴元素。怜姐为配合我的感觉,于是加大力度和速度,使

劲冲撞。

「小母狗,舒服吗?」怜姐抓住心心的长发,边肏边问,还对心心尽情强吻。

我拍摄着两个女人接吻的特写镜头,怜姐看我拍,特意让唾液从两人的嘴角

溢出,甚至还用舌尖从心心的嘴里拉出晶莹的唾液细线给我看。我一竖大拇指,

表示赞赏。

「小母狗,看你爽不爽!」怜姐似乎倍受鼓舞,一把扳过心心的身体,然后

从后面将假阴茎顶入了心心的屁眼,经过两三下之后,就整根插了进去。

「噢~~,别这样,太太!」心心张嘴大叫。

「怎么样?这回爽了吧,小骚货!」怜姐扯着心心的头发,不停的顶动下体。

「不行,太太,啊~~,我受不了了。」心心演绎的挺逼真。

透过镜头看着床上精彩的女同表演,我已经血脉暴涨,难以自制了,而且好

像尿道里憋着的精液又往前拱动了一些,再这样看下去,我恐怕会不战自溃,那

我可就太亏了。

「该我上场了!」

【第十六章完】连载待续。。。

推荐阅读

杨紫张艺兴被扒在节目中穿情侣睡衣 当事双方并未进行回应

​5月9日,有网友注意到,张艺兴和杨紫在节目中穿上了情侣睡衣,在《向往的生活》中,杨紫下身穿的条纹睡裤和张艺兴所穿的睡衣睡裤似乎一模一样。更细心的网友连睡衣的款式都扒出来了,并表示睡衣是情侣款无疑,但当事双

2022-08-14

”杨乃文献唱《绑架者》主题曲《逃兵》 和黄立行徐静蕾同框

​据台湾媒体《东森新闻云》3月28日报道,摇滚女王杨乃文为动作电影《绑架者》献唱主题曲《逃兵》,26日现身北京电影首映会,和主要演员黄立行、白百合、明道一同现身。虽然北京当晚只有9度低温,但仍然不影响杨乃文的好

2022-08-14

《真正男子汉》班长王金武手写感谢信全文 近照曝光字体帅炸

​今天(5月25日)中午,《真正男子汉》官方微博晒出了节目中班长王金武写给观众们的一封信,王班长写信时被偷拍的侧脸照更是帅爆了,难怪俘获了一众男女观众的心。帅班长王金武班长写信中真正男子汉王金武班长的信节目

2022-08-14

韩红驰援武汉受关注 登顶明星势力榜内地榜冠军

​近日,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出现后,韩红连续数日呼吁娱乐圈中的明星以及文艺工作者进行物资捐献驰援武汉。随即,韩红的行为受到了许多网友的称赞及关注,并登顶近期明星势力榜内地榜冠军!此前,韩红一段谈论做公益的观

2022-08-14

王栎鑫吴雅婷为什么离婚?网友推测:为上综艺假离婚

​近日,有网友在王栎鑫前妻吴雅婷的社交动态下留言:看着挺恩爱,为啥离婚了?随后有网友便回应表示为了那个综艺节目吧。吴雅婷先是点赞该网友评论表达内心的无语,紧接着怒斥网友:你也有孩子,为了上个节目能离婚的

2022-08-14